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1章 谁是缺德玩意儿?
    任佳期:“……”

    我有个朋友系列,正常的猜测,不是应该猜到她身上来吗?

    怎么一说,就是林满月呢。

    宠成那样,也只有盛三少了吧。

    至于祁行之,忙工作忙成狗,哪里有时间来想方设法地来宠她?

    能见面吃顿饭,就是天大的恩宠了。

    “我们不能跟林满月去比。”任亚珊把一些难听的话都埋在心里没说出来。

    深知,侄女跟林满月感情非常好,比她这个姑姑都要亲。

    曾经发生的那一切,任亚珊追究也追不过来,名媛会就是因为林满月才消失的。

    不追利只求名,上流社会女人的一个小团体而已,就这么没了。

    几代名媛会都安全持续了下来,别人不会说是因为林满月,基本上都是说她这个会长没有能力,才把好好的名媛会给办没了。

    “没有跟满月比,我也知道姑姑的意思,全职太太不好做,要有自己的经济基础。但是姑姑,我是要跟祁行之结婚的,他那么忙我也这么忙,那我们的小家庭怎么办?凉了?”

    话糙理不糙,任佳期她就没有做女强人的心。

    工作就是打发时间,能够力争上游还是争一争,要占用生活时间去,她是不会的。

    创业不都是起早摸黑的,有资金有人脉,都要干干干。

    “佳期,姑姑现在有困难,找不到信任的人了。”

    任亚珊决定打亲情牌,“自从名媛会没有了之后,那些人就在背后戳我的脊梁骨,说我没有实力。工作上,也被不停地挑毛病。没有别的路,只有选择自己创业。”

    抬头,任佳期望了对面电台一眼。

    这个位置经常坐,习惯了这家点的糕点和清茶,电台大楼是老旧了些,任佳期没有要离开的打算。

    “姑姑你想要人才我可以帮你物色引荐,更可以提供帮助。但是姑姑对不起,我不想创业。”

    “那好吧,不勉强你。”任亚珊笑得很勉强。

    分开之后,任佳期有那么一点小愧疚。

    高傲如姑姑,如若不是真的被逼无奈,是不会来求她的。

    创业真不是她的想法,太累而且没有任何盼头,现在就很好了。

    愧疚感一直停留,直到跟祁行之约会看电影,排队买票时祁行之说到了任亚珊去律师事务所找他谈创业的事。

    祁行之说:“我没有答应姑姑,你不会生气吧?”

    松了一口气的任佳期,摇头,“我也没答应,生你什么气,这样合伙创业最麻烦。”

    影厅里灯光灭掉,电影开始放。

    看电影最烦什么?

    烦后座小孩踹你的椅背。

    烦有人在里面吃东西嗑瓜子之类的声音。

    烦迟到的人走过之时身体印在银幕上。

    刚刚那个迟到的男人身影,看着有点熟悉啊。

    任佳期小声问祁行之:“那个人,是不是满月的舅舅?”

    “的确是项以轮。”

    她一个人看着像,还不能定下。连带着祁行之都认为是,那可能就真是了。

    项以轮跟谁来看电影,梁川?

    散场灯光亮起,还真是梁川跟项以轮。

    “任佳期,你再继续漂亮下去,让别的女人怎么活?”

    语言的艺术,梁川一心要夸人,效果绝对好。

    被夸的任佳期,笑得见牙不见眼,“是说进电影院时听到了蜜蜂飞舞的声音,原来是采蜜给梁川你了,嘴才这么甜。”

    “蜂蜜会来,还不是因为有花一样的你在。”

    “哪里哪里,蜜蜂它是外貌协会,见到你帅气的脸就舍不掉了。”

    你一言我一语的,吉祥鸟梁川跟任佳期,把对方都夸了几十遍。

    因着他们两对话交流,都没有祁行之跟项以轮说话的机会。

    四个人走着,突然听到后面有谁在喊。

    一起回头,一个鸡蛋就飞了过来,砸到了任佳期。

    生鸡蛋,就这么碎了,蛋液粗鲁地侵袭了任佳期的脸。

    第二个鸡蛋再飞来时,被梁川撩起衣服给挡住了。

    祁行之心疼的不行,从口袋里拿出手帕给任佳期擦脸。

    手帕擦湿了,就用衣袖擦,定制的西装哪里比得上她的脸!

    想要二人世界,出门没带保镖,项以轮挡在了梁川身前。

    梁川看清楚是谁砸得鸡蛋时,怒了。

    “缺德玩意儿。”胖女人砸完还拍了拍手,想要就这么走人。

    一个箭步上前,梁川抓住了胖女人的衣服,拎着不让走。

    祁行之也不再只顾着心疼未婚妻,把未婚妻护在身后,言辞严厉地说:“这位女士,我未婚妻与你不相识,你的这种行为是故意伤害和危害公共安全。”

    胖女人转动着身子要从梁川手中逃离,不是骨瘦如柴的体重,梁川没有那么大的力气跟胖女人耗,只能松手。

    “没瞄准打偏了是误伤,我要打得是这个缺德玩意儿。”胖女人指着梁川的鼻子,仇恨很深了。

    路人不过是看热闹而已,被鸡蛋打,那应该被打的人不是全部无辜吧。

    围观的人没有一个说胖女人的不是,全都是看戏的姿态。

    项以轮眼睛一眯,提醒梁川:“报警。”

    “你们知道我们家是谁的亲戚?盛世集团的总裁知道不?总裁就是我们家的侄儿,警察都不敢抓我!”

    盛三少护着的人,还真不是随便谁可以动的。

    关键是,这个胖女人,跟盛三少的亲戚关系并不是很好的。

    梁川立刻报警,不给这个胖女人吃一点苦头,他就不姓梁!

    还有大律师在,钻空子是专长,谁叫这个胖女人撞到枪口上来了呢。

    胖女人哪里以为他们是说真的,还在对梁川破口大骂,就像在工作室外一样。

    等警察来,梁川鸟都没鸟那胖女人一声,只转身跟不知情地三位说:“这个女人骂了奶奶,满月巴不得她吃点教训,你们不用顾虑到盛三少。又骂奶奶又得罪满月,还能是什么亲近的亲戚?”

    卧槽!

    骂奶奶,那真不能忍了!

    骂声没有回应,胖女人更得意了。

    手机铃声响起来,笑着接,听了电话内容表情由笑到哭。“说好的买为什么不买了?不是耍我们吗?”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