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4章 你表演胸口碎大石?
    盛家人,旁支不算,就是他们自己一家人,不是生活在一起了吗?

    还要怎么聚?

    林满月看着蒋苹苹的脸,玩心机什么的,没有必要。

    聪明人早已经看清楚了彼此的实力,蒋苹苹不会那么傻。

    带话,就是蒋爷爷要说给她的。

    团聚,盛家,还有什么人?

    爷爷奶奶都去世了,盛莉华这辈子都别想回来,还有谁?

    林满月心一紧,莫不是说得姐姐?

    难道蒋爷爷是在玩什么阴谋诡计?

    我去啊!

    有话全部说完不好吗?

    说话说一半,这个不能提倡的好吗!

    林满月只点了点头,算是接了蒋苹苹的话了。

    有宋姿在,她不能问关于双胞胎姐姐的事,免得让宋姿白担心。

    多么想两个姐姐还活着,但如果真的已经去世了,宋姿白高兴一场,心里那么脆弱别被空欢喜又惹出什么别的来。

    蒋苹苹从盛家离开,林满月都没有送,没有表现的那么急切。

    也许,蒋苹苹也不知道多少。

    比盛大佬都要小,盛家的那些事情,应该不是很清楚。

    至于蒋爷爷,有些话该说有些话不该说,这样说肯定是有原因的。

    种下了怀疑的种子,林满月想去想来,还是没有隐瞒,跟盛大佬提到了这件事。

    说去寻找下落的盛启泰,人还在本市没去香港。

    就算是失势的盛启泰,也比蒋家那边的人圈子大人脉广,消息还能越过盛启泰传到蒋家去吗?

    奶奶跟蒋爷爷的关系再要好,也不可能把盛启泰当年犯下的错事,说出来的。

    左思右想,蒋苹苹一家是后天离开这座城市,要不明天去见一见蒋爷爷,明人不说暗话,有话就说清楚。

    闲着没事,林满月就带着儿子去接盛大佬下班。

    本来准备加班的盛韩轩,林满月打电话叫他下楼来拿快递,还不让叫秘书要本人,盛韩轩就有了猜测。

    拿了手机下楼,路过前台的时候,柜子上面放着一个立牌箭头。

    公司平时不会出现这些东西的,盛韩轩顺着箭头的方向看过去。

    是司机站在半路,手上也举着一个同样的箭头。

    已经确定前台的箭头是何而来了。

    盛韩轩拿走了立牌箭头,走出去经过司机身前时,拿过了司机捧着的那个箭头,继续往箭头指着的方向走。

    下一个是门口的保安,没等盛韩轩去拿,保安主动献上了箭头,还人工地朝着下一个方向指了指。

    盛韩轩继续走,转弯出了公司的门,外面是车水马龙的道路。

    人呢?

    车这么多,地点并不安全。

    蹙眉的盛韩轩,看到了十米外的阿禾,手上依然是举着一个立牌箭头。

    走过去,拿过箭头,盛韩轩一边往街头那边走,一边问:“她人呢?”

    人就在前面,箭头的方向。

    但是答应夫人的阿禾,没说。

    制造浪漫,要是提前就知道了细节,浪漫的程度就不高了。

    这话是夫人跟她说得,她并不知道浪漫是什么。

    看不到人,盛韩轩脚下的步伐不免就加快了,连跟在身后的阿禾,都得小跑才跟得上。

    转弯,这边是可以靠边停车的。

    盛韩轩先看到了她出行时常用的那辆车,再看到车旁的立牌箭头,心里不再那么紧了。

    走过去,拿起地上的箭头,他的手上已经有好几个了。

    车门打开,林满月抱着儿子下来。

    林满月说:“先生,你的快递到了,请签收。”

    眼前一亮的盛韩轩,视线定在了林满月的脖子处。

    细细的脖子上,系着红色的礼品丝带,还打了一个蝴蝶结,把她自己当成了礼物。

    同样的,盛宝贝的脖子上也系了一个,人太小还是抱着的,没有妈妈看着那么明显。

    生活,还是要时不时给点小惊喜。

    这些立牌箭头,全都是林满月跟阿禾一起做得呢。

    说话传达,还不如来个箭头,有神秘感和吸引力。

    林满月头一偏,“先生,签收之后,请给个五星好评哟。”

    路上有车辆驶过,对面路也有行人路过,不过这些对于盛韩轩来说都是无物,他的眼中只有老婆孩子。

    盛韩轩靠近她,低头就在额头上印上一吻,还自己配音:“主人已签收,给予好评五星。”

    哈哈哈哈,被带偏了呀!

    严肃的盛大佬也有这么幼稚的时候哟,那些说盛大佬坏话的人,就该看看他的这个样子。

    “那么主人,要不要一起回去?”林满月笑得露出洁白的牙齿。

    “好。”盛韩轩拥着她上车。

    阿禾快速地绕过去坐进驾驶位置上,把车开走。

    从妈妈怀中到爸爸的怀中,盛宝贝舒服地挥拳。

    这小粉拳打在爸爸的身上,一点攻击力都没有。

    不止呢,还把口水擦在了爸爸的高级西装上。

    一点都不介意的盛韩轩,眼睛里全是纵容,跟身边的小女人说:“下周公司年会,你一起参加。”

    “嗯?”林满月不是很懂他怎么说起年会了。

    盛世集团不是第一年办年会,以前林满月都没有去过的,甚至是他也没去。

    他说:“一起去,我有节目。”

    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听到了什么?

    节目?

    盛大佬要表演节目?

    确定不是表演瞪人或者骂人?

    林满月不是故意这么想他的。

    实在是,想不到什么样的节目更适合他。

    领导者的角色才是他的本色,领导上台要么就是发言要么就是训人啊。

    他只要上台,单单就站在那里什么都不做,就是帅的。

    林满月献计:“要不,你在台上走一下模特步,你这么高走起来,绝对不输大型t台上的男模。”

    盛韩轩什么都没说,已经告诉她答案了,模特步不可能。

    这个不行啊?

    “严肃五连拍怎么样?”

    他还是,淡淡地看着她。

    那就还是不行咯。

    总裁大人要亲自出马,不来点新颖的怎么行。

    新颖的,还得保证他的身体安全。

    不要为了追求新颖,受伤。

    林满月绞尽脑汁,“不如我去叫人做一块假石头,你表演胸口碎大石?”“……”盛韩轩不得不说:“节目是唱歌。”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