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6章 找老公
    这群人,哪里有热闹就往哪里凑。

    各个都是盛装出席,跟参加晚宴似的。

    瞧着不正常,林满月靠近了钟折恺,才看到他脸上还涂了粉底。

    卧槽!

    就是公司的年会而已,用得着这么拼吗?

    强烈鄙视化妆参加公司年会的男人!

    年会就是图一个欢乐,化妆来相亲吗?

    “这是盛世集团的年会,你一个丰澜国际的人,来这里做什么?”林满月还配上了鄙视的表情。

    脸厚如钟折恺,一点都不在乎被鄙视,手一摸头发,再对米安抬了抬下巴。

    “丰澜国际的长公主都在这里,我为什么不能来?”

    听到自己的名字,米安手叉腰,“你能跟我比吗?我是皇亲国戚!”

    “是是是,长公主金安,奴才好像看到了驸马爷。”

    米安的笑容一僵,顺着钟折恺指着的方向。

    果然是,章东来。

    还有,一起进来的梁川和项以轮。

    该来的都来了,大家在各自的领域都混得风生水起的,来别人的年会做什么?

    然而,在林满月猜测,他们是不是来看盛大佬出丑的?

    要唱什么歌,她都还不知道,都没法帮盛大佬排练一下。

    该来的都来,任佳期都在,还能少了祁行之?

    真是……林满月没来招待他们,把儿子递给阿禾抱着,她去找盛大佬去了。

    来那么多人,她还是要确定一下大佬的节目准备的如何了。

    临时补救,也是有用的。

    大不了她代替他上台嘛。

    不给那些人看到脸,可以戴上羽毛面具,不就是看不到了么。

    大家都是见过世面的,到了这种诚不会不自在,更不会被冷落。

    总裁大人圈子里的人,都是贵人。

    电视台台长的女儿,丰澜国际老总的女儿,还有活跃于海上运输的项氏红河企业继承人,章氏企业的掌门人等等。每一个人的身份说出来都是响亮的。

    应付了几个过来打招呼的人,他们几个就找了张桌子坐下。

    桌上的红酒叫服务生给拿走了,自觉禁酒!

    坐在梁川身边的任佳期,与其交头接耳:“你们就缺这点饭钱吗?满月的舅舅可是未来的船王!”

    “现在的腐女太多了,我跟项以轮随便上街不做亲密动作,都会被围观的。这里人多,而且有比项以轮更有关注点的大人物在,我们两的存在就被忽视了,可以当做约会的啊。”

    我了个去!

    说得好有道理,找不到一句话来反驳。

    这一层的,基本上都是精英了,更可以说是精英中的顶尖。

    不会像是在大街上的那些路人一样,发生点什么事就好奇围观,都是有身份的成熟稳重人士,不会把眼睛一直盯在谁的身上。

    何况,还有传闻盛三少是要出席的。林满月都带着儿子婆婆来了,不再是什么传闻,盛三少是一定会来的。

    期待的都是盛三少,他们这一桌顶多被多看几眼,但不会喧宾夺主。

    项以轮太划算了,在盛家公司露了脸,还能无忧无虑地跟梁川约会,更能省一顿饭钱。

    帝国酒店的饭菜,可是不便宜的!

    任佳期对着梁川竖起大拇指,又对着项以轮敬了个抱拳礼。

    日子是自己过出来的,钱是赚的也是节省的,未来船王的节俭精神值得学习。

    项以轮笑了笑,举杯温水,算是回礼了。

    双拳才落下来,任佳期的腿被碰了一下,还是梁川的方向。

    不是无意的触碰,是那种带着目的性的。

    她虽然没有经历过办公室骚扰,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彼此那么熟悉了,犯不着来挑逗她,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弄错方向了。

    任佳期不雅地翻了一记白眼,唇角含笑偏过头去跟梁川说:“发情期到了去开房啊!等不及了就去车里,只有你们两人谁都打扰不到。你他妈再刮我的小腿,我让你第三条腿从此不能行走!起开!”

    明明是笑着的,桌上人看着还以为两人在说什么笑话,被骂的梁川一脸无措。

    原是要挑逗一下项以轮的啊,跟任佳期说话给说忘记方向了,才把罪恶的腿伸到了任佳期那里。

    可以拿性命发誓,梁川没有怀着要对任佳期做出格的事的想法,绝对没有!

    幸好任佳期是个大度的,不然换做别的女人,他的罪过就真大了!

    行为不规矩,连好朋友都那啥。

    警钟在脑海里敲响,梁川没有想着在桌底下跟项以轮来点偷偷的什么了,很干脆双腿并拢,乖巧的坐姿。

    真的没有介意的任佳期,还主动给梁川的水杯里续水。

    任佳期问:“经常这样?”

    梁川尴尬地摇头,不是经常,偶尔一两次会在桌下骚扰一下而已。

    而且,之前都是项以轮是主动者他是被动者。

    第一次做主动者,就闹出了这种情况。

    “什么经常?”隔了几个人的米安好奇问。

    熟知彼此,梁川真的怕任佳期当众就把他做了什么说出来。

    那祈求的眼神,真的就差给任佳期下跪了。

    求别说,桌上还有未成年儿童呢。

    盛三少要是知道他们当着盛宝贝的面说这种话题,估计是要让林满月跟项以轮断绝本来就不亲的关系了。

    任佳期说:“就梁川他蹭饭啊,我问他是不是经常。大设计师诶!竟然还要来蹭饭。”

    梁川松了一口气,赔着笑:“设计师而已,前面加上一个大字,我怪不好意思的。”

    “夸你大,你还不乐意了?”

    任佳期的反问才说出来,身边正在喝水的祁行之就被水呛到,咳嗽不停。

    章东来左右看,掩饰他没有听到任佳期说了什么。

    钟折恺佩服任佳期的勇气,公共诚都敢开车。

    不用全部去看,任佳期就知道大家误会了。

    “你们不要乱想好不好,我说得大,只是一个夸奖词,不是形容词。”

    “是是是,我们没有乱想。”

    “对对对,哪里乱想了!”

    “嗯啊,是夸奖词!”

    好吧,越解释越像真的,任佳期索性闭嘴。

    林满月快步走回来,到这一桌坐下。

    心照不宣都知道她是去找老公的,人呢?

    宋姿发问:“韩轩呢?”林满月指着台上。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