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3章 我的女人的鸡窝发型,很漂亮
    心里有鬼,才那么害怕。

    不仅如此,项以轮还看出来了,盛三少外公的眼神,别有深意。

    仿佛一切,都瞒不过那一双鹰一样的眼睛。

    事实上,项以轮的确没有猜错,外公知道一切。

    视线稍微往下,就落在了露露的身上。

    不似看盛宝贝时的那样的柔情,完全是在看一个,普通的人普通的事物。

    项以轮心中一顿,想转过身挡着,这样会不会此地无银三百两了些?

    外公对着身边的保镖说了什么,保镖就过来请项以轮了。

    怕什么来什么……

    一点都不想跟盛三少的外公单独说话的,即使彼此的关系算起来是亲戚,项以轮也不想。

    项家那样对待林满月,盛三少的外公会不知道吗?

    家里那个还挂着氧气瓶的死老头,惹出的麻烦自己没能力善后,真是伤神。

    把露露递给正在跟任佳期辩论的梁川抱着,项以轮摸了摸鼻子,朝着外公走去。

    这在所有人看来,都没有什么特殊的啊。

    他们上来的时候,一一跟老人家打过招呼。项以轮不一样嘛,是林满月的舅舅,再在一起说些家常话再正常不过了。

    只有项以轮本人,跟赶刑场是差不多的。

    烟花没有开始放,阳台上的辩论声和底下人群的声音,室内说话听不见的。

    外公对着阳台扬了扬下巴,“小姿,你去外面跟他们一起看热闹。”

    “啊?那把盛宝贝留给爸跟妈你们两个,不好吧?”

    宋姿嘴上是这么说,实际上早就想去看看外面的盛况了。

    不是人来疯,可是这样的情景这样的喜庆气氛,真的是第一次参加。

    普天同庆的节日,人都到这里来了,躲在屋里什么都不看,太可惜。

    在老父亲面前,宋姿还是保守着自己。

    外婆说:“去吧,有我呢。”

    那就真去了!

    宋姿穿上外套,迫不及待地跑了出去,连玻璃门都没来得及关。

    很有眼力见的项以轮,顺手把门给关上。

    这样,外面更听不见里面说什么了。

    外婆心疼韩轩妻儿分离的煎熬,对林满月的这个舅舅,恨倒是谈不上。

    调和剂一样的,外婆说:“不要站着,坐着吧。”

    项以轮才坐下,还是挨着外婆这边而坐。

    总感觉,要在宋老先生身边,下一秒就能变粉碎。

    “你爸爸身体还好吗?”

    第一句,外公就这么问了。

    项以轮硬着头皮答:“不太好,医生说时间不多了。”

    外公点了点头,像是在说,这就好。

    自私自利出了名的项老头,项以轮就算维护也维护不了的,差点弄得盛三少一家家破人亡,盛宋两家没有合伙把项氏红河给端了,大概都是看在林满月的份上。

    项以轮唯一能做的,就是顺其自然。

    项老头的病已经没法治好了,各项器官都在衰退,只等着断气的那一天。

    没有落得好下场,还把盛家害得……盛家老太太那么好的人,都因为失忆药的作用,离开了人世。

    唉,越想越觉得没脸出现在这里……

    “给你提供受精卵的女人,去哪里了?”

    外公的问题,一个比一个犀利。

    已经熟知了一切,说谎或者绕圈圈就没意思了。

    受精卵……这个形容,也是没谁了。

    项以轮实话实说:“离开了这里,应该不会再来。”

    外公又了然地点头。

    明明就早知道了,还要一问一答,项以轮在心里无语,老人家都是喜欢折腾人的吗?

    不过,宋老先生的折腾法,比起项老头那样的,还真不算个事。

    外公话锋一转,“听说当初在你们家时,你欺负过满月?”

    这个问题!

    项以轮冷汗都要出来了!

    该死!

    那些保姆乱嚼舌根!

    “没有的,满月她很聪明,我只是配合她演戏而已。”

    外公又点头,“你这个做舅舅的,要控制一下言论,都是从你家传出来的,责任你应该担着。”

    “是是是,这一点是我没有做好准备,对满月造成了一定的影响,我保证以后不会有类似的流言传出来。”

    项以轮知道,宋老先生就差问他那晚潜入到林满月的房里做了什么了。

    碍于身份地位又是长辈,不好直接问。

    传出去那么难听,舅舅跟外甥女晚上在一个房间,是很影响到林满月的名声,间接就是影响了盛三少。

    “听说你在为满月寻找亲生父亲?”

    “是的。”

    “不要找了。”

    “?”项以轮不懂了。

    思路,跟不上。

    “满月是轩儿的妻子,就是轩儿的人,亲生父亲找不到,不要也罢。”

    呃……项以轮看向外婆,这话未免霸道了些。

    事关林满月,项以轮没有一口就答应下来。

    要给满月找亲生父亲,也不是主要的任务。

    只是“报答”一下满月帮了他这么多忙。

    顺便,也想看看到底当年是哪个混账丢下他姐姐,害得满月在林家吃了那么多苦,体验了那么多的人间疾苦。

    外公做了一个手势,心腹保镖就把项以轮请出去了。

    完了?

    不听听他的意见?

    看着宋老先生的表情,没的商量。

    好吧,项以轮没做辩解,看到时间快到了,就跟林满月说了帮忙把露露抱回室内,免得等下烟花声音太大吵到耳朵。

    暂时,项以轮是不怎么想独自面对宋老先生了。

    没有商量,只有命令,这样对话,很难和平进行下去。

    况且,是在宋老先生强势的情况下,没得你说话的权利。

    林满月不知道项以轮跟外公说了什么,但是懂项以轮对着外公时的逃避。

    那样的严肃,胆小的人,都会吓到不敢说话的,只是逃避又算什么。

    帮忙把露露抱进室内,林满月忙不迭地跑出来,往盛大佬的怀里钻。

    大衣敞开包住,把她整个人抱在怀中。

    旁若无人的拥抱。

    心里找到了平衡,林满月后脑勺蹭了蹭他的胸膛。

    盛韩轩说:“你头发乱了。”

    不怕的,大家是来看烟花,又不是看她。

    林满月又蹭了蹭,后脑勺的头发更乱。

    “嗯,我的女人的鸡窝发型,很漂亮。”众人:“……”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