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3章 摸了他的骑马靴
    谁是什么人,不是几句话就定性了。

    深大佬对她的好,也不需要别人来说。

    他怎么能不烦?怎么能不累?

    对着家人发脾气,伤害的都是至亲的人。

    每次回家,他都把自己收拾的很好,不管多晚身上都没有异味,别的女人身上的香水味更没有过。

    所以她没有从他身上,闻到过跟马有关的味道。

    还是,关心的太少了。

    他对她的关心太多,就反而忘记来关心他了。

    上马的时候,他对她做了一个手势,示意她不要再跟了。

    即使这马是他的专属,可毕竟是畜牲,要是发疯踩人,伤的是她。

    一切会引起伤痛的可能性,都要远离。

    林满月去了休息区,外公他们已经坐很久了。

    毕竟是跑马场,马的味道还是有的,这边却淡之又淡。

    仔细闻,还能闻到空气清新剂的味道。

    不用去怀疑,是盛韩轩的意思。

    妈呀,他就不能出门,出门就是一堆麻烦。

    要求太多了,都要弄得干干净净的……

    这个休息区,正好可以看到马场上的情况。

    迎着风,盛韩轩骑马跑得非常欢快。

    世间万物的烦心事没有骑马跑一圈不能解决的,如果不能,再多跑一圈。

    “轩儿小时候就会骑马了。”外婆给林满月倒了一杯茶。

    清香的茶味,都没有被空气清新剂的味道覆盖。

    是的,没有错,准备充分,茶水都还有。

    林满月抿了一口,真香。

    “他爷爷教得,那个时候我总是担心韩轩会爬不上马,偷偷跟着去过一次,骑着小马驹的他一点都不畏惧,我才放了心。”宋姿的言语中,带着那么一丢丢的怅然若失。

    儿子自立地太早,做妈的母爱都没地儿用去。

    外婆给婴儿车里熟睡的盛宝贝掖了掖被子,“小的时候他就说了他长大以后要办一个马场,我们都没当回事,他都实现了。”

    啊哦?盛大佬还想过办马场啊?

    兴趣爱好而已,成真咯。

    他不在的时候,马场正常营业,还能有一笔生意进账。

    不仅如此,周围的经济也被带动了起来。

    据说这一片,会修一个体育馆。

    盛大佬真厉害,随便一个想法和决定,都能影响深远。

    宋姿说:“有次韩轩不小心从马上摔了下来,盛启泰就不允许他来骑马了,当时被爷爷臭骂了一顿。不能因为失败,就躲避。不能因为被蛇咬过,就怕了井绳,那不是男人。”

    听众外公,点了下头,“轩儿的爷爷教育方式很不错。”

    突然间,林满月有种认识盛大佬太晚了的感觉。

    他的身上,太多太多故事了。

    每一件,都那么让她心疼。

    真要是听了盛启泰的话,从此远离骑马,他的人生中就少了一件乐趣。

    本来就没多少乐趣,再没有喜欢的事,他就太单调了。

    提起爷爷奶奶都是好事,一提起盛启泰,就那么糟心。

    哪里是个像样的父亲!

    总是添乱!

    跑了几圈,热身之后,马场中的盛韩轩把速度降下来,朝着林满月挥手。

    可以去咯!

    林满月撒欢似的往他这边跑,到了场外等候。

    他慢慢骑过来,再一跃从马上下来。

    教练开了门,林满月就鲤鱼翻塘一样快乐地小跑进去。

    “来。”

    盛韩轩伸出手,她给握住,指导她先上马。

    有过一次经验,她不是榆木脑袋。

    他再上马,坐在了她之后。

    人高了,视野就开阔了,跟他一起坐在马上,看等候在场外的教练视觉差异都给变小了。

    哈哈哈,心里作用呢。

    马儿走得很慢,像散步的速度。

    盛韩轩鼓励她无处放的手,“你摸摸它。”

    位置所在,手伸去,摸到了鬃毛。

    看着顺滑,是真的滑啊!

    教练养这马,是请了tony老师来给马儿做鬃毛护理了吗?

    没有那么惧怕马儿了,林满月双手都放上来,抚摸马儿的鬃毛。

    “它叫什么名字呀?”

    “没有名字。”

    “?”林满月回头望着他。

    不能够吧,专属马匹,不都应该有个响亮的名字么?

    “真没有?”

    “没。”盛韩轩在她唇上啄了一下。

    就是单单的一下下,没有深吻下去。

    林满月腰闪了一下,在心里告诉自己要镇定。

    “没名字,平时你怎么叫它?”

    “我的马。”

    “……”

    还真是通俗易懂呢……

    “想要名字,你给它起一个。”

    “不不,你对它的称呼挺别致的,不需要改。”

    “坐好了。”

    “什么哦?”

    “加速。”

    林满月双手不再抓着鬃毛,而是反过去以别扭的姿势抱住他。

    能给她安全感的,只有他了。

    没有正面抱着,这样也能安慰到她自己。

    没有飞奔,比散步的速度快一些。

    跑了一段路,林满月也渐渐爱上了这种感觉。

    这跟骑车是不同的,骑车是在车中,视线是平的。

    马儿背上,视线时往下的。

    俯看,不需要低头的姿势,一眼明了。

    盛大佬隐藏的爱好,是不是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呢?

    跑了好几圈,林满月的屁股有点麻了。

    哈哈,她承认自己的身体素质不行,腿还有点打颤。

    欠缺锻炼,以后空闲时候不能忘记跑步。

    视线所及,看到有服务生领着两个人进来了。

    因为他们两的位置,是在马场的这边尽头,来人看得不是很详细。

    眼睛眯了又眯,身影还是陌生的,她问:“谁来了?”

    “盛启泰。”

    哦哦,怎么能忘了,今天就是专门为盛启泰准备的呢。

    “你怎么知道是盛启泰?”

    “暂停营业,除了交代的盛启泰,别人进不来。”

    他腿夹着马腹,牵着缰绳往休息区那边跑去。

    鸿门宴啊,盛启泰也敢来啊。

    “另外一个人呢?是谁?”

    “路人甲。”

    好吧,这回答。

    盛启泰会带一个无关紧要的路人来吗?

    必定是有某种身份的。

    只不过,在盛大佬的眼中,是路人甲而已。

    到了场边,盛韩轩先抱着林满月把她从马背上放下来。

    脚站地,软了一下怕摔倒还是抓住了盛大佬的骑马靴。嗯,她也说到做到,摸了他的骑马靴……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