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8章 貌似被跟踪了
    不是就走在身边,是前后落开了一定的距离。

    而且,那个男人,不像是也走那条路。

    反正林满月从后面看,像是故意跟在了任佳期之后。

    车窗外这边地址,就是任佳期电台附近。

    林满月有了一个不祥的预感。

    她的预感一向很准,心跳加速,急急地叫阿禾:“停车!快停车!”

    阿禾靠边停下来,林满月手要伸去打开车门,被盛韩轩给制止了。

    要生气,也不会在中途下车。

    盛韩轩了解她,没有上来就质问她耍小性子。

    而是耐着心问:“看到了什么?”

    “任佳期,她貌似被人跟踪了。”

    这么一听,阿禾也才注意到,电台就在这附近。

    “那个人真的很像是在跟踪任佳期,还穿着长风衣!”

    林满月有点激动。

    盛韩轩跟阿禾都没懂,激动的原因在哪里?

    “不是,你们没懂,我听到有人说这附近有暴露狂,我担心任佳期遇到的!”

    阿禾立马解开安全带,“佳期小姐从哪里走得?”

    指着对面路的那个巷口,“从那里,我猜到她可能是到这边买东西吃的。”

    “我去找佳期小姐。”阿禾开车门就下去。

    有阿禾在,应该不会让事态扩大的。

    还是不能完全放心,林满月问盛大佬,“我能下车看看吗?”

    “能。”

    盛韩轩跟着她一起下车,还把车钥匙拔了,把车锁了就等在路边。

    这样已经可以了,林满月也不是想要追上去。

    有阿禾,她就不用去帮倒忙了。

    怎么还忘记了,给任佳期打电话提醒一下呢!

    看着急的,理智都不在了。

    林满月拨任佳期的号码。

    巷子里的这一边,任佳期听到手机铃声,手上都是油很忧伤。

    公司附近有一家卤味特别好吃,她还是提前跟老板打电话定了一只卤鸭,不然早就卖完了。卤味店要打烊了,她才中途来取了卤鸭。

    什么东西都没有吃呢,就喝了两杯水很饿的,抵不住卤味的吸引,在回电台的路上就吃了起来,才弄了一手的油。

    手机在包里叫得欢呢,不知道是谁打来的。

    怎么办呢,连拿纸巾都空不出手来。

    要把手机拿得油乎乎的,以后还怎么用啊。

    就在这时,身后一个声音问:“需要纸巾吗?”

    瞌困来枕头,太好了!

    任佳期转身,看到是一个中年男人,没有多疑笑着说:“真是谢谢你。”

    中年男人从风衣口袋里,拿出一袋纸巾,还善意地打开外包装,给任佳期抽出了两张。

    这,太好了吧!

    手机还在响呢,任佳期擦手擦得有点急,拉开包包的拉链,没再跟这位好心人说谢谢,他就走了。

    卤味还在,油是没有了,任佳期摸出了手机,一看是林满月打来的。

    时间限制,自动挂了。

    任佳期又看向前方那个中年男人,他走得很快呢,又突然停了下来。

    转身,彼此算是正面相对。

    正要再说谢谢,任佳期的手机又响了起来,还是林满月打来的。

    先接电话吧,这样一直打,怕会有重要的事情。

    接听的同时,任佳期看到了对面那个中年男人,解开了风衣。

    电话里的林满月问:“你人在哪里?”

    “路上啊,今天要加班。”

    说着,任佳期见对面的中年男人,在解皮带。

    解风衣就没什么好说的,可是解皮带,是什么意思哦?

    “你注意一下,不要一个人在路上逗留,你们公司附近有暴露狂出现!”林满月着急的提醒,给任佳期说明了真相。

    不用去怀疑去质疑一个中年男人为什么大晚上的在路上解皮带了。

    和这,就是一暴露狂。

    运气太好了,难得加一次班,出来买个东西吃就被遇到了。

    没有得到回复,林满月再三强调,“任佳期你听到了没有?快点回公司或者直接回家!”

    然后,任佳期就见,那个中年男人把裤子脱了下来。

    卧槽!

    另一只手上提着的卤鸭,就这么惊讶地掉在了地上。

    林满月还在嘱咐:“听到了没有?你那边不安全,阿禾已经去找你了,你给阿禾打电话告知一下具体位置吧。”

    然而,对面那个中年男人,已经在摇摆着腰了。

    卧槽卧槽!

    生平第一次遇到暴露狂,竟然这么low!

    任佳期多少找回了一些理智,对着电话说:“嗯嗯,我知道了。”

    没有像别的女人那样吓得尖叫或者转身就跑,暴露狂没有成就感,还把裤子全部脱了扔在了一边。

    卧槽卧槽!

    任佳期把手机放回包包里,双手喇叭状地圈住嘴,气沉丹田大声喊:“来人啊,这里有个暴露狂!来人啊,这里有个暴露狂!”

    电台主持人,那声音不时盖的,即使音量那么大,吐字都十分的清晰。

    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女人,不害怕不躲避,还吆喝着别人一起来。

    真有脚步声,在朝这里跑。

    顾不了脱掉的裤子,暴露狂转身就跑。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来帮助的阿禾。

    顺着喊声跑来的,只找到任佳期一人,暴露狂已经跑得看不见人影了。

    “佳期小姐,你没事吧?”

    阿禾视线在任佳期身上从头扫到脚,在确定是否有受伤。

    “我没事,你快去追一下,应该是棕色风衣,年龄大概四十岁左右,身高一米七左右,朝着那边跑去了。”

    没有等待,阿禾立马追了过去。

    原地喘了几口气,任佳期提着包包追在阿禾后面。

    吓到是有那么一瞬间的,吆喝的时候也不是一点都不怕,只是装出来的。

    现在有阿禾来了,任佳期在心里鼓励自己,就不那么怕了。

    可耻可恶变态!

    抓到那个暴露狂了,一定要狠狠揍一顿。

    不然眼睛就白白辣了一回。

    阿禾顺着方向追,路却是通向了外面的那条主干道。

    抄任佳期就是抄近路,才遇到了暴露狂。

    主干道,人太多,一时间还分辨不出来路人谁是。

    没有人奔跑,也没有人喊什么暴露狂。追上阿禾的任佳期,指着人群中的一个人说:“抓他,他就是!”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