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9章 天啦噜,什么话都往外说
    顺着任佳期指的方向,阿禾看着那个男人。

    身高大概是有一米七,背影看不出来年龄,也不是穿得风衣。

    怎么认出的,就是那个人呢?

    任佳期喘气,“上面穿立领,下面穿大裤衩,是正常人的穿着吗?”

    风衣肯定是扔在哪里了,裤衩子从哪里找来的,估计是自备的吧。

    管他怎么来的,反正就是一个变态。

    目标准确,不容迟疑,阿禾跑上去就把混在人群中的暴露狂给抓住了。

    反抗都是没有用的,手臂被反扭着,能动的只有头了。

    “你干什么?”中年男人厉声质问阿禾。

    本来就是各自行走的路人,因为中年男人的这么一说,都停下来看着他们两人。

    看热闹又不需要买门票和交税,都没有人继续走了。

    趁着这么多人,中年男人说:“我把你养这么大,把我赶出家门就算了,现在还要殴打我是吗?”

    阿禾一脸懵懂,她跟这个人认识吗?

    而路人们,已经听懂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不孝女儿把爸爸赶出家门,还追出来打人。

    仔细一看,下面只穿一条花裤衩呢。

    这不正是从家里赶出来的样子么?

    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这样嚣张没有孝心的女儿,激起了群众的正义感。

    “外表上看不出来还是这么没有良心的。”

    “追着打,太可恨了!”

    “就是就是,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女儿。”

    “自己穿那么好,给亲生爸爸穿那么差,有什么看不出来的。”

    围观的人只是小小议论一下,没有插手要帮忙的意思。

    中年老人则开始强烈反抗,即使有这么多人围观,阿禾都没有松手,且越扭越紧。

    只要他稍微再用点力,就有随时断掉的可能性。

    有第一个人看不顺眼,出手制止,就来了第二个。

    一群人围着阿禾,为了不伤及无辜,阿禾还是没有对着这群看客下手。

    趁着机会,中年男人在群众的帮助下,逃离了阿禾的控制。

    狼狈的阿禾头发被抓乱,脸上还不知道被谁给抓出了一道印子,她要追中年男人,群众还自发地围城了人墙阻止她。

    不伤及无辜,这是夫人给她定下来的规矩。

    不能因为自身能打,就随便朝别人动手,得有原因的。

    就以为要让暴露狂给逃走,这群人实在时是太难缠。

    意外情况发生了,已经逃出包围圈的暴露狂,被迎面的一脚踹得整个人翻倒在地,还带着身体滚了一圈。

    盛韩轩鞋底在路上碾烟头一样擦了擦,像是要把赃物给摩擦掉。

    踹了暴露狂,能不脏吗?

    落后的林满月,急忙跑上来,瞧着状况暴露狂还是被盛大佬给拦住了,才觉得她请那两个学生气息的女孩子的饮品做得对!

    这种人渣,虽然暂时还没有报警,但是不能给放跑了。

    不然还会有更多的受害者。

    不是人人都会像任佳期这样的,有些胆小的女人会更害怕,从此就对走夜路有了心理阴影。

    带着盛大佬一起来做正义的事情,自豪感爆棚。

    不明真相的群众,见着中年男人倒地,一个更加有气势的男人现身,他们有疑惑却是不敢上前来阻拦的。

    开什么玩笑,不威自怒,说得就是盛大佬这种人。

    一般的人,在盛大佬面前,连大声说话都不敢的。

    任佳期那样的欢脱性格,跟盛大佬相处,还不是跟老鼠见了猫。

    没有再被困住,阿禾就过来几步,再次把暴露狂的胳膊给反扭到身后,困住。

    那一脚的攻击力,暴露狂身体承受不了,一丁点的反抗意识都没有了。

    一个胆子稍微大一点的路人,跳出来说:“你们,放开他!”

    盛韩轩抬起眼眸,瞥了一眼说话的人,这人的脚就不由自主地退后,不敢再说。

    其他的人,没有跳出来,但是叽叽咕咕的还是在说他们没有孝心。

    突然,一条裤子扔在了中年男人的腿边。

    大家又看向扔裤子的任佳期。

    跑着来的,气息还不是很稳,微微喘。

    不肖儿女啊这些词,不断地灌进任佳期的耳朵。

    她双手叉腰,“这么护着暴露狂,喜欢的话,领你们家里去啊,天天暴露给你们家人看。”

    群众:“……”

    剧情出现了反转!

    这个人不是被儿女欺负赶出家门了,而是暴露狂?

    谁真谁假?

    要昧着良心说穿西装的帅气男人,是倒地的中年男人的儿子,那就真的眼睛瞎了。

    两个人根本就不相像,气质差的不止一星半点。

    西装男人,像电视里的男明星,更像大老板。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任佳期打了报警电话。

    之前还不相信的,报警不是开玩笑,大部分人都相信了前一分钟保护的人是暴露狂。

    太恶心了!

    那个胆子稍微大一点的人,又第一个跳出来,朝着暴露狂吐了一口口水。

    “妈的骗人,说什么被女儿赶出家门,信了你的邪!”

    其他人都附和,枪口对向了暴露狂,进行猛烈的言语和口水攻击。

    狼狈的人则换成了暴露狂,脸上都是路人吐得口水。

    警察来得很快,询问清楚了事情的真相,就要把暴露狂和任佳期带回去了。

    至于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盛大佬,他没有做错也不需要表彰,自然是不会跟着警察走。

    被手铐拷住手的暴露狂,还跟警察提出意见:“我要告他故意伤害!身上有伤,要去医院验伤!”

    出来害人吓人,还要告别人?

    不要脸到这样的境界,败类!

    警察呵斥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已经转身了的盛韩轩又转身回来,一脚又踹了上来。

    暴露狂躲都没来得及,再一次摔倒在地。

    这一瞬间,差点有人拍手叫好。

    但因为有警察在,大家都给忍住了。

    倒地的暴露狂,又开始哇哇地叫:“警察有人打我!警察有人打我!”

    警察问群众:“你们看见打人了吗?”

    群众一起摇头,“没有啊,哪里打人了?”

    “路太滑,自己不小心摔倒了。”

    “就是,坏事做太多了,老天爷让他摔跤了。”

    “摔得好啊,这种人就该摔!”

    两个警察再把倒地的暴露狂给扶起来,强行弄进了警车。

    盛韩轩的鞋底在地上碾了五下,转身搂着林满月的腰,目不斜视地离开。

    不知道是谁起得头,给鼓起了掌。

    这群人……林满月没有回头。

    一会儿又指责抓坏人的阿禾,一会儿又对盛大佬英雄的掌声,左右摇摆不要太厉害。

    他们还把阿禾的脸上,抓出了一道印子呢。

    想到这里,林满月听见阿禾在说话。

    “给我道歉。”

    往后拽了拽,盛大佬就跟着她一起停下来。

    阿禾拦着一个女人,不让走。

    其实阿禾也是个执着的人,认定的事情不会轻易改变。

    比如阿禾认为总裁大人和夫人是世界上最好最优秀的人,他们两人说月亮是三角形的,阿禾都会点头赞同的。

    既然是提出了要得到道歉,就算是拦住对方的路,也要做出来。

    阿禾指着自己脸上被抓出来的那条红痕,“你抓得,道歉。”

    被当着这么多人要求道歉,女人没有承认,还反问:“那么多人,你怎么就认为是我抓得?”

    走是走了两三个,其他的群众们都还留着在。

    阿禾一个个指向他们,“他推了我的头,他掐了我的手,她撞了我的下巴,她扯了我的头发,她拉了我的衣服,他踹了我的膝盖,还有走了那两个踩我的脚。而你抓了我的脸。”

    群众:“……”

    记这么清楚,他们自己都忘记了。

    阿禾说:“我家夫人告诉我,脸对于女人来说很重要,你弄伤了我的脸,就该道歉。”

    林满月:“……”

    话是她说得,没有错。

    要动手的路人道歉,也没有错。

    但是林满月为什么会有那么一点无语呢。

    拦住的女人,伸长脖子问:“你家夫人是谁,下得圣旨吗?”

    “我家夫人是我最尊敬的人,你要是不道歉的话,就别怪我以牙还牙在你脸上抓出印子了。”

    阿禾的语气还颇为自豪。

    像是刚想起来,阿禾补充:“以牙还牙,也是我家夫人告诉我的。对着某些人,就不要跟她客气,越客气她就越得意。”

    林满月:“……”

    天啦噜!

    怎么什么话都往外说啊!

    这些都是平时相处时,无意间提出来的啊。

    有种把阿禾带坏了的既视感。

    女人要强行闯走,踢足球一样怎么样都躲不过阿禾的拦截,才不情愿地道歉。

    “对不起行了吧!”

    “行。”阿禾按照她自己的规定,把手臂放了下来。

    群众没有指责阿禾做得不对,还给看乐了,笑声还挺整齐的。

    这样的人,真奇怪,还有点可爱啊。

    跑远几步的女人,被笑声刺激地停下来,转身对着阿禾骂。

    “神经病啊!”

    已经不再追究这件事的阿禾,听到这句骂,立刻就追了上去。

    当然了,在可见的速度,被阿禾给追到,再次要求道歉。

    林满月问盛大佬:“当时你为什么要把阿禾选做我的保镖?”

    “这么明显,你看不出来?”

    “没看出来。”

    “你们都不怎么聪明。”呃……又被盛大佬带进沟里去了……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