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2章 好刺耳!
    隔间里的人,更是被上方突然出现的人头吓得直接坐在了马桶上。

    医院洗手间,是鬼片题材最多的场所。

    真吓人。

    看清楚是谁,阿禾就从隔间上方下来了。

    对林满月说:“是章东来的舅妈。”

    乔家人?

    凑巧吗?

    还是因为米安生病,赶到这间医院来的?

    单纯的看望,需要这么躲躲藏藏的吗?

    因为乔思威,米安不喜欢任何乔家人。

    乔家人也是知道的,那干什么来?

    林满月说:“出来吧。”

    她不想一直待在异味很重的洗手间。

    要是章东来的舅妈一直不出来,她就一直守在这里吗?

    隔间的人,像是没有听见,并没有开门出来。

    哪能由着对方呢。

    阿禾再飞身上去,蜘蛛侠一样爬上去,到顶时没有停留,还跳紧了隔间。

    爬墙都不存在问题,这样简单的隔间,阿禾分分钟的事。

    不主动打开门,好心帮忙给打开就是。

    阿禾没有看错,的确是章东来的舅妈。

    再怎么说,算是长辈了,可没干出长辈的事来,躲着不见人是怎么回事?

    不是林满月有被害妄想症,来医院来啊,见着人了就躲,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啊?

    章东来为着米安,都不认乔思威这个弟弟了,乔家人少了一个可移动的atm取款机,没点意见吗?

    门都开了,躲是躲不了了。

    章东来的舅妈,担惊受怕地走出来。

    如果不出来,更担心隔间里那个会爬墙的人动手的。

    “我是米安的朋友,多嘴问你一句,你来医院是因为别的事,还是因为米安?”

    言辞不是严厉,说得还挺平和的。

    但是呢,章东来的舅妈没有回答。

    不是罪大恶极的人,还没有做出伤害性的举动,林满月才不想跟章东来的舅妈使用手段。

    坏的是乔思威,又不是乔思威他妈。

    “乔太太,你不说嫌疑更大的。正好米叔叔人在医院,要不我叫他来问你?”

    提起米邵乾,章东来的舅妈就想起了用一箱钱打脸的事件,更怕。

    米安是个好脾气,米邵乾并不是。

    “我是来看望米安的。”

    说话了就好。

    林满月又问:“你怎么知道米安住院了?”

    “听说的。”

    “听谁?”

    “一个朋友。”

    “章东来?”

    “不是他,是别人,我听别人说得。”

    章东来舅妈没有承认。

    知道章东来已经说了,从此以后跟乔家断绝关系,要对米安以及米安的朋友进行隐瞒么?

    不重要了,谁说都不重要,目前最重要的是米安的病情。

    “米叔叔现在很忙,有处理不完的事情,还请你暂时不要让米叔叔看到你。至于你们两家怎么发展,都是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好吗?”

    如此通情达理,章东来舅妈都讶异。

    没骂人也没有打人,上流社会的不是各个都像米邵乾那样的。

    人都准备走了,章东来的舅妈又停下来,转身问林满月:“米安她是白血病吗?”

    林满月立刻变脸,阴寒森森:“不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阿禾把她赶出医院,再敢踏足米安的一百米范围内,打断她的腿!”

    这么吓人!

    不就是问一下病而已,就要打断腿!

    阿禾没给章东来舅妈恶心林满月的多余时间,拎着章东来舅妈的衣领,就把人给拎走了。

    心烦。

    医生们都还没有确定最后的结果,哪里要章东来舅妈来说。

    乌鸦嘴!

    要不是看在对方上了年纪,林满月真就动手了。

    从洗手间出来,见到盛大佬,她把章东来舅妈到来说了。

    别看盛大佬高高在上,其实很多事情比她看得更加通透。

    当时雷迦对章东来的纠缠,盛大佬早就跟她说了,只是她没有相信。

    盛韩轩说:“你做得很对。”

    彪悍的扬言要打断一个外人的腿,大佬还赞同她。

    这不是助纣为虐吗?

    来到米安病房外,看到章东来时,林满月都没好脸色。

    要不是因为他,米安可以免遭受很多磨难的。

    审视的目光盯着章东来的眼睛,林满月问:“你去哪里出差了?”

    章东来说了一个地址。

    “最好是的,有一点猫腻的话,就是你对米安的不忠诚。一次不忠百次不容,你好自为之。”

    话只说这么多,林满月进了米安的病房。

    大家都是成年人,要说辈分都是一样。

    可林满月的语气,跟教训孙子似的。

    可就是这样,章东来都生不了气。

    不是因为畏惧盛三少,是他自己心里有鬼。

    看护一见林满月进来,就给她拉开了病床前的椅子。

    眼力见是好,床头柜上的东西都放得整整齐齐的。

    米叔叔找的这个看护,是个会照顾人的。

    米安还在昏迷中,林满月没有再说那些打扰的话,默默地坐在床边。

    “这是造了什么孽啊!我的外甥女怎么得了白血病啊!”

    一声惊呼,从门外传来。

    好刺耳!

    不用考虑,林满月就冲了出去。

    怎么一个个的,都盼着米安不好是吗?

    开门,就见章东来拦着一个号啕大哭的女人。

    “她妈妈就是得白血病死的啊,这该如何是好,安安才这么年轻,可不能丢下你小姨就这么走了啊!”

    从女人说得这些话听出来了身份,是小姨?

    米安的家庭环境和亲属们,林满月了解的不多。

    当然跟她不同,她没有那么多亲戚,唯一的一家林家人,都想把她往死里整。

    “放我进去!我要见安安最后一面,让开!”

    女人在推章东来,长长的指甲都往章东来的脸上招呼去。

    这样子,章东来都没有松手。

    这么闹腾,进去病房了还不知道会把米安吵成什么样子。

    还有这小姨开口闭口就是最后一面,太晦气了。

    “白发人送黑发人,安安你这个臭丫头太狠心了!小姨舍不得你啊,要是可以,小姨愿意代替你受苦生病……”

    盛韩轩打断女人的话,“正好有个机会,米安需要换血,你快去抽血室抽1毫升。”

    卧槽!

    林满月呆了。

    1毫升,这么多?抽了之后人体内还有剩吗?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