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8章 全宇宙老子最帅!
    跟祁行之没有任何过节,一直都是相处融洽。

    就算是黑和怼任佳期,都没有把祁行之带进来过。

    林满月深知,跟专长是练嘴皮子的律师怼,稳输的。

    保留着某些话,没有发生互怼的状况。

    可是,盛大佬就是这么牛啊。

    管对方是不是律师,某些幼稚的话想说就说。

    不服啊,咬啊。

    祁行之问:“我刚刚没有听清楚,满分是多少来着?十分还是一百分?”

    “一百分。”盛韩轩把这三个字说出了傲娇感。

    这两个男人,事业有成,家庭背景深厚,需要在这个问题上问这么清楚吗?

    林满月叹气,怎么祁行之还不挂电话?

    “一百分,我只有九分?盛总麻烦你代我问一下满月,她为何这么不待见我?”

    及格分数没到,还是个位数,太低了。

    不需要代问,林满月听到祁行之的话,然而她是不准备回答的,装死。

    要改口给个高分,盛大佬不会爽快的。

    相比起来,林满月只想盛大佬高兴,祁行之就暂时得罪一下了。

    盛韩轩咳了一声,“问题,我代替我的女人回答了。给你打那么低的分,那是因为我的女人眼中只有我,其他的男人在她眼中都不重要。”

    林满月:“……”

    话这么说是没有错,有了盛大佬这样各方面数值都爆表的老公,她是真没心思去看别的男人了。

    但是,这么直接就说给祁行之听,真的好吗?

    大佬,咱低调一点,可以吗?

    开始炫耀,不是别人来停止。

    到什么程度,盛韩轩自己说了算。

    继续说:“因为你是任佳期的未婚夫,看在任佳期的面子上,我的女人给你打了九分,不然都是零分。”

    林满月:“……”

    可以了真的可以了,零分太夸张了,再说下去她是不是还要给某些人打负分呢?

    “哈哈哈,满月的家教好严……”

    极尽捂嘴,林满月跟盛韩轩还是听到了任佳期的笑声。

    看吧,就知道会是这样。

    林满月无力,她是真的很喜欢盛大佬的,不是被盛大佬强迫着喜欢。

    两者不同,大大的不同。

    盛韩轩问:“任佳期在电话边是不是?”

    不是废话吗?

    都是从海边夜宵店出发,都在路上,而且都在车里。

    能听不到电话内容都难。

    “是我,我在。”

    任佳期应该是把手机拿过去了,比刚刚的笑声说的更清楚了。

    “评价一个男人帅的分值是一百分,你给我打多少分,给祁行之打多少分?”

    盛韩轩把问题问出来,林满月差点就挣脱了他的控制。

    不厚道了啊!

    不用想,就知道任佳期的回答。

    “我给盛三少你打一百分。”

    果然,是满分的。

    盛韩轩一点都不在意,“祁行之的呢?”

    “八十八,要得发不离八,他还需要更多的进步空间。”

    “没事了,祝你们两一路顺风。”

    电话挂掉,盛韩轩控制着林满月的手才松开。

    有什么用,电话都打完了……

    手腕痛倒是不痛,大佬没有死劲用力,她没有乱动就不痛。

    林满月瘪着嘴,“开心了?”

    “嗯,很开心。”

    盛韩轩承认地很爽快。

    哼!

    他怎么这样!

    全宇宙老子最帅,什么时候能够低调一点呢?

    另一边,祁行之看着手机架上屏幕黑下去的手机,问任佳期:“盛三少他几岁了?”

    幼稚啊。

    谁帅谁不帅,有那么重要吗?

    何况盛三少已经是传说中的人物了,还需要跟他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律师比什么啊?

    生气不至于,那对夫妻跟小孩子谈恋爱一样。

    大概只有毛头小子才会问那些问题的。

    任佳期斜了祁行之一眼,“你懂什么,那叫情趣。盛三少跟满月先婚后恋,有初恋的感觉。”

    “你的情趣,不是指皮鞭吗?”

    “……”

    任佳期一个白眼差点把车顶都给掀翻了。

    明明是那么纯洁的话题,是他先在岔口转弯,给跑偏了。

    朋友们都说她是老司机,她们不知道的是,祁行之这司机的资历也不年轻了。

    “不能聊天就不要聊,尬聊伤身的知道不?”

    “哦,你现在不喜欢皮鞭了,幸好不喜欢。用在你身上我怕伤到你,用在我身上我怕疼。”

    好的吧,话题回不来了是吧。

    任佳期索性闭嘴,不跟这个狡猾的律师计较那么多了。

    绕去绕来的,总是在那方面的话题绕不开。

    这还是在路上呢,不要把开车回家变成回家开车。

    还有,任佳期听林满月提起过,盛三少的忍痛功力一流。

    身体哪里受伤流血了,给消毒清洗伤口的时候,都没有喊过一声痛。

    这样的男人,才帅有木有!

    祁行之观察出任佳期的表情,不愿意说下去,他就暂时性安静了。

    行驶了几条街后,车内太安静了,任佳期才找话题。

    “米安明天能进行手术吗?”

    “应该能。”

    “嗯,能就好,早点康复早点出院。有新的视频要出来了,好一起看。”

    祁行之:“……”

    什么视频,不言而喻……

    这个女人啊,真拿她没有办法。

    幸好这些话没有给外人听见,不然又会像在海边时那样,那些人又要拿着借口说她跟林满月了。

    瞧着祁行之脸色纠结,任佳期又笑了出来。

    “骗你的啦,什么新视频,你也信啊?”

    车还是在认真开,祁行之也要认真问问题,“真没有新的?”

    哎哟,看这大律师给担心的。

    辩论嘴皮子那么流利,死人都能被他给说活了,还信这样的小谎言哦?

    人啊,都有不擅长的领域嘛。

    任佳期回答:“没有的,真没有,我只是说出来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而已。”

    车内的气氛一点都不尴尬。

    要找话题,祁行之有的是。

    律师要是个闷葫芦,还不如趁早转行。

    纠结的表情还是没有得到缓解,林任佳期担心大律师晚上会睡不好,又给了他一个安慰。

    “真没有新的,我还有好多旧的没有看完呢,急什么。”

    祁行之:“……”不止今晚睡不着,这几天都睡不着了……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