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9章 在卧室里迷路了
    第二天,米安就被推进了手术室。

    中午进去的,到了晚饭时间,都还没有结束。

    不是小手术,没有几个小时是出不来的。

    下班后就直接去了医院的任佳期,在包包里没有找到卡包,想起了是忘在家里了,就给还没有到医院来的祁行之给她去家里取一下。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朋友没有别的能帮,只能守在手术室外了。

    最好的朋友,最亲的亲人们都在,给米安加油。

    祁行之自然是没有推辞的,先去了任家。

    婚都求了,只等哪天办婚礼,他这个准女婿去任家,还是很受任家爸妈欢迎的。

    都听说了米安生病住院,差点误诊为白血病,多多陪伴是应该的。

    祁行之去任佳期的房间,在任佳期指定的位置找到了卡包,里面都是一些银行卡。

    就要出去时,祁行之的视线定在了书桌上的笔记本电脑。

    脚步就挪不动了。

    旧的,是不是都储存在电脑里的?

    打开电脑,还要密码。

    这难不倒祁行之,任佳期的密码来来去去的就是那一个。

    按了之后,成功解锁。

    探测器一样,把任佳期的电脑内容翻了一个遍,都没有找到那种视频。

    只有一些节目策划还有一些稿子,列举的很清晰,一看就是她自己写的。

    还有一些音频资料,带图像的都很少。

    无功而返,祁行之只能合上电脑,离开了任家。

    一到医院,任佳期接过卡包,就疑神疑鬼地问他:“我爸爸说你进我房间的时间不少于十分钟,怎么,是在我房间里迷路了吗?”

    祁行之:“……”

    律师也不是面面俱到,也有被抓住小辫子的时候。

    但是,坚决不承认!

    他都没从任佳期电脑里找出某些视频,再一承认,那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没有视频,是最好!

    “走进去的时候,里面给我感觉太美好,这就是我女人睡了二十几年的卧室,我在想像你无聊时躺床上看手机是什么样子。”

    “那什么,房子是十年前搬进去的,小时候我家不住在那里。没有二十几年,睡了十年而已。”

    祁行之:“……”

    没法聊了……

    故意的,任佳期就是为了堵他的嘴。

    事实上也真是十年前搬的,纠正他而已。

    “你说什么了任佳期,看把祁律师给气的!”

    林满月给祁行之帮腔。“能有什么,我就说我比满月你漂亮,祁行之不同意,硬要跟我犟嘴说满月你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他说我是他的未婚妻,美与丑他都含泪认了。他说满月你的美是大家公认的,我不能因为嫉妒你就说谎

    话。”

    卧槽!

    林满月真要给任佳期给跪了。

    这样拐着弯夸奖人,去哪里找啊?

    任佳期喜欢谁,就昧着良心去夸。

    不喜欢谁,就黑着心去贬。

    两极分化太严重了……

    但是林满月知道,祁行之不会说那些话,全都是任佳期杜纂的。

    盛韩轩来的时候,任佳期就没有再说哪个男人夸奖林满月了。

    分寸还是要有,跟让林满月跟别的男人有口头上的关联,她还想不想见到明天的太阳了。

    昨天问了祁行之那么幼稚的问题,今天盛韩轩一点都没尴尬。

    目的性很强的,站在了林满月身边,握住了林满月的手。

    没有任何言语,已经宣誓了主权:这就是我的女人。

    守候在手术外,最最紧张的莫过于米邵乾跟章东来。

    时不时就望一下门口,再看一眼手表,等得煎熬。

    手术室上方的灯提示手术结束,分散着的他们都集中了起来。

    容医生从里面出来,“手术成功。”

    林满月与盛大佬握在一起的手紧了紧。

    真好真好真好!

    “谢谢容医生,真的谢谢你!”米邵乾说了两句,弯下了他的腰。

    近似九十度弯腰,真诚地感谢。

    太重大的礼了,容医生急忙扶起米邵乾。

    “我是医生,米安是病人,我的职责就是让米安康复。米总你要打起精神,米安的康复期也很重要。”

    “会的会的,我会好好照顾安安的,容医生谢谢你。”

    除了谢谢,暂时找不到别的词语了。

    还有后续的问题要处理,告知等候的大家这个结果,容医生又去忙了。

    米安则是被推进了icu,要在里面把身体病情稳定了,才能转到普通病房。

    好朋友看望,都只能隔着icu的玻璃来看。

    可以穿无菌服进去的,米邵乾就近距离接触了米安。

    但是他们都没有,不用那么麻烦,等米安出来了是一样的亲近。

    章东来本人,一直站在icu步子都没有挪一下。

    林满月叫他:“章东来,你送送我们。”

    还没有看够米安,章东来有点不情愿,还是跟着他们一起下楼了。

    到了医院门口,敷衍了事的章东来想就此别过的,又被林满月给叫住了。

    “你跟乔家那边的亲戚,都断绝来往了吗?”

    怎么问起这个?

    章东来“嗯”了一声。

    “我在医院洗手间遇到了你的舅妈。不巧还在海边夜宵摊上遇到了你妈妈那边的亲戚,他们都知道米安生病了,米叔叔是不会告诉他们的。”

    这是自然,米叔叔都那样羞辱了乔思威,乔家人就入不了米叔叔的眼。通知病情这样亲属好友才会做的,米叔叔可能吗?

    不再敷衍,章东来还有点紧张,“你见到我舅妈了?”“不要怪我查你,你在米安生病期间去的就是你舅舅家那边,是不是为了工作我没有查,但你对米安撒谎了。你要是真的跟你舅舅一家断绝了关系,你舅妈会找到医院里来吗?不是我看不起你舅舅一家,就

    没有多余的资金请私家侦探来查米安的近况。除了从你那里泄露,找不出第二个了。”

    林满月就是选择在手术后来问章东来的。

    虽然她叫人查到的结果是真实的,还是想要听听章东来怎么说。

    米安那么在意章东来,他不能这么骗米安,不能!

    听说有次章东来守在米家外,米安发现他发烧了就劝着去了医院。那要是这次章东来没有出那什么破差,陪在米安身边并且强迫米安早点去医院,总比昏倒之后再进医院要好!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