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6章 打小人
    两拳,说冥婚的不止鼻子流血,唇角也在往外流。

    其他人强行把章东来隔开,把说冥婚的人给护住了。

    “东子你怎么这样了,出血了你还打!那个米安就这么重要吗?”

    “我听说那个米安还打掉过你的孩子,她现在又得了白血病,以后还生得出孩子吗?”

    “长得漂亮,不能生孩子,娶回家又有什么用?”

    “米邵乾那么强势,喜欢拿钱砸人,东子你当真以为米邵乾把你当女婿看待吗?米邵乾是把你当无偿的下人而已。”

    口鼻出血的人,还很大度地说:“我不会怪东子的,他是被迷惑了,只要去医院脑科把东西取出来,他就会变成以前的东子!”

    原本章东来已经不再动手了,听到这里,又推开众人挥拳去。

    阿禾看他们一家人的动手,转过身去背对着他们,面对着电梯门。

    几下门打开外面的人瞧着这个状况都没敢进来,阿禾面无表情地按了关门键。

    到了米安所住的那层楼,因为后面打得不可开交都忘记出来了。

    电梯往下,阿禾按了最终的目的地,负一层。

    一楼人来人往的,这么个样子太丢脸了。

    章东来可以不要脸,米安小姐不能不要。

    等候电梯的那些人,每一层都有,但是都没有进来,一直到了负一层。

    阿禾按着开门键,不让电梯升上去,她说:“里面太窄了会限制手脚,外面宽敞你们随意吧。”

    拉架也是打架,一群人才知道他们到了负一层。

    章东来这个时候已经不想去看望米安了。

    不是不想,是不愿意这群人打扰到米安休息。

    推开众人,章东来狼狈地走了出去。

    这些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阻止章东来来见米安的,他们自然是跟着出去了。

    所有人都出来,阿禾才走到了最后。

    只要人没有离开医院,这群人就是定时炸弹,会影响到米安小姐。

    要是章东来没有做出该有的防备措施,那么只有她来强行赶走了。

    “东子,我们都知道你不容易,不要为了一个不值得的女人葬送了你得之不易的事业。”

    “今天她叫你跟亲戚们决裂,明天就能叫你把财产和公司都给她。”

    “只有我们这些,是真心为了你好,不希望你一错再错!”

    “我认识一个算命的,他看相特别准,要不东子你跟我一起去见见,他能保你逢凶化吉,也能教你怎么避开小人。”

    又说到了迷信上面来。

    阿禾注意到,还是那个说冥婚的。

    最前方的章东来停了下来,大队伍因此全部停下来。

    “我喜欢什么样的女人,要娶谁做老婆,跟你们有什么关系?你们凭什么来左右我的人生?谁给你们脸了?”

    “不是啊东子,我们不是要跟你作对,你现在失去了理智,我们只是为了让你以后不要后悔。”

    章东来不愿意听,耐心成为零,蹙眉问舅妈:“回去跟舅舅说,我对他的尊敬,不是给他来伤害我的。他喜欢跟你们说米安的病情,以后你们在家里随便说吧,我从此以后不会再见他!”

    “没有!东子你误会了,不是你舅舅说的。”

    舅妈急了。

    按照大家商讨的结果,章东来要是真下定决心不跟他们论亲戚关系,只会成为米家的傀儡。

    舅妈说:“是思威告诉我的。”

    那天章东来在舅舅病房里接到的电话,当时乔思威就躲在病房外的,全部都听见了。

    提起这个名字,章东来更生气。

    这些人的行为,不正跟当初的乔思威如出一辙。

    打着为他好的旗号,来破坏他的感情。

    而且,他们的作用真的很大,就快把他的爱情连根拔起了。

    语气上的强硬,谁又知道他会怕这些人呢?

    不要那么多,只要随便一个,到米安面前乱说几句,他跟米安的感情就要受到阻力。

    章东来眼闪寒光:“你们好心跟我说不要跟一个生过病的人在一起,那么你们是否知道,乔思威他藏着的那个女人有做过什么?”

    乔家这见不得人的事,舅妈没有当着这些亲戚提过。

    “东子,不要!”

    那个让乔家在章东来面前蒙羞的女人,后来被带回去后,舅妈的意思是就此断了。

    不知道怎么说得,乔思威表面上是答应了,背地里还在跟那个女人来往。

    可那又能怎么办呢?

    始终是自己的儿子,他就是那么喜欢那个女人,做妈的

    “为什么不要?乔思威是人,我就不是了?生病生孩子,你们去问问乔思威藏着的那个女人,还能不能生!”

    这话题转的,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

    舅妈更急了:“东子你为什么要把思威说出来?当初答应了要保密的!”

    章东来说:“你们当初不是也答应我了,我不再追责让你们走,你们不要再管我的事!先违背的是你们,我为什么还要遵守?”

    其中一个长辈,自认为公正地站出来说:“这就是东子你的不对了,你弟弟谈恋爱,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能在背后说一个弱女子呢?”

    章东来气笑了。

    这群人,道理都被他们占了。

    “我说几句那个女人,就是我做男人的不绅士。你们一群人攻击安安一个,不害臊吗?”

    “我们攻击米安是为了保护你,你攻击你弟弟的女朋友,却不是为了保护弟弟。出发点差别太大,东子你的心思不正,如果不进行纠正你会走到黑的。”

    听着这群人说话,阿禾学到了很多。

    论不要脸,没有最不要脸,只有更不要脸。

    他们能贬低米安小姐,章东来就不能贬低雷迦了?

    虽然身为男人说出一些攻击女人的话,是不绅士,可也是这些人先错在先的。

    仗着亲戚关系,就来插手别人的爱情,还美其名曰是为你好。

    嗯,她没有这样的亲戚,同时她也还没有爱情。

    鼻血没有擦干的那人,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布做的小人,手指在小人身上重重地戳了几下。“叫你迷惑!我叫你迷惑!看我不打死你!”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