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1章 又见道德绑架
    以为要发飙说她多管闲事呢,问出来这么个白痴的问题。

    不过林满月还是怀着包容的心来理解章东来,那么一群神经病亲戚围着说些迷信的话,章东来被耳濡目染,就算是不把迷信全信,也会在意一些的。

    林满月没好气地说:“我又不是算命的,怎么会知不知道你天煞孤星!”

    章东来尴尬地摸了一把头发,“那个算命的,没算我吗?”

    林满月看了一眼阿禾,阿禾才说:“算命的被我威胁乱说的,目的就是把你的那些亲戚给逼走。天煞孤星,是我在网上查的,觉得合适就给用上了。”

    合适?

    说他章东来合适天煞孤星吗?

    伤自尊了……

    阿禾才没有顾及到章东来的情绪,给出友情提醒:“你要是在意的话,可以找一个口碑很好的算命先生去,消除你心中的疑惑。”

    “要是,我真的是天煞孤星呢?”章东来不确定的。

    有些事情,以为是开玩笑或者找的借口,后来都成真了。

    “从来没见到有谁那么盼望着自己去做天煞孤星的,章东来你真是让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林满月翻了一记白眼,走人。

    经过米安病房时,稍稍停下脚步,从门上的透明玻璃玻璃看进去。

    睡得很沉,还是不要打扰了。

    阿禾急忙跟上,亦步亦趋地走在林满月身后。

    章东来一个人在走廊尽头窗户后发呆,想抽根烟冷静一下,想起这里是医院不能的,他就把放进口袋里的手拿了出来。

    天煞孤星?

    自我贬低,他的命是真的不好。

    遇见米安是他这辈子最幸运的事。

    不管阿禾说得天煞孤星是不是,他都决定等米安出院之后就去庙里拜一拜。

    其实不用等到米安出院,他先独自去,先算一下命。

    从医院出来的林满月,嘴里好似不怎么有味,就叫阿禾开去以前常去的那家辣味店,要买麻辣兔头。

    谁说她不担心米安的?

    食欲都不是很好,这几天都没有吃饭。

    哪能真没心没肺呢。

    现在米安的情况在逐渐好转,她也要把饮食给补回来。

    能勾起肚子里的馋虫,麻辣兔头就是其中之一呢。

    奶奶在世时,也很爱的。

    那家店的生意特别好,又是晚上都要吃宵夜的,店门口就排起了长队。

    阿禾把车停在了路边,“我去排队。”

    林满月就坐在车里等。

    等吃的耐心,她有啊。

    等人,就没这么能坐得住了。

    阿禾排在了队伍末尾,没一会儿就又来了人站在了阿禾身后。

    因为林满月今天出门所乘坐的这辆车太引人注目了,坐在后座的人因为车窗特别设计看不清楚,来排队的阿禾却是能看到脸的。

    听过林满月事迹的,都知道林满月有一个非常厉害的保镖。

    本市新闻上,阿禾也曾经以冷面女保镖的名称上过。

    网络时代,有人就拿出了手机,拍起了阿禾。

    洞察力非凡的阿禾,听到照相的声音立马就反应了过来。

    因为上次网络对林满月的语言暴力,阿禾不允许再出现同样的情况。

    她转头时,拍的人基本上都把手机放下了,只有一个还在拍。

    面无表情地阿禾提出警告:“放下你的手机,不要再拍。”

    语气当然不是委屈求全,很生硬。

    拍的人那么多,阿禾只有一个人,这架势她不占优势。

    但是,她也没有怕。

    都不知道这些人有什么好拍的,她又不是明星。

    “叫你们不要拍了,这是侵犯别人肖像权的知道吗?”

    突然有一个声音从人群后传来,在为阿禾说话。

    听着声音不是很熟悉,阿禾随着大家一起看过去。

    好久不见的任亚珊。

    曾经高高在上的名媛会会长,对阿禾这个小保镖怎么都看不顺眼的,现在都帮着说话了。

    这个世界,变化太快。

    “说你呢,还在拍!”任亚珊走到那个没放下手机的女人前面,甚至把手机都给夺了去。

    曾经做过会长,管过那么多的名媛,任亚珊吓人的功夫还是有的。

    任亚珊还在“你们是有人身自由权利,可人家也有肖像权,都告知了不要拍还在拍,欺负她一个小姑娘是吗?”

    众人:“……”

    小姑娘?

    那是冷面女保镖!

    以一抵五的女保镖,能称为小姑娘吗?

    她们不是都隔那么远没有靠近拍吗?

    正是因为惧怕断子绝孙脚啊!

    任亚珊把夺过来的手机里所拍的阿禾照片都给删了,才把手机还给它的主人。

    排队在往前,阿禾没跟任亚珊说谢谢,只跟着队伍在向前走。

    根本不需要道谢,不需要任亚珊的帮忙,她能自己解决的。

    辣味店除了兔头还有素鸡海带这些素的,当阿禾提出来要一盒兔头,看热闹的人又热聊了起来。

    “我会来这家店,就是听人说得盛三少的老婆林满月喜欢吃,那保镖是给林满月买的。她朋友还在住院呢,她就吃兔头了!”

    “朋友住院就不能吃吗?谁说的?”

    “也不是不能,好朋友都生病住院了,再大鱼大肉,就那什么了。”

    哪什么了?

    提着一盒兔头,阿禾一记刀眼看向说大鱼大肉的人。

    这些人真的是有毛病!

    米安小姐生病住院,夫人就不能吃肉了是吗?

    哪里来的规矩和道理?

    “关你们什么事!”

    任亚珊又站了出来,“我就看不惯你们这样的人。道德绑架这么严重,你们能吃盛家人就不能吃了吗?好朋友生病住院,林满月就该在家里绝食?”

    “我们才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

    “觉得就在心里觉,别人想吃什么就吃什么,要你们来管来说?林满月又没有出家念佛,她就不能吃荤了吗?”

    一群人被说得抬不起头来。

    然而,阿禾提着兔头就走了,没跟任亚珊说一句话。

    就是这么冷。

    豪车启动开走,后排的车窗都没有降下来,是不关心车外的事。

    直到看不见那辆车,任亚珊先后跟刚刚争论的这几个人走了。

    到了人少的地方,任亚珊停下来。“谢谢你们。”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