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4章 畏惧
    “你。”

    林满月是秒懂的。

    大晚上的,说些莫名其妙的话,不会是要跟她来聊人生的。

    起身站在床上,主动扑向他,热吻印上他的脸。

    只要不再做什么比较谁重要,她主动些又有何妨?

    要说宋姿的话,不全是杜纂,第二天林满月还真的嘴唇有伤。

    不止她一个人,连着盛大佬的嘴唇上,都破了一个小口。

    正因为盛大佬没有表情,那点小破口就更明显了。

    全都是林满月一个人的杰作,她咬到了他,还咬到了自己。

    这,不是都无法控制了嘛。

    要是知道会破口,她才不会咬大力呢。

    宋姿对林满月的嘴唇,倒是没怎么多看。

    送盛韩轩出门坐车,有心问:“韩轩你嘴怎么了?”

    盛韩轩目不斜视:“上火。”

    母子两身高差距大,腿的长度限制了宋姿要能跟上,而且盛韩轩没有要等着宋姿走的意思,没一会儿他就走到前面去了。

    跟不上,宋姿索性就站在原地,目送儿子出门。

    公司那么多事情都要韩轩一个人处理,因为工作的烦恼上火不是不可能。

    中午,盛家厨师做了一些清淡的菜,宋姿送到公司。

    盛韩轩在开一个临时会议,宋姿只把餐盒放在秘书那里,等下叫秘书送到手,她还要回家照顾孙子盛宝贝呢。

    餐盒没有到盛韩轩手上,先被一个不速之客发现了。

    秘书是准备把餐盒先放下来的,来了一通电话她就先去接了。

    钟折恺走过来时,就看到了柜上的食物。

    直接打开袋子和盖子,就被里面的菜品给吸引了。

    钟折恺问:“这是你们总裁的?”

    打电话的秘书手握着听筒传声的位置,对着钟折恺点头。

    别人的,钟折恺就都不会动。

    从小到大的朋友,钟折恺就不客气了。

    正好他最近上火,公司食堂大厨们不知道是不是跟辣椒花椒过不去,死命地往菜里放,吃得他想喊妈妈。

    秘书以为钟折恺只是问问,当看到钟折恺拿起勺子,开始吃起来,秘书心里一惊,差点没做出直接抢过来这种事。

    抢过来也没有用了,都被钟折恺给吃过了,总裁不吃别人吃过的食物。

    享受着美食的钟折恺,在心里想韩轩真享福啊,不知道这是从哪个酒店订来的,味道都是一级棒。

    本来是没有食欲的,感觉吃这种餐的话,两盒是没有问题的。

    钟折恺在心里暗暗定下,以后有事没事就来找韩轩蹭饭,跟着长老有肉吃。

    开完紧急会议的盛韩轩回到办公室,第一眼就看到沙发上睡相很差的钟折恺。

    已经听秘书说了,家里给他送得餐被钟折恺吃了,还在这里睡觉,把他办公室当什么了?

    走到沙发背后,再弯腰对着钟折恺的耳边说:“着火了。”

    盛韩轩起身之时,钟折恺猛得一个挺身,抓起衣服就往外跑。

    还不忘喊着口号:“着火了!着火了!着火了!”

    跑过外面秘书座位的时候,钟折恺还着急喊:“快走快走,着火了!”

    秘书被吓一跳,看着总裁进去的,着火了总裁人还在里面的!

    外面是没有闻到燃烧的味道,秘书也没有自己跑掉,先倒回总裁办公室。

    只到门口,就看见总裁坐在办公桌后,里面也没有任何火势火苗。

    反方向,这秘书真是有勇气!

    清醒过来后的钟折恺,绅士地也倒回来,同样看到了淡定的盛韩轩。

    “总裁,刚刚钟先生说着火了。”

    秘书还是如实禀报。

    盛韩轩说:“他脑子有问题,跟他计较什么。”

    钟折恺:“……”

    人身攻击的这么明显,多年友情呢?

    秘书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钟折恺,带着门出去了。

    钟折恺也想起来了,他睡得模模糊糊的,听见是谁在说“着火了”。

    这里是盛韩轩的办公室,除了盛韩轩还能有谁?

    说他脑子有问题呢还!

    “是你吧,你吓唬我说着火了!”

    “我有这么无聊吗?”

    盛韩轩的回答,钟折恺又自我怀疑了。

    要把无聊这个帽子给谁戴,钟折恺觉得他自己是最合适的。

    至于盛韩轩,没有那个无聊的时间。

    “那个,韩轩我有正事跟你说。”

    为了显示自己的正式,钟折恺整理了一下西装,郑重地坐在了办公桌前。

    “你说。”盛韩轩眼皮都没抬一下。

    诚如钟折恺了然盛韩轩,盛韩轩也很了解钟折恺,相互了解。

    从这个二百五口中,就说不出什么正事。

    太认真对待,只会浪费精力。

    “那个,我听到一个消息,你要注意一些。”

    “说。”

    “就是,有人要对你下手,你最近出行最好是增添一些保镖。”

    盛韩轩终于是把视线看向了钟折恺。

    “我发誓我没有跟你开玩笑,盛世集团下一个竞标的项目是一块肥肉,很多公司都想得到。他们在实力上比不过盛世集团,就打算在背地里做小动作。”

    “消息的来源?”

    钟折恺尴尬了,“我以前在国外治疗过一个干那方面的人,他看到过我们的合照知道你我是朋友,就告诉我了。”

    干哪方面,帮忙报仇的咯。

    钟折恺思考了一下,才补充说:“当然了那群人还是畏惧你的,你外公还在呢,只会做一些阻碍你的事,导致你无法拿到竞标的项目。多带些保镖,总归是有个防备。”

    话都说得这么明了,对方是谁什么来头,直接从这次竞标的企业来排除就行了。

    盛韩轩懂在竞标之前有些公司会做小动作,害对方失误之类的来搞破坏。

    把主意打到他头上的,还真是头一回。

    “我的那个病人,他没有接,也是因为畏惧你跟你外公,他说他不想全世界逃离被你外公追杀。”

    钟折恺把自己给说笑了,再一看对面的盛韩轩脸色不好,他立刻把笑容收住。

    要被人在背后陷害,谁会高兴呢?

    盛韩轩是他的好朋友,那些个竞标的公司什么环境,钟折恺考虑不了那么多。

    “对了,韩轩你们竞标是什么时候?”“下周。”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