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5章 离家出走
    只有一周的时间,不算久。

    钟折恺也没有拖延,昨晚收到那个病人的电话,今天就来告诉给韩轩了。

    一般的人也伤不了韩轩的,但有个防备心错不了。

    就是有一点,以前那个病人只说这里有人出钱来弄盛韩轩,因为没有答应所以就知道是什么方式了。

    来转告消息,不能提供具体的方式,钟折恺是真有心无力了。

    离开盛世集团,钟折恺没有急着回公司,先去了一趟医院。

    人都出来了,先把该办的事办完,再回公司去上班,注意力会更集中。

    今天的米安,比昨天的气色要好。

    不是全好了,哪能这么快,只是有康复的迹象而已。

    因为章东来也在病房,钟折恺没打算坐多久的,毕竟曾经发生过不愉快,他又不是心大到无知无觉。章东来并不友好,没有赶他走,大概是看在韩轩的面子上吧。

    正打算走呢,林满月来了。

    这位姑奶奶,是除了盛韩轩之外其他谁的面子都不给的。

    章东来敢给林满月甩脸试一下。

    果然没错,章东来不再是虎视眈眈,有些热忱地叫着林满月坐。

    这人啊,真是会看碟下菜!

    有了林满月,钟折恺决定再坐一会儿,看看章东来的谄媚样。

    “昨晚满月你来了的吧,为什么不叫醒我呢?”米安语气是问,脸上堆着章东来和钟折恺都享受不到的笑容。

    只有林满月来了,米安才笑得这么开心,打从心底的笑容啊。

    钟折恺看向林满月,姑奶奶好能耐。

    林满月白了钟折恺一眼,再跟米安说话的时候,声音都降低了几个调。

    “就没事来看看,看见你状况很好就走了。”

    绝口不提她跟章东来说得“天煞孤星”事件。

    没打算隐瞒一辈子,至少不是现在。

    先恢复了身体,这些杂七杂八的麻烦事,都在身心健康的时候知晓。

    “我想出院了,可是容医生说我最少还要住院半个月。如果情况乐观,十天就可以回家。”

    “这么快啊?那你好好养啊,争取早日回家!”

    “佳期给我发信息了,叫我早点回家我们一起约看片。”

    章东来:“……”

    林满月:“……”

    那个任佳期,真是三句不离这些。

    别人还以为是情场老手呢,其实才谈了一个男朋友而已。

    章东来面色尴尬,上次看片就闹出了一个大乌龙,幸好没有外人知道。

    还要看啊?

    不过,要是米安喜欢的话,他也不会阻止的。

    只有钟折恺一个人,没听懂米安的看片是看啥片。

    完全把自己当做她们几个的男闺密了,钟折恺表示不满,翘起兰花指说:“一声姐妹大过天,看片都不叫我?”

    一点都不好笑……

    更尴尬了好不好!

    没懂看片是什么意思,随便就接话,要死啊!

    她们几个一声姐妹大过天,聚在一起看那啥视频,也不是经常也没有叫上男人。

    要是钟折恺也加入,不提别人,盛大佬就不允许的。

    章东来危险的眼睛一眯,“钟折恺你不去上班吗?”

    早就过了上班时间,就是趁着来跟盛韩轩说重要事情,来医院一趟。

    “我有事出来一下而已。”

    钟折恺又反问:“你不是也没上班。”

    “我是老板,我想上就上,不想上就不上。”

    身为总监的钟折恺,被堵到没话说。

    他是打工的,他不能任性……

    摸鱼也不能太明目张胆了,没在米安的病房里待多久,钟折恺就回去上班了。

    其实章东来也是有事的,在钟折恺走了他才走。

    就是看不顺眼钟折恺,找不出原因。

    还是因为容医生的面子上,章东来才没把钟折恺拒之门外。

    没有了男人在,看护就开始给米安做一些身体按摩。

    不亲眼看还不知道,竟然细心服务到这种地步了,看护都还能说出按身体的什么部位有助于哪里这种专业术语。

    一边聊着天,一边听着看护的介绍,跟上课一样。

    说起关节,林满月就想起了外婆。

    人到老了,身体各项机能都在下降,老年人容易缺钙的。

    看护教给了林满月按摩手法,说是特别有助于老年人睡觉的。

    现场教学,阿禾就充当了模特,林满月来学。

    贪多嚼不烂,林满月只学一个,就是放松肩膀,其他的都没有学。

    这一学就忘记了时间,晚饭时间到了,就急忙往家里赶。

    外婆她们还等着跟她一起用饭呢。

    今天狠奇怪,一天见到钟折恺两次,医院一次,再是钟折恺跟着盛大佬来盛家一次。

    幸好不是什么仇家,这样频繁的见面,不吵架才怪。

    再听钟折恺说离家出走一周,暂时都住在盛家。

    外婆跟宋姿虽然都劝了钟折恺好好跟父母沟通,但都没有把钟折恺给赶出去。

    甚至是,宋姿还偷偷去给容医生打电话。

    “容医生,恺恺他离家出走了!说是容医生你是不着家,他体验不到家的温暖。”

    “哦,那请你转告他,有多远滚多远。”

    容医生说得干脆,都没有为儿子离家出走而发愁。

    这……不好劝啊。

    宋姿到客厅时,钟折恺还在控诉容医生的种种“罪行”。

    “外婆你知道十一分熟的牛排吗?”

    纵使外婆见多识广,也没听过十一分熟的牛排,那得熟成什么样子了?外婆摇头了之后,钟折恺才继续说:“我有一年生日,我妈就问我生日愿望是什么。我说想吃妈妈煎的牛排,我妈一口就答应了她会完成我的愿望。那天放学后文 喜滋滋的回家,家里没有妈妈,只有锅上

    那份被煎焦到一团黑的牛排,我爸说他回家时家里没有人,炉子上的火都燃着的,是我妈走得急忘记关了。十二点之前,我妈都没有回来。那份十一分熟的牛排,我会记一辈子。”

    所以,十一分熟的牛排就等于煎焦了的牛排。

    这概念等式,还别说挺合理的。

    外婆劝:“容医生的工作性质是很忙的,治病救人,她是白衣天使。”

    钟折恺说:“可我的身心受到了伤害。”啧,林满月白了一眼他,夸张!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