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6章 误打误撞的
    蒲团上跪拜的人,身体转了过来。

    披散的头发也随着她的大力动作转开,当脸给露出来时,林满月与阿禾皆是一愣。

    差点就说了脏话,差点啊。

    这佛门重地,还是要收敛一点。

    但是,那个人……

    林满月是说为什么这些尼姑会奇怪看她了,就不是宋姿,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年轻女人。

    有多年轻呢,林满月大致猜一下,应该是三十岁上下,怎么样都不会有林满月这样年纪的儿媳妇,除非是后妈。

    别人不知道,林满月是知道的,盛大佬没有后妈。

    她妈妈妈的叫了那么多声,难怪这些人是奇怪了又奇怪。

    简直!

    为什么不出声呢?

    早出声,她就能判断出是谁了!

    那么,宋姿人呢?

    不在这里剃度,是不是代表着就还没有剃度?

    “我不出家了!我还有孩子!我丢不下他!”

    披头散发的女人站了起来,对着慧慈大师隆重地鞠了一躬。

    众尼姑:“……”

    “我的孩子还没有长大成人,丢下他是我做妈妈的狠心。她说得很对,家人需要我的,他们还需要我的。”

    女人边说边哭,那叫一个伤心。

    而女人口中说指的那个她,当然是说得林满月了。

    乖乖啊,没能劝住宋姿,倒是把一个要出家的女人给劝了回来。

    这像不像趁火打劫?

    不像吧,其实这个女人出家的决心就不够,只是欠一把后悔的东风火而已,恰恰这个时候林满月出现了。

    都是做妈妈的,林满月懂为了孩子的心,出家了还怎么管孩子啊?

    把孩子也带到寺庙里来吗?一边念经一边教育孩子?

    这就不是出家了。

    “对不起,大师真的对不起,我后悔了,我应该早听你的劝的。我不想出家了,我不要出家了,我想回到我孩子的身边,我想照顾我的孩子。”

    女人的哭声夹杂着祈求,悲伤感情还是听得出来的。

    要是没有遇见什么大事或者挫折,无缘无故怎会想到来出家呢,苦命的女人。

    林满月倒是对这个被她误打误撞劝了的女人,表示了同情。

    慧慈大师叹了一口气,说了一些不会怪罪的话。

    既然剃度出家当事人都后悔了,仪式自然是进行不下去了,大殿上围着的尼姑们都散开了。

    走得只剩下慧慈大师,那个女人、林满月跟阿禾,以及殿外的外婆和盛宝贝。

    没有人遮挡视线,谁是谁,不会认错了。

    眼睛湿润的外婆,看到那个女人的脸后,心里闪过一丝一样又略微的松了一口气。

    倒是没有问过带她们过来的尼姑,今天有几个人要出家?

    如果是两个的话,宋姿是不是已经举行了剃度仪式?

    女人走到林满月身前,又是一个鞠躬。

    “谢谢你,真的很谢谢你,谢谢你点醒了我。”

    不存在什么点醒,林满月不认为她说得那些话有那么有内涵,不过是临场发挥的一些琐碎的话而已。

    为何会触动这个女人的心,这林满月哪里知道,又不熟悉没有默契。

    不知道说什么,林满月只是微微颔首。

    慧慈大师了然于心的问:“你们是来找宋施主的吗?”

    这个称呼,林满月听出了微妙。

    宋施主,还是俗人,那就是宋姿还没有剃度出家的。

    “是的大师,我妈妈她人呢?”

    “宋施主回家了。”

    林满月:“???”

    “宋施主跟我辞行,说是要下山回家。”

    “请问大师,我妈妈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林满月不是认为大师在说假话,她跟外婆从家里出来,就没有跟宋姿碰到面。

    “今天早上。”

    早上!

    现在已经不早了,她们是与宋姿错过了。

    林满月对着大师鞠躬:“谢谢大师对我妈妈的照顾,打扰到你,实属无奈。”

    阿禾也鞠躬,连着殿外的外婆,抱着盛宝贝也鞠了一躬。

    慧慈大师温和地笑:“快回去跟家人团聚吧。”

    这话不止是跟林满月她们说得,也是跟后悔要出家的这个女人说得。

    出大殿下阶梯的时候,林满月被女人叫住。

    “等等,可否告诉我你的名字和家庭住址。”

    “林满月。”

    这三个字,其实不是什么特殊的字,但在圈子里还是响亮的。

    女人眼泪睁大,定定地看着林满月。

    从这个反应,林满月知道对方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

    “你是,盛三少的妻子?”

    “是的,盛三少是我的老公。”

    也不知道为什么,林满月答了一句废话。

    她是真的可怜这个打算出家的女人,所谓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她又跟这个女人没有仇,问她几句还是愿意答的。

    “抱歉啊,我还要回去找我妈妈了,再见。”

    说完,林满月扶着外婆走了。

    脚步之快,跟身后有什么在撵似的。

    回家的路上,林满月就在心里做了决定,要去资助贫困学生帮助他们完成学业,做好事来弥补这次的冲撞和鲁莽。

    到盛家时,看到了玄关处有一双宋姿的鞋子,沿途的担心这才松懈下来。

    人在家就好,回来就好!

    客厅里没有人,问了保姆,宋姿回来后就进了卧室。

    林满月才去卧室找宋姿。

    敲门:“妈妈,是我。”

    没一会儿,门从里面打开,宋姿低头看她自己的拖鞋鞋尖,“有事吗?”

    看不到脸,只能看到耳朵和脖子后,已经红透了。

    这是羞上了,更是难为情的不好意思。

    一个招呼都没打,就这么离开又再回来,也知道做得不对。

    “妈妈,韩轩说他想吃蛋糕,外婆又说外面的东西不干净,我们给韩轩做蛋糕吧。”

    没提为什么离家出走,也没问为什么又回来了,当做没有发生过。

    宋姿听着,更加羞愧。

    头还是抬了起来,眼睛红红的与林满月对视,欲言又止。

    “走吧。”

    林满月还是当做没有看到宋姿想说什么,牵着她的手往外面走。

    暖暖软软的手,把宋姿从孤独的卧室牵到了明媚的客厅,给了宋姿一份安心。这么好的儿媳妇,她怎么舍得丢弃打算去出家的?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