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8章 我的孩子,只能由一个女人来生
    人生处处充满着比较。

    林满月没有主动拿自己去跟别人比较,总有那么一些人有意或者无意地拿她去跟别人比较。

    早已经习惯了。

    客轮跟游艇,听那些人的口气,就认为了游艇是高人一等了。

    不是的,跟喜欢的人在一起,不管是客轮还是游艇,甚至是竹筏,都会是幸福欢乐的。

    显然,这一对男女也听到了路人的议论,也没有表现出来恶意的表情。

    这人的心理素质,绝对强。

    林满月也没有说那些人多嘴,嘴巴长在他们的脸上,他们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远处,一辆车停下来,车门还没打开,林满月眼睛里就闪烁起了星星光芒。

    她的男人来了。

    她的大佬来了!

    车门打开,先是修长的腿,下来之人果然是盛大佬。

    没有什么大的排场,身后只跟了徐磊一个人。

    比起刚刚过来的这个男人,人少了很多,但是气势却不减。

    在林满月看来,还把刚刚这个男人给反超了!

    她的大佬,是世界上最帅的男人,有着任何男人都不具备的气度和气势。

    走到哪里,都是别具一格、独一无二!

    不等盛大佬走近,林满月直接迎了上去。

    手伸上去,就被盛大佬给牵住了。

    一切都是那么自然,相握的那么亲密。

    “等很久了么?”

    他的声音与带着腥味的海风相混合,格外的性感。

    林满月摇头,“才来没一会儿。”

    要说黑色衣服的女人,在路人看来比黄色衣服女人好看,从外表上来断定是坐游艇的身份。

    现在再加上这样气势强大的男人,议论声都停了下来。

    “盛总,盛太太。”

    盛韩轩像是没有听到,径直要从这对夫妻身前经过的,被林满月给拖住了。

    大佬是不跟陌生人寒暄,但这个女人,林满月还是觉得有莫名的缘分在。

    “盛总,这么巧。”这话是先到的男人说得。

    林满月不讶异,连她都认识,不可能不认识盛大佬。

    “江总严重了,偶遇罢了。”

    盛韩轩说得很不在意。

    巧,为什么要是严重呢?

    林满月在心里过了一遍,没有不识趣的就当面问。

    盛韩轩没再说话,牵着林满月头也不回地走了。

    在分叉的路口,往了左边的客轮,而不是游艇。

    徐磊与阿禾跟在三步之后,也上了客轮。

    围观的路人,在看到那四个人上客轮之后,才再发出议论。

    “原来不是游艇啊,客轮才多少钱一张船票,还以为是豪门少奶奶呢。”

    “你知道个屁!他们是跟我们一样买票上船的人吗?你有看到检票员吗?要么那艘船是他们自家的,要么就是租得整艘船!”

    “买这种客轮做什么?你又是听谁说得?”

    “有钱人钱多了没处用,买一艘客轮怎么了?等我以后有钱了,也来买一艘客轮,让我一家老小有事没事就来江上游玩。”

    “你买客轮,知道这么在江山游走一圈,要花掉多少钱吗?”

    “那个时候都那么有钱了,谁还会在乎这么一点,重要的是乐趣。还有啊,刚刚上去的那四个人,也许就是平时游艇私人飞机坐习惯了,才突发奇想想坐一坐平民客轮。”

    “说得像你很懂是的。”

    没有再听这些人的议论,黄衣服女人被她的老公带上了游艇。

    议论的两边主角都走了,路人们还说什么,也散开了。

    中型的客轮上,林满月来到了二层,上面非常干净,可以把鞋子脱掉光脚走上面脚底都不会脏的感觉。

    这,不做他想,就是盛大佬的意思。

    他人在哪里,哪里就要提前弄干净。

    就是客轮这种大面积的,都不“放过”。

    手撑在栏杆上,头发往后在飘扬。

    突然的,吹得很乱的头发被他的手给固定住,他在她身后提示:“发带。”

    林满月把手举起来,他就把她手腕上那根发带取了下来,把他手中握住的她的头发系在了脑后。

    没有梳子,自然不是特别整齐。

    但这不重要。

    盛大佬亲手给她梳头发,已经是为难他了。

    没有了飘散的头发,脖子舒服多了。

    岸边是还有人,林满月转身就扑进他的怀里。

    看不见那些人,就不用害羞了。

    反正又没有做什么过份的亲密举动,就是抱了一下而已。

    闻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林满月无声浅笑,再从他怀中把头仰了起来。

    “那个人是谁啊?”

    盛韩轩说:“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这话,可以这么说。

    本来就不认识嘛。

    林满月没有追着问他那个人的身份,把那个人的老婆准备出家做尼姑被她给打断的事情给他说了。

    仰着头,被他手垫着脖子后方,迫使她把头给低下来。

    “就这么说,仰久了会酸。”

    经他这么一提示,脖子还真有点酸酸的。

    谁叫他长那么高!

    江山一夜游,穿高跟鞋不方便,她才选择了平底鞋。

    “那个男人有问题对不对,他的老婆都要出家了!”

    盛韩轩答:“对。”

    好奇心就被勾引了出来,林满月笑着问:“能跟我说说,那个男人到底哪里有问题吗?”

    “背叛婚姻,在外面生了一个私生女。”

    林满月:“!!”

    就猜到了可能是出轨。

    看那个女人家境也是不差。

    毕竟能登上游艇的,经济条件都是很好的。

    “出轨的对象是那个男人的大学同学,母女两都被他送到了香港。”

    “是说呢,渣男!我要是那个女人我就……”

    林满月没把话说完,因为盛大佬慑人的视线看向了她。

    要是是那个女人,她该怎么办?

    也去出家?

    不可能。

    她没有那么清心寡欲,没有网络没有电视,天天念经天天面对着佛祖,她是坚持不下去的。

    她还有一个儿子,那么小怎么舍得丢下呢。

    “你就怎么样?”盛韩轩问她。

    “那你先告诉我,你会在外面生个女儿吗?还要瞒着我把那对母子送到香港去?”

    问题丢给盛大佬,他先说。

    “我的孩子,只能由一个女人来生。”

    林满月眉头一挑,“那个女人是谁呀?”“林满月。”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