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9章 你以为只有烛光晚餐吗?
    就是明知故问,当听到自己的名字时,林满月还是羞涩之感冲上心头。

    爱要大声说出来,盛大佬从来都这么做的,没有隐藏什么。

    如此暖心幸福的时刻,林满月才没有去问他是怎么知道那个男人出轨的,太煞风景了。

    此时无人打扰,就是抱着不说话,都是爱意浓浓的体会。

    船舱内,阿禾安静地玩着自己的手机,仿佛对江边两岸的景色没有一丝兴趣。

    打完电话的徐磊进来,见着阿禾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就坐在了她身边。

    “你跟夫人把那个劝得后悔出家的女人,是江重瑞的老婆。”

    阿禾视线扫过来,“大人物吗?”

    倒不是讽刺,阿禾是没怎么听过什么徐磊提到的这个人。

    但都被徐磊提到了,应该也是有地位的。

    “不算大人物,江重瑞为了跟盛世集团争夺一个项目,曾经背地里做过一些小动作,总裁不喜他。”

    阿禾点了点头。

    背地里做小动作,谁会喜欢啊。

    “不排除江重瑞的老婆有刻意接触夫人的嫌疑,你多防着点。”

    “打电话没查到?”

    “查到了,江重瑞的老婆比宋夫人先去寺庙里。那也不能忽略了他们的动机,总裁不可能跟江重瑞握手言和,夫人再跟江重瑞的朋友走近了,会对总裁有影响。”

    阿禾听懂了。

    无法从厉害的人物身上下手,就换着法子从厉害人物的亲人下手,从而摧毁厉害人物。

    “那天,在医院哭的人,是你。”

    阿禾突然说了一句。

    要是来个外人,绝对听不出来阿禾是什么意思。

    徐磊却是一下就听出来了。

    本来还要交代阿禾某些注意事项的,提到这一点,就不由把头转向船舱外,外面的风景比船舱内要好看。

    至少,不会问得他无法接话。

    认识徐磊这么多年,很少看到徐磊会用如此明显的方式来逃避问题。

    “放弃吧徐磊,不要给自己找不必要的痛苦。”

    阿禾没有那么多弯弯道道,她劝人的方式很直接,不了解她的人还以为她是故意的。

    其实不是。

    徐磊装作平静的脸上,增添了一份苦涩。

    转过来,面向阿禾:“你都是这么直接的吗?”

    手机放下来,阿禾迎视徐磊的目光,“你还年轻,会遇到适合你的女人。”

    徐磊:“……”

    这话说得,多么长辈式的口吻!

    他难道不知道阿禾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吗?“我说得有什么不对吗?你要跟章东来争夺米安小姐,也得看米安小姐心里所属的人是谁。不是我打击你,章东来有时候是优柔寡断了些,还对米安小姐说了一些谎话,但章东来都给米安小姐有那么多年的

    感情。你呢?我怕是米安小姐连你的生日是哪天都不知道,你还拿什么跟章东来去争?”

    徐磊:“……”

    船外的风景好,空气也好,他好想出去呼吸新鲜空气。

    只是,就这么逃避,太像懦夫了。

    “并没有要跟章东来去争夺,我只是、只是……连自己什么时候喜欢上她的都不知道。她很好,不是吗?”

    “是的,米安小姐很好很好,你动心了也正常。那总裁他也那么好,已经有夫人和小少爷了,别人欣赏总裁这正常,要是起了破坏的心思就不正常了。我希望你能懂。”

    “懂,我没有做过破坏她感情的事,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辛苦你了。”

    阿禾拍了拍徐磊的肩膀,站起来走出船舱。

    徐磊:“……”

    再一次无语。

    怎的阿禾就这样淡定老辈?

    天在黑,岸边的建筑物灯光闪闪,而这艘客轮上的彩灯,也亮了起来。

    五颜六色的,没能从岸边看出整体,就在船上那彩光都能印进眼里。

    好俗啊!

    竟然把船弄成这样!

    但是,俗得林满月好喜欢啊!

    五彩斑斓,可以媲美夜空中的星星了。

    有人上来二层,搬来了桌子椅子铺上餐桌,再把食物放在餐桌上。

    然后,餐桌上还放了一盏形状如蜡烛的灯,细长细长的。

    准备工作做完后,那些人就下去了,这一层又只有他们两人。

    盛韩轩牵着林满月走到餐桌旁,拉开椅子按着她的肩膀坐下,然后他再走到桌对面坐下。

    手伸去在蜡烛灯身按了一下,灯就亮了起来。

    形状像蜡烛,发出的光也是近似烛光,昏黄昏黄。

    林满月双手都放在餐桌上,手托着下巴饶有兴致地看着他,“烛光晚餐?”

    江山有风,燃烧蜡烛是极其不现实的,一点燃就会被吹灭。

    蜡烛灯不是没有见过,连火苗都做得这么像啊。

    这样高科技的蜡烛灯,为盛大佬解决了所有天气因素。

    有心了。

    盛韩轩说:“你以为只有烛光晚餐吗?”

    哎哟,那就是还有别的点子咯。

    必须好奇啊。

    林满月托着下巴的手张开。食指伸出去,弯钩形状勾了勾,意思是放马过来吧。

    盛韩轩从桌子下,拿出一个爱心形状的小音响,再在手机上点点点,音响就开始放起了小提琴曲。

    林满月:“!!”

    好俗啊!

    真的俗!

    别人烛光晚餐,都是请着小提琴手来现场表演曲目的,而他一个小音响就解决了。

    简单粗暴,就是喜欢这样的俗!

    盛韩轩看她脸上的笑意,才说了一句:“没有人来打扰。”

    是呢是呢,盛大佬想得很周到,烛光晚餐的氛围都给营造出来了。

    还有最后一点,没有酒,怎么办?

    她是发誓不喝酒了,可这样的气氛没有酒,就说不过去了吧。

    桌上没有酒,难不成他又从桌底下拿出来?

    没有错了,就见盛大佬从下面拿出一瓶酒,变魔术也是差不多了。

    酒瓶的瓶盖都被谁温馨打开过了,只准备倒就可以了。

    看着酒的颜色,红红紫紫的,应该是红酒。

    他今天要她舍弃誓言来沾酒吗?

    起身,盛韩轩给她手边的酒杯里,倒了半杯酒。

    “请用。”

    不得了!

    要喝酒了!

    林满月端起酒杯,放在鼻前一闻。

    卧槽!不带这样的!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