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8章 吓人的变态
    白净的脸上,立刻变红,还能看到一点手指留下来的印记。

    用了力的,当然不像挠痒痒似的。

    就是要给徐磊一个下马威,不然以为他盛启泰好欺负!

    打得就是脸,伤得就是自尊,看徐磊以后还敢不敢有事没事在他面前来冒头。

    “记住这一耳光,是你以下犯上的惩罚。一件陈年旧事,不理就行了,硬是要以为发生了天大的事情,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计划着什么吗?”

    瞌睡都被打没了,徐磊冷漠地看了一眼盛启泰,没有接话绕着盛启泰就走。

    盛启泰说出来的话,跟肉包子打狗似的有去无回。

    生气生气,拿起地上得锅就去打徐磊。

    有了防备,徐磊躲开了盛启泰的袭击。

    一下没有打中,没有放弃的盛启泰又打第二下第三下,都没有中。

    没有还手的徐磊,就在前面跑起来,盛启泰就追在后面。

    开车门上车,是要花时间的,只要一停下来就会被锅打头,徐磊只好跑。

    围着开来得车子跑了两圈,盛启泰跟了两圈。

    追不上,气喘吁吁的,盛启泰站在车头前,命令车尾的徐磊:“你不要再跑了!不许跑!”

    不跑是傻子!

    徐磊也有点喘,只是没有盛启泰那么严重。

    难道要一直跑下去吗?

    就在徐磊想强行性上车,从车尾到车门时,盛启泰拿着锅上来了。

    架势是,今天要是不砸徐磊一锅就不做人了。

    才打开车门,锅就给招呼过来。

    徐磊下意识地蹲下去,余光好像看到是什么人来了。

    横过来得锅没有打到徐磊人,更没有打到车上,而是那边一个重力的攻击,掉落在地上,还滑稽地转起了圈。

    手震麻了得盛启泰,看着车上蹲站着得阿禾,骂人的话都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

    怪物投胎吗?

    从哪里冒出来得?

    都没看到从哪里来的,就这么出现在了车顶上!

    徐磊也看到了阿禾,身为男人被阿禾保护,他倒没有羞愧什么的,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阿禾手撑着车顶,翻身下来。

    动作干净利落,再打五个盛启泰都没有问题。

    “你来干什么?”

    盛启泰把震麻了的那只手藏在身后。

    暂时用不出来力,又不想被阿禾发现。

    “上车吧。”

    阿禾这话是对徐磊说得,直接把盛启泰无视了。

    有了安全保障,徐磊动作迅速地上车。

    被搭救,不能留着阿禾一个人在这里,徐磊还很讲义气地叫阿禾也上车。

    “不用了,我是开车过来得,你回去休息吧。”

    阿禾的话音一落,盛启泰又找到了奚落徐磊的话题。

    “都说兔子不吃窝边草呢,你们两背着韩轩谈起恋爱来了!恶心不恶心,连女保镖都不放过!”

    阿禾:“????”

    徐磊是猜到了盛启泰是泼妇上身了,又对阿禾解说:“别理他,不乱说我几句他就心里不平衡。”

    可不是不平衡么?

    曾经的公司总裁,被他一个后生助理不尊敬,恼火了。

    “不要脸!恶心!攀附着我的韩轩而活!工作是我的韩轩提供给你的,连女人都要我家韩轩帮你找,这么没有用还活在世上干什么呢?”

    这就是真的伤男人的自尊了。

    阿禾都不悦地斜向乱造谣的盛启泰,她去精神病院的次数挺多的,盛启泰像极了里面的患者。

    “看什么看?徐磊只是利用你而已,你真以为他是看得起你的人了?你要不是韩轩的保镖,徐磊才不会跟你谈恋爱!”

    “嗯,我不是总裁的保镖而是夫人的保镖,所以徐磊看不起我。你也不是总裁的保镖,徐磊也看不起你。”

    盛启泰:“……”

    徐磊:“……”

    真是的,干嘛跟盛启泰去较真这些啊。

    盛启泰怒目:“谁敢看不起我?”

    “大家都看不起你,只是大家为人含蓄,没有跟你直说。”

    气的倒退了两步,踉跄差点还摔倒。

    阿禾拍了一下车门,催着徐磊快走。

    此乃女中豪杰,徐磊不再等待,踩着油门开走。

    只有阿禾一个人了,盛启泰要骂人不敢骂,更不敢动手。

    与这个野蛮的保镖动手,相当于自杀。

    气呼呼地倒回屋里,还重重地摔上门。

    阿禾没说原因,是夫人叫她来这里的。

    总裁给夫人打电话问了锅的事,知道徐磊来找盛启泰了,夫人猜到徐磊会吃亏,才派她来帮忙。

    果然,徐磊是真没有还手的余地。

    抬头,盛启泰还站在窗户后的,应该是注意着她什么时候离开。

    阿禾把手放在脖子前,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盛启泰脸色巨变,着急地拉上窗帘。

    这么不经吓……

    夫人给她准备的道具还没派上用场呢。

    用了吧。

    阿禾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玩意儿,形状近似人的小手指。

    放进嘴里,故意把像指甲的那一头留在嘴外面,再细嚼慢咽嘴里那一节。

    有点甜,夫人做得时候就说了,生活要过得甜一些,糖就没少放。

    嘴唇外的那一节被一起吞咽进嘴里,再对窗户口的方向,露齿笑了一下,给盛启泰看到了她嘴里的红色糖浆。

    隔着窗帘缝,盛启泰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那个女保镖,在吃手指!

    那么血腥那么残暴,她还吃得那么怡然自得!

    故意给他看,是不是在跟他说,下一根手指就要吃他的?

    变态不可怕,就怕女人是变态!

    盛启泰把窗帘拉严实了,不敢再看。

    差不多得了,该表演得都表演了,阿禾就上车了。

    调头的时候,驾驶位置是对着窗户的,阿禾又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圆球,形状像极了眼珠。

    喂进嘴里,依然是甜的。

    偷看的盛启泰,腿在打颤顺着墙跌坐下来。

    吃了手指之后又吃眼珠!

    不是人!

    难怪力气那么大,是不是吃人肉才力气大的?

    林满月生了儿子之后,还那么年轻一点都没长年纪,身材还那么好,是不是深宫女人留下的秘方吃人肉?

    很有可能了,女人为了美,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那个女保镖显然跟林满月是一伙的,做什么事都是一起。

    找麻烦一起,吃人肉一起。

    依着女保镖对林满月的信任和尊敬,估计人肉好的一部分都给林满月吃了,手指眼珠啊这些就是留给女保镖的。

    越想越吓人,盛启泰去检查门有没有关好,不能让那个女保镖闯进来。

    接连吃了两颗糖果,阿禾的嘴里太甜了,不是她喜欢的感觉。夫人不仅会做蛋糕,连糖果都做得这么好,做了一些草莓香蕉的可爱形状,还偷偷捏做了这两个,吓吓盛启泰是够用了。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