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8章 不然呢,我会为了别人打扮成这样?
    盛大佬怎么了!

    穿越了吗?

    篮球服、运动鞋、运动头腕、爆炸头……

    这是盛大佬吗?

    脸是的,身体是的,别的都不是了。

    反观祁行之和章东来,以及不知道从哪里得到消息跟着来的钟折恺,他们三人都是西装革履,皮鞋擦得很亮。

    陪着来看打篮球的任佳期还有米安,惊讶震惊到嘴巴都合不拢。

    眼睛死死地盯着场上的那个人,想是不是看错了?

    看台上没有别人,整个篮球馆就只有她们。

    轻轻咳了一声,任佳期问林满月:“那是盛三少吧?是的吗?”

    她们可能会认错,林满月不会的。

    林满月点头,“是的。”

    同时的,任佳期和米安倒抽一口冷气。

    这个反应不夸张,林满月在确定那就是盛大佬时,都以为自己的眼睛瞎了……

    “那个,我们不会被灭口吧?”

    任佳期摸着胸口,是心有余悸,也是惊吓。

    “为什么要灭口?”

    “盛三少如此不正常,只有我们看到,所以他会不会灭了我们?”

    “……”林满月白眼没有翻出来。

    她也有一点点担心的。

    不过,自己的男人又不是恶魔,说灭口就灭吗?

    林满月说:“不会的啦,男人们运动一下而已。”

    大病初愈的米安,弱弱地说:“满月,你可得救我们。”

    “我保证,他不会灭你们的口。”

    看她们两还是不相信,林满月竖起食指和中指,很郑重!

    连带着,米安也摸向了胸口,像是得到了保障的安定。

    看台上都是这番的诧异,球场上也差不多。

    章东来和祁行之面面相觑,盛三少叫他们是来打球的吗?

    怎么有一种诡异的违和感!

    钟折恺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有多少年了?

    多少年没见盛韩轩穿正装以外的服装了?

    得追溯到小时候,有过一两次,见到盛韩轩穿浅色的服装,其他的都是黑色暗色系。

    这,真是大开眼界了!

    干净的篮球夹在腋下,盛韩轩视线扫过三人,“你们穿这样来打球?”

    还嫌弃他们的穿着了!

    他穿篮球服还吹头发,才奇怪好不好!

    祁行之与章东来都没有说话,钟折恺艺高人胆大,“韩轩你叫我们来,是打球还是干别的?”

    视线再次定在钟折恺身上,盛韩轩不急不慢地说:“我有叫你吗?”

    气得一个仰到,幸好身后有两个男人站着,才没有往后倒。

    是没有叫他,他是厚着脸皮跟来的。

    朋友嘛,有活动他参加一下怎么了?

    又不是杀人越货,还不许他来了吗?

    盛韩轩没耐心里搭理钟折恺的反应,问其他二人:“四个人,二对二。比单双,来分组。你们觉得如何?”

    还能说不么?

    本来就是来打篮球的啊。

    组队的结果,单数盛韩轩与章东来一组,双数祁行之与钟折恺一组。

    西装革履怎么打得好篮球,其他三人都把外套脱了,穿着白衬衫上场。

    没有裁判,其实也不需要裁判,多少都懂一些篮球赛的规则,也不会去做那些犯规的动作。

    友谊赛,那么拼命干什么?

    是的,钟折恺是不想拼命来着,可是盛韩轩跟章东来进攻地太猛,他不拼不行的。

    看台上还有女人们看着呢,太丢脸一直落后,面子底子都是要丢的。

    没有中场休息,没有替补队员,从上场到下场,比赛结束。

    四个人坐在场边休息,林满月从位置上起来,到边缘去把手中的水递过去。

    她喊:“韩轩。”

    就没有别人,场内也没有闹哄哄,他是没有听到连头都没回?

    “韩轩?韩献?”

    三声了。

    立刻就猜到了原因,林满月改口:“老公。”

    盛韩轩回头,“什么事?”

    “……”林满月扬了扬手上的水,“给你喝。”

    说得这么清楚明白,盛韩轩才过来,接了水。

    其他三个男人:“……”

    要不要这样!

    他们都听到林满月喊了三盛,盛三少会没有听到?

    休息区是有水的,还去接林满月的……

    章东来和祁行之都还好,单身狗的钟折恺,撇了撇嘴,用力地扭开瓶盖一口气喝了半瓶水。

    谈恋爱了不起啊……不对,是结婚就了不起啊?能不能不要时时刻刻都秀恩爱,不要这些行为,他们都知道那两口子很恩爱的!

    休息的差不多,大家是没有吃晚餐就来的,盛韩轩提出来一起去盛家吃饭。

    如此好客,连带着林满月都一起惊呆了。

    出篮球馆的时候,任佳期拖着林满月问会不会是最后的晚餐?

    搞不懂了,盛大佬提出来的时候,大家可以拒绝的啊,又不是强求的!

    林满月没好气地说:“你可以不去啊。”

    “那怎么能呢,盛三少好不容易主动邀请我们去你们家,机会太难得,不容错过。”

    “你真的好矛盾,有期待又害怕,给自己找罪受。”

    想起昨晚的话题,林满月转了个方向,“你们为什么要怕他?”

    为什么?

    任佳期和米安对视,她们两都说不出原因。

    诚如昨晚盛大佬问林满月时,林满月的反应。

    “别想那么多,我老公他就是简单地邀请你们去我家做客,简单点大家都简单点。”

    林满月先拍了拍任佳期的肩膀,再拍了拍米安的肩膀,小跑着到车边,与盛韩轩一起上车了。

    车里,没有司机,开车的就是盛韩轩。

    副驾驶位置上的林满月,明目张胆地打量他。

    爆炸头的发型还没有垮掉,应该用了很多发蜡的。

    篮球服还没有脱下,额头上的那个运动头腕也还在。

    “为什么穿这样?”

    还是问了。

    “不好看?”

    盛韩轩是看着路况的,反问她。

    “好看是好看,你平时不会这么穿,没见过。”

    “偶尔一次,我这个样子,你就不会怕我了。”

    原来是为了这个!

    他才穿篮球服,打扮的那么新潮!

    年轻的活力,不是正装的古板,她就不怕了?

    心里暖暖的,那块柔软的地方,像是被他无形的手捏住了。

    “你是为了我?”“不然呢,我会为了别人打扮成这样?”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