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9章 怕吐出来
    为了别人,他敢承认,她就哭给他看!

    嘿嘿,年少没有过的冲动,现在体验一把也不迟。

    那些为了博得心爱女生一笑的懵懂少男们,在经营爱情时会做出来的傻事,不就是跟盛大佬故意打扮自己差不多么。

    要是有个司机在就好了,她就能依偎进他怀中,手还有点痒,想去摸他的篮球服。

    他开着车呢,她不能这个时候跟他来这些小动作。

    虽然不是酒驾,也要安全才能回家的。

    一行人,遵从着盛家的规矩,都没有把车开进去,全部停在了门外,步行走进去。

    人多热闹,宋姿热情地招呼这群可爱的小年轻。

    少了一人,宋姿还问:“梁川没跟你们一起吗?”

    前几次,人中都是有梁川的。

    今天的集体活动,没有梁川,才迫使宋姿问了出来。

    任佳期答:“项以轮他爸爸去世了……”

    还没说完,就立刻闭上了嘴。

    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任佳期真不是故意挑明关系的,她是忘了!

    不是所有人,都能像他们这样理解梁川与项以轮的关系。

    特别还是,长辈们。

    即便平时会跟梁川拌嘴,也不是会在背后说梁川坏话的。

    失误,真的是失误。

    宋姿眨了眨眼,更疑惑地问:“项以轮他爸爸去世,跟梁川来不来有什么关系?满月都没有避讳,他在避讳什么?”

    就是啊,外公没有相认,再怎么样林满月都是项老头的外孙女,梁川一个外人不至于是不是?

    就在林满月准备转换话题时,宋姿注意到了盛韩轩的发型,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盛韩轩身上,哪里还记得什么梁川。

    这好啊,林满月还省了力气。

    盛家准备的食物,超级丰富,餐桌上可以说都摆满了。

    此时的盛韩轩,还是篮球场上的打扮,运动头腕还在额头上。

    怎么看,怎么不习惯。

    以为会是很热闹的用餐吗?

    不存在的。

    只要有盛韩轩在,任佳期跟米安就放不开。

    年轻人有年轻人的话题,宋姿舍不得离开,外婆还是把宋姿给拉走了。

    他们聊吧,难得轩儿提出来要接待客人。

    越来越有生活的气息了,以前别说是家里来客人,就连朋友都没有带着来见过他们。

    吃得差不多了,盛韩轩抬眸看向餐桌中间的位置。

    任佳期感觉到了盛三少的视线,顿时觉得自己吃饱了。

    也只是一辆秒,盛韩轩视线移开,看了所有人一眼。

    像是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开口问:“好吃吗?”

    筷子差点从任佳期的手上掉下来,幸亏她及时紧紧握住了。

    猛不丁地问他们这个不知道前因后果的问题,这不会是最后的晚餐吧?

    钟折恺胆子最大,“好吃啊,你们家的厨师堪比星级酒店的大厨,无数次起在你们家住下来的想法,也无数次想认宋姨做干妈的。”

    林满月好想呸他一口,太不文雅了才没有呸出来。

    扯淡!

    还认干妈呢!

    容医生那么好的妈妈,别人还想去认容医生做干儿子呢。

    经过钟折恺这么一插浑打科,祁行之才接话:“挺好的。”

    盛韩轩都不带多看钟折恺一眼的,只问祁行之:“女人怕我就算了,难道祁律师,你也怕我?”

    呃、三少问得这么直白,都不给拐弯抹角回答的机会。

    然而,任佳期都没给她未婚夫帮腔。

    说得没错,她就是害怕盛三少,即使是穿得像学校里的学长,她都怕。

    祁行之说:“不是怕,是尊敬。”

    不愧是做律师的,嘴皮子特别会说。

    盛三少单单就人坐在那里,什么都不说。不发怒不骂人,也没人敢肆无忌惮地挑战底线。

    别看钟折恺话那么多,要钟折恺越过安全底线说一些话试试,早就被扔出家门了。

    钟折恺不知道祁行之在这么想他,他却是在心里骂着祁行之老狐狸。

    怕就是怕,连宋姨都怕韩轩,亲妈都怕自己的儿子,他们这些朋友怕一下怎么了?

    还要变换着词语来回答,啧啧,不直爽。

    盛韩轩再看向章东来,章东来豪爽一笑,“我倒是不怕三少你,就觉得你是个有才能的人,我佩服你。”

    钟折恺更加瞧不上了,祁行之还好点,到章东来这里就成了谄媚。

    任佳期表明:“是的是的,我跟祁行之一样,尊敬三少你。”

    米安不落后:“我跟章东来一样,佩服你。”

    忽略了钟折恺的感想,盛韩轩把视线落在林满月身上。

    一圈人都说了,只剩她了。

    明明就是怕,大家都说得那么委婉。

    她也怕,但不会当着大家的面说。

    都知道换一个词,她还学不来吗?

    眼含秋水,林满月说:“我不怕你,我是爱你啊。”

    卧槽!

    这么勇敢地说爱,一会儿不秀恩爱,就不行!

    祁行之和章东来,心里酸的不行。

    说爱,他们的未婚妻就没有过,没有林满月这么直白。

    多年感情的章东来,还没那么深刻感觉,毕竟都像是老夫老妻了。

    祁行之,跟任佳期确定关系之后,任佳期就没有把“爱”摆在明面上说过。

    真正的爱,是不需要随时都说出来的。

    可,要说一两次,痒一痒耳朵也是可以的啊。

    男主人女主人在对视,好像桌上就没有别人了,把他们当做了空气。

    钟折恺甚至怀疑,他们两当着他们的面亲上去。

    对视这么久了,夫妻二人还没有移动视线,请问是默契达到了在玩干瞪眼游戏吗?

    “那个,我想说一下,我是有点怕韩轩的……诶、不要打我!”

    钟折恺抱着自己的头,没有看到站起来的盛韩轩,只是牵着林满月离开了餐桌。

    礼貌不是全部没有,盛韩轩牵着她往外走,没有回头还是嘱咐了一句:“你们请便。”

    从指缝看着夫妻二人走了,钟折恺小声问:“韩轩刚刚说去方便,还是大便?这种小事都要说出来,好反常啊。”

    本来就没打算吃的大家,被钟折恺说得,连盘子里的菜肴都不愿意看了。怕吐出来。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