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7章 要用手来检查一下
    林满月从楼下上来,出了电梯就看见阿禾站在门外,门口是金小姐和她的儿子。

    究竟怎么回事,阿禾在电话里没说,可金小姐人就在家里,看得出来还穿着家居服,不接电话也不去接儿子放学,怎么回事?

    走过去的几步,林满月就在心里想,打算在校门口遇一遇金小姐的,金小姐是真的没去,还是让着她在那里等?阿禾把金小姐的儿子送到了家里来,没办法不见面了?

    这说不过去的啊。

    难道是她看错了人,把金小姐想的太简单了,实际上金小姐是个城府很深的人?

    不远与去把别人想得那么坏,还是救过外婆的。

    可是,今天这事儿,有点奇怪了。

    “盛太太,真的很谢谢你送小游回来,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金小姐一脸的歉容,像是做错了事。手抱着她儿子的腰,不愿意放开。

    人都不去接,孩子回来又这样紧张兮兮的?

    “是这样的,我老公跟我说好了,孩子都是他安排人来接送,不用我亲自去学校接。今天幸亏有盛太太的帮忙,不然小游他就没人接了。”

    原来是这样。

    林满月了然地点了点头,事出有因,不是故意把孩子丢在校门口不管。还有点错怪金小姐了,幸好没有问出来。

    既然孩子都帮忙送回来了,也说出了原因,林满月就没打算再在这里留下去。

    夫妻两说好了接孩子,却让孩子等在校门口,估计等下姓江的回来了,他们是要吵架的。

    婉拒了金小姐邀请她进门的邀请,叫着阿禾走了。

    就在林满月跟阿禾离开这个高档小区时,从另外一个方向,江重瑞开车回来了。

    进家门看到妻子儿子坐在客厅,什么事都不知道的他,先准备去卧室换衣服。

    “你说你派人接儿子的呢?”

    身后她在问,江重瑞扯了一下领带,才不轻不重地说:“我也不能事事亲为啊,秘书接他回来不是一样的。”

    会错意了,以为妻子质问他人没去。

    “你是说,儿子是你秘书接回来的?”

    金小姐最在意的就是她的儿子,明明是盛太太送回来的,他要说是秘书。

    盛家的女主人,成为了江重瑞的秘书,做梦都没有这么邪乎!

    江重瑞无可奈何地说:“秀颖,我今天真的很忙,抽不出时间去学校,秘书也是我的安排才去,跟我去亲自去接,差不了多少。”

    金小姐什么都没说,拿起包包牵着儿子就出门。

    这是,怎么了?

    就因为他没去接孩子,又要闹脾气了?

    介于之前几次老婆生气离家出走都是主动回来,他再哄一哄,夫妻两又和好的规律,江重瑞喊了几声并没有拦住母子两。

    回回都是这样,他也会累的。

    金小姐跟儿子去了金家。

    女儿外孙到来,金权高兴地叫保姆加菜,可当女儿说出是吵架回来,金权胃口就没有了。

    饭后,金权哄了外孙去去卧室写作业,问清楚了女儿回来的原因,金权要骂女儿的话又全部收了回去。

    “明天我去敲打一下重瑞,他不该怠慢小游。”

    “真的已经厌倦了,他事后每次都会花心思来哄我,我也是为了小游着想才要把家庭经营下去。但他又给了小游什么?小游十天半个月见不到他,别说周末亲子时光,平时在一桌上吃饭都很少。”

    “重瑞他工作忙……”

    “全是借口。”金小姐打断了她爸爸的话,“坐上那个位置的人,谁不忙?盛三少那么忙,他都可以把妻子孩子照顾的那么好。爸你以前那么忙,还会抽空去疗养院看望妈妈。哦,既然说到这件事上,我打算过几天把妈妈

    从疗养院接回来,我亲自照顾。”

    不愿意再多说,金小姐去儿子房间了。

    金权一个人坐着,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久病床前无孝子,老妻住在疗养院,那里有更好的照顾。要是接回来,必定影响女儿的婚姻生活。

    唉,这事真棘手。

    在娘家留了一夜,金小姐第二天送儿子上学后,就去了盛家。

    救命恩人来了,自然得到了盛家的热情款待。

    特别是外婆,握着金小姐的手关心地问:“检查结果出来了吗?”

    提起这件事,金小姐就生气。

    弄得她像受了多重的伤一样。

    什么事都没有,外面传成了那样,全都是江重瑞造成的。

    内心有愧,金小姐就在盛家没坐一会儿就要走了。

    林满月把她送到门口,不知道怎么说到接下来去哪里的话题,金小姐就实话说了要去接她妈回家。

    查过金小姐的资料,她妈妈因为生活不能自理住在疗养院里,并不是没有孝心,那是收费很贵的疗养院。

    “盛太太,我有个问题想问一下,你要是不方便可以不回答。”

    “你问。”

    只要不是什么机密,林满月能答上的,都会告知。

    “三少的爸爸妈妈,是不是真离婚了?”

    这不算机密,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

    林满月点头。

    “离婚后,三少的妈妈过得好吗?我记得你去寺庙里,是去找三少妈妈的吧?”

    没有点伤心事,怎么可能会想着出家,这是金小姐的理解。

    林满月说:“妈妈她自己的感受,没有跟我们提过。不过在我看来,妈妈她挺好的,至少不会再活在谎言当中,活得清楚明白。”

    离婚,不是天塌下的事。

    金小姐问到这里,没有刨根问底了。

    目送金小姐的车离开,林满月有个预感,金小姐是不是打算离婚了?

    不然,问着好玩?

    谁会来问离婚来好玩?

    等晚上盛大佬回家,林满月把她想到的跟他说。

    “金小姐好像要跟江重瑞分开了。”

    是的,她记着盛大佬说过的话,不要再当着他的面说“离婚”二字。

    即使是别人离婚,她都避开了。

    盛韩轩意味不明地“嗯”了一声。

    看出了他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林满月才说:“我的腰上,好像长肉了。”

    果然,他的眼神亮了起来。“肉眼不明显,我要用手来检查一下。”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