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9章 要下毒了吗?
    所谓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人家都过得不好了要离婚,他们要袖手旁观吗?

    换做是别人,钟折恺才不会去打听离婚或者什么,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但是,主人公是金秀颖,是他人生中难得存在的良知时期,就一直记着那么一件事,无法忽视。至于现在的他,除了朋友亲人,面对着社会的冷漠,可以说是刀枪不进了。

    事出有因,在知道盛韩轩周末没去公司,还来盛家来找。

    钟折恺也不是天生的电灯泡,该有的理智还是有的。

    说完了事情,钟折恺准备撤退了。

    还没说出要走呢,就被林满月的问题给问住。

    “金小姐的事,是她自己主动提出来的,还是江重瑞提出来的?是普通的吵架,还是真心要跟她老公分开过?”

    林满月没有说“离婚”二字,她是记住了盛大佬的命令,没有忘记。

    真离婚假离婚,钟折恺还真不知道。

    张了张口,钟折恺才不确定地说:“等我打个电话再问问。”

    “打什么电话,人滚去调查。”盛韩轩作势要一脚踹过去。

    溜鱼一样钟折恺一个弯腰就躲过了盛韩轩的脚,还洋洋得意地挑了一下眉头,意思是他没有中招。

    然后,林满月一个爆栗,打到了钟折恺的头上。

    呃……躲过了公的没有躲过母的……

    这一对夫妻,是以欺负人为乐吗?

    “好痛的,单身狗也是需要关爱的好吗?”钟折恺揉着自己的额头。

    他哪里敢还手啊,对林满月动手,会被盛韩轩给活烤着吃了。

    只是语言上进行抗议。

    这种抗议,在林满月面前,还没有一个屁来得有用。

    手伸着又要打第二个爆栗,钟折恺跳着躲开。

    林满月像教小朋友一样的口吻说:“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里炫耀,去查啊!”

    查就查嘛,干嘛那么暴力呢?

    嘟了嘟嘴,钟折恺在盛韩轩再次踹脚过来时,麻溜地跑掉了。

    没办法,林满月的爆栗还能承受几个,盛韩轩的无影脚,只需要一下他就可以成为废人。

    看着钟折恺那逃跑的身影,无法把他的前职业联想到一起。

    心理医生?

    心理病人还差不多!

    幸好转行了,不然是没有业绩的。

    赶走钟折恺,林满月是为了说的金小姐离婚的事件,盛韩轩却是不要钟折恺打扰他跟林满月的二人世界。

    所以,在林满月发呆之时,盛韩轩手又伸了过去,捏住了她的唇两边。

    又来了……

    又来玩她的唇了。

    很好玩吗?

    大佬的手是痒了还是怎么的?

    不过这都是林满月内心的想法,是不敢说出来的。

    水灵灵的眼睛看着他,没有说话,也表达了要他轻饶的请求。

    “小东西,跟我在一起,不要想别的男人。”

    还是熟悉的味道,还是原来的霸道。

    为了让她能够顺畅地说话,盛韩轩的手指张开,只是贴着她的脸颊。

    深知他的性格的林满月,没有去极力否认。

    要顺着他,顺着他的毛来摸,才不会把他的火气给点燃。

    “我错了,现在我只想你,眼中只有你。”

    “很好,我就在你面前,你不用在心里想我,用行动来告诉我你的想我。”

    等什么?

    直接拽住了盛大佬衣服前襟,不上班没有打领带还真不习惯,要是有领带的话这个动作会方便很多。

    但是呢,盛大佬是个最佳配角,他会配合她。

    微微弯下腰,主动靠向她。

    突发一个奇想,林满月手一松开他的衣服前襟,助力一蹬就挂向他的身上。

    及时默契的,盛韩轩抱住了她。

    她双手搂着他的脖子,两人很是亲密。

    “我能抱着我走吗?就像以前在卧室里那样。”

    “完全可以。”

    盛韩轩亲了她脸颊一下,搂紧她转身往园林里走去。

    头枕在他肩头上,林满月甜甜地笑。

    无聊吗?

    并不。

    大佬在带着她锻炼身体呢?

    试问,有几个男人抱着自己的妻子可以做到喘粗气抱不动的?

    她的男人,帅气强壮,这么依偎着就是靠着一个世界。

    城市的另一边,金小姐见完了律师,离婚协议书她只是提出了一些要求,具体的要等律师帮她列出来。

    去兴趣班接儿子的时候,遇到了同时去的江重瑞。

    江小游出来,见到爸爸妈妈都在,没有犹豫就走到了妈妈身前。

    金小姐心情很复杂,没当着儿子的面来说离婚。

    江重瑞习惯了妻子的这个样子,没去多想,去牵儿子的手:“你外婆回来了,我们一起去看望外婆好吗?”

    “外婆回来了?”

    江小游问的是妈妈。

    “嗯,小游想外婆了?”

    “想啊,外婆虽然不能陪着我去奔跑,但是外婆能跟我说话,她还能跟我讲故事。”江小游的喜欢不是装出来的。

    金小姐欣慰地摸了摸儿子的头发,小孩子的天真,她希望她的儿子一辈子都能这么看重亲情。

    上车的时候,金小姐隔着几步远就按了车钥匙,江重瑞先于她坐进驾驶室。

    没必要当着儿子的面叫江重瑞下车,金小姐带着儿子坐进了后排。

    前方调头转弯,江重瑞特地看了一眼后视镜,确定后面有一辆车在跟着。

    没有超车没有撞上来,就这么不紧不慢地跟在车后。

    一直到了金家外,那辆车还明目张胆地一起停下来。

    江重瑞下车的时候,看见了后面那辆车里坐着的人。

    钟折恺。

    虽是任职于丰澜国际,谁不知道钟折恺是盛三少的朋友?

    本市,没有几个敢拍着胸脯说自己是盛三少的好朋友,钟折恺敢。

    当时听说钟折恺去了丰澜国际,大家都有在背后猜会不会是去做卧底了?

    毕竟跟盛三少关系那么好,应该去盛世集团的。

    钟折恺进了丰澜国际之后,做出了几次漂亮的大单,工作能力非常出众,以此来打了那些怀疑他是做卧底的人的脸。

    林满月跟米安又是好朋友,是想,丰澜国际跟盛世集团两家公司,可以算是友好关系了。从那次项目竞标,米邵乾只跟盛三少私下里有交流,证实了。

    江重瑞认为,钟折恺一路跟来,都不会是友军。

    车里的钟折恺被打量了这么久,他又没做什么亏心事,没有羞愧抬不起头来。

    打量什么?看什么?

    果断的,钟折恺开车门下来了。

    牵着儿子下车的金小姐,不认识这个陌生人,她习惯的善良,不像江重瑞防备心那么重,还礼貌地笑了笑。

    这一笑,钟折恺心里不是个滋味了。

    可以坦荡荡面对江重瑞,却不能坦荡荡面对金秀颖。

    他害过她啊,她还在对他笑……

    摸了摸鼻头,钟折恺很礼貌地说:“金小姐,我是满月的朋友钟折恺。满月知道令堂接回家了,叫我过来看看有没有可以帮忙的地方。”

    这个理由,再适合不过了。

    金小姐的礼貌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温和:“替我谢谢盛太太的好意,家里已经安排好了。”

    “别跟满月客气,我在国外学成过来,对于心理方面有专业的研究,换一个环境肯定会不习惯的,我可以帮助令堂很快地适应环境。要是金小姐不相信,我可以给你看我的专业证书。”

    很热络的,钟折恺把他存在手机上的照片给金小姐看。

    各种证书各种奖杯,其中还有献血证……

    太热情,的确也是有真本事的,金小姐也是真怕妈妈心理上有隐疾,就带着钟折恺一起进金家了。

    毕竟是盛太太介绍的,金小姐就是不熟悉钟折恺,也对盛太太信任的。

    原本还有点死气沉沉的金家,在钟折恺去了之后,一下子变成了乐园。

    担心给家人带来麻烦的金太太,和天真浪漫的江小游,都被钟折恺给逗笑到前仰后合。

    全部人,只有江重瑞没有笑过。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钟折恺那样的身份,需要来金家扮演小丑还逗一家老小来笑吗?

    有阴谋!大大的阴谋!

    只是钟折恺没有表现出来,江重瑞就这么赶人,显得他容不得人。

    就这么半天的时间,钟折恺在金太太面前,比女婿都要重要了,开口闭口都是小钟小钟。

    晚上,江重瑞跟着金小姐休息在金家,还是提了要防着钟折恺。

    金小姐没当回事,只知道郁郁寡欢的妈妈笑了,这就是钟折恺的功劳。

    说不通,江重瑞就指出钟折恺来一次不会来第二次。

    结果呢?

    第二天,钟折恺又来了。

    不仅人来了,还提了很多补品来。

    不是乱买一通,全都是对金太太身体有益的。

    第三天没来,第四天也没有来……

    江重瑞还跟妻子提钟折恺有目的。

    谁知,下一个周末,钟折恺又来了。

    没来的那几天是工作日,周末才有时间。

    金家人都觉得盛太太的回报太得他们的心意了,只有江重瑞还认为钟折恺是有目的的。

    手机响了,钟折恺走到外面去接,江重瑞跟了去。

    “药性很强,毒得死,我办事你放一百二十个心。”

    听到这里,江重瑞差点就冲出去了。

    想到金家二老对钟折恺的喜欢,他打算在钟折恺下手时,再来拆穿。

    就是要让他们知道,谁才是真正关心他们的人!

    钟折恺打完电话回来,瞧着茶几上的水杯都空了,他去给茶壶加水。

    要下毒了吗?

    茶水的味道不是纯净水,往里面参点什么不会轻易被察觉出来。

    因为他曾经对盛世集团下过绊子,所以要来毒死金家一家,真不愧是大名鼎鼎的盛三少的行事风格。

    盛三少的这条走狗,也是够狠的。

    口蜜腹剑,杀人不眨眼。看着钟折恺把茶壶提了过来,江重瑞心里又有了另外一个想法。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