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7章 要打架了
    这个美丽的误会,他还是个黄花大闺男呢,哪里来这么大一个儿子啊。

    虽然江小游很可爱,又那么懂事,钟折恺是喜欢小家伙的啦。

    有心要去解释几句的,那对年轻的情侣已经走远了。

    反正不认识,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吧。

    同时,金小姐很羞赧。

    就怕,钟折恺被误会了不舒服。

    人家是好心来带着妈妈出来散心,反而被……

    金太太没把旁人的误会记进心里,那是因为她就没去认真听。内心里的自卑,迫使她只安静地坐在以轮里,只有自家人说话,才会应答。

    钟折恺看出来了,虽然平时不着调,该细心的时候还是会细心。没认为金太太第一次这样出门就能打开心扉,只是一个好的开始而已。

    突然停下来,钟折恺从口袋里拿出一副墨镜,走到轮椅前面半蹲在金太太身前。

    “阿姨,要不要戴上试试,绝对酷毙了。”

    有墨镜的遮挡,就不用故意低头躲着旁人的视线了。

    金太太点头,钟折恺就戴在了她的脸上。

    钟折恺还不忘把同行的金秀颖加上,“金姐,你看阿姨是不是更酷了。”

    酷不酷先不说,他的这个举动,是为了妈妈考虑。

    羞赧被心暖取代,金秀颖笑:“是啊,好酷啊。”

    江小游是个聪明的,跟着说:”外婆好像电视里的杀手啊。“

    还杀手呢。

    金太太被外孙的童言给逗笑了,鼓起勇气抬起了头,不再躲藏路人的视线。

    附近转了一圈,花了大概一个小时,有说有笑地回去。

    金家门口,江重瑞双手环抱在胸前,虎视眈眈看着他们的回来。

    讲真,钟折恺很想不雅地朝江重瑞的脸上吐一口口水的,有小孩子在,他还是没做出来。

    江重瑞眼中的火,掩饰不下去。

    明明已经告知了妻子要远离钟折恺的,把他的话当做了耳旁风吗?

    怒气升起,就没有了理智。

    “放学了不在家写作业,到处跑什么?“

    这话是对江小游说得。

    催吐还记得那么清楚,江小游害怕地往钟折恺身后躲。

    显然是更加信任钟折恺,而不是爸爸江重瑞。

    钟折恺摸了摸江小游的头,“小孩子要劳逸结合,出去散步也是一种锻炼身体的途径。“

    “我教育我的儿子,还请钟先生不要插手。”

    “没有插手,只是插嘴。”

    江重瑞:“……”

    不去跟钟折恺斗嘴皮子,江重瑞也不想儿子太过于怕他,就去跟岳母亲近。

    走到轮椅旁,江重瑞手伸出来还没碰到轮椅,金太太就先说了。

    “小钟你推我进屋。”

    “好的阿姨。”

    钟折恺把轮椅往旁边挪了一点,故意要躲开江重瑞的手。

    话都说得这么明显了,江重瑞没脸再去争抢着推轮椅。

    才来了多久,才相处了几次,就把他这个女婿给比下去了?

    儿子没处躲了,就躲在了妈妈身后,他这个爸爸有这么可怕吗?

    江重瑞张口就要教训,妻子又先抢了发言权:“你别骂他,作业我会督促他做,出门散步也是我带他出去的。”

    ”慈母多败儿,你这样护着他,对他并不是一件好事。“

    “只是出门散步,又不是什么天大的坏事……“

    “好了好了。”

    江重瑞打断妻子的话,再对妻子身后的儿子说:”回去写作业去!“

    江小游迅速地跑进了屋,跟身后有狼狗在追似的。

    都走完了,江重瑞哼了一声:“你没看出来,钟折恺他有目的吗?”

    “乱说什么,我无意救了盛三少的外婆,盛太太得知我把妈妈接回家,才派他来的。”

    “多的是心理医生,随便请一个来,就可以。一个上市公司的总监。会为了这么一点事,亲力亲为?”

    怀疑不是没有道理,只是金小姐不愿把钟折恺想的那么坏。

    在慢慢得帮助妈妈从自卑中走出来,还要反咬一口对方,就太过分了。

    妻子没有反驳,江重瑞就知道说进妻子心里去了。

    “我有查到,你跟钟折恺不是没有交集,你们曾经在同一个小学,后来你转学了。对他有没有印象?”

    “没有。”

    “真没有?你仔细想想。盛三少也在那个小学,从小就是人群中的焦点,他们两人应该很出名的。”

    “真没有,我听说过盛三少,但小的时候没见过他们。”

    再三询问,金小姐还是说没有。

    只能查到在同一个小学,从妻子的口中什么也没有问到。

    说出他怀疑钟折恺暗恋妻子,妻子绝对以为他有病。

    “你离钟折恺远一点,他无缘无故靠近你,鬼知道他有什么目的,防着点总是好的。”

    从外走的钟折恺,没听到别的,就听到江重瑞说他有目的。

    他这人,虽不是锱珠必较,看不惯的人,越看越不顺眼。

    “既然想知道我的目的,那我就明确地告诉你。”

    钟折恺大跨步走出大门口,与江重瑞对视后,盛气凌人地说:“我的目的,就是想要金姐幸福,小游健康长大,叔叔阿姨没有烦恼。”

    听岔了的江重瑞,把“想要金姐幸福”听成了“想给金姐幸福”。

    男人都有底线,当面来说觊觎他的妻子,他还能忍?

    江重瑞握起拳头,就朝钟折恺挥过去。

    有防备的钟折恺一个侧身躲过,顺势还抓住了江重瑞的胳膊,再扣押一样反扭在背后。

    “你想打架,我他妈随时奉陪,地点不要选在这里,免得让叔叔阿姨不安。”

    说完,钟折恺再用力往前一推,江重瑞踉跄几下才站稳。

    气头上,无法细细分析这事儿能不能做。

    江重瑞立刻就说:“打啊,我他妈还怕你?”

    “很好,我知道有个地方,是男人就跟我来!做孬种就别跟来。”

    钟折恺留给江重瑞一个冷漠的背影,转身去开车了。

    男人的尊严受到了打击,江重瑞不顾妻子的阻拦,上了他的车去追钟折恺。

    害怕出事,金小姐又开车跟在江重瑞的车后,还给林满月打了个电话。他们要打架了,千万不要打出事!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