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8章 老子是装的,眼睛瞎!
    一个漂亮的急刹车,车停在了拳击馆外。

    钟折恺人往车下走时,已经在开始解领带了。

    今天是工作日,一身的正装,要动起手来不方便。

    江重瑞同样急刹车,跟在钟折恺身后进了拳击馆。

    当金小姐的车开来时,只看到他们两人的车在停车区停得霸道,根本不见他们的人。

    锁车下来找人,被及时赶来的阿禾给拦住了。

    “男人有男人的解决方式,金小姐就在外面等。”

    “要是打受伤了怎么办?阿禾小姐你让我进去看看吧,他们两都在气头上,没人劝的话会两败俱伤。”

    金小姐是真着急。

    着急,就让进了?

    阿禾不是一个心软的人,不会因为金小姐的几句,就通融。

    话,还是会告知几句。

    “金小姐你不用担心受伤,即使有一点小伤小痛,拳击馆内也会有专业处理伤口的人。”

    越这么说,金小姐越担心,“就不能劝着他们不要打架吗?有什么话心平气和地说,好好沟通才对啊。”

    能沟通,还需要动手吗?

    阿禾还是没有通融。

    事情的经过,不止从金小姐的口中得知,夫人还打电话问了钟折恺。先动手的是江重瑞,说话先过份的也是江重瑞,就是为了不让金家人过多的担心,钟折恺才选了远离金家的拳击馆。

    是男人,就正大光明地干一场,而不是躲在背后说坏话搞小动作。

    金小姐没有把阿禾说动,试图要闯进去,没有成功。

    阿禾面无表情地说:“金小姐不要做这些无用的事,他们两解决好了,自然会出来的。”

    软硬都不行,总不至于报警吧?

    金小姐只好焦急地等在门外,从门内传来的拳头击打声音,听得她心惊肉跳的。

    拳击馆内,钟折恺和江重瑞也打上了。

    已经有过经验的钟折恺占了上风,一连几拳都打在了江重瑞的脸上。

    虽然有护具保护着头,这样挨打还是会疼会留下伤痕。

    江重瑞也不是一味的做软脚虾,钟折恺身体也挨了他的好些拳。

    相比起来,挨多数的是江重瑞。

    打到筋疲力尽,是江重瑞提出的结束。

    气喘吁吁地躺在拳击台上,脸上火辣辣地疼。

    钟折恺也累,但是为了那点尊严,他没有躺着,而是取下了手上头上的护具,跟教练交代了几声就出去了。

    走得那么潇洒,好像刚刚一场战斗是别人,他只是来旁观的,

    出门,与迎上来的金小姐面对面,强忍着身上的痛,还笑了笑。

    金小姐先看钟折恺的脸,没有出血,右脸好像肿了起来。

    两人身高体格差不多,钟折恺没有受伤,江重瑞应该也不严重。

    不是金小姐特别关心自己的老公,而是这件事谁受伤都不好。

    记着钟折恺对金家的帮助,金小姐不是没有良心的人。

    “你没事吧?”金小姐要扶,被钟折恺拒绝了。

    他是男人,铁铮铮的男人,哪会这么弱!

    指了指门后,钟折恺说:“你去扶江重瑞吧,他还没出来呢。”

    这一个愿打,另外一个也愿打,要去责怪谁?

    何况还是江重瑞先动手,金小姐多了看了几眼钟折恺,才进了拳击馆。

    几步外,阿禾没有热心体贴的上来搀扶,无事地转身。

    好久不见、呃也不能算好久,确切地说是好久没有只有单独相见。平时都会有别人,钟折恺就算是跟阿禾说些悄悄话,都没有机会。

    还等什么,追!

    “阿禾,你好像又瘦了啊。”

    “不巧,昨天才称过体重,没瘦也没胖。”

    钟折恺:“……”

    换做别人,他就要问对方会不会聊天了?

    是他心爱的姑娘阿禾,骂他的言语他都认为是天籁。

    不知道在看哪里的阿禾,突然头转了过来,从上到下扫了他一眼,“你有没有事,能自己走吗?”

    “能啊,必须能。江重瑞那人就是绣花枕头,哪能伤到我。”

    钟折恺很想拍一拍胸脯的。

    有点疼,再拍就更疼,还是算了。

    阿禾没再追问,也没有立刻离开。

    金小姐和江重瑞还没有出来呢,夫人派她来是控制情况的,要等他们都安全离开,她才能回去。

    见她没有要走的意思,钟折恺哪能先走,陪站在身旁。

    问了几个问题,都没得到阿禾的理会。

    钟折恺只能使出杀手锏,拿盛宝贝小少爷当幌子了。

    “盛宝贝能叫不清楚地叫爸爸妈妈了,能叫叔叔不?”

    “不能。”

    果然是得到了回应。

    那小家伙是集所有宠爱于一身呐。

    “能叫干爸爸了吗?”

    阿禾斜了钟折恺一眼,“小少爷敢叫,你敢答应?”

    “不敢。”钟折恺没有碍于男人的面子说谎。

    盛韩轩已经说过了,做干爸爸或者干妈,是不会同意的。

    等以后盛宝贝长大,有了自己的判断力,得到了盛宝贝的同意,再经过盛韩轩的允许,才能确定干爸爸或者干妈。

    钟折恺就提出过不服,难道他本人就没有做盛宝贝干爸爸的资格吗?

    当时是盛韩轩跟林满月同时回答他的:“没有。”

    拳击馆门内,隐隐有脚步声,阿禾就往车边走去。

    只要人出来了,并且离开了拳击馆,没有闹出人命,她的任务就完成了。

    出来的,正是江重瑞和金小姐。

    满脸都是伤痕的江重瑞,一看到钟折恺的背影,气就不打一处出来。

    走路都有点困难,必须要人扶着,钟折恺看着一点事都没有。

    之前是口头上有答应过打架,双方结果差距太大,江重瑞心理不平衡。

    “本来说好了点到为止,你看看我的脸,被他打成什么样子了?他还能健步如飞,现在你还说他没有目的吗?”

    金小姐想叫江重瑞少说几句,算着前面两人与夫妻二人相隔的距离,应该是没有听到的。再一重复,就算听不见,也会引起注意。

    所以,金小姐没有作声。

    说得声音很小,还是被前面的阿禾与钟折恺听见了。

    健步如飞是吗?

    老子是装的,眼睛瞎!钟折恺没再撑,一下就歪到了阿禾身上。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