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0章 嫉妒使他变得丑陋
    “你一定要分个对错吗?”

    林满月只是稍稍抬了眼皮,没有明确回答钟折恺的问题,却把答案放在了她的这句话中。

    任何事都要来分个对错,累不累?

    对或错,每个人的判断标准不同。

    自己认为对的事情,牵扯到别人的利益,别人就不会认为对了。收起了所有的玩世不恭,不再是那么吊儿郎当,钟折恺认真地说:“要是金姐自己跟江重瑞离婚,可能会很难。要是我们加入的话,金姐必定会跟江重瑞离婚,胳膊拧不过大腿,我们的实力摆在这里的。离

    婚了,那真的是金姐想要的生活吗?还是我们强行盖在金姐身上的幸福?”

    强加的幸福,不是真正的幸福。“我们插手什么了?是我们叫姓江的跟情人去生了私生女吗?还是我们叫姓江的使用下三滥手段来夺去项目?我们不过是顺水推舟,把姓江的所作所为公之于众而已。姓江的没做这些背叛婚姻的事,他就不

    会被揭穿。”

    “也许,金姐她想被骗一辈子呢?”

    林满月笑了,“我是女人,我懂女人,没有任何女人都喜欢被自己的男人欺骗。”

    门口传来欢笑声,是外婆和宋姿带着盛宝贝进屋了。

    原先是在园林里骑脚踏车呢,天都黑了,因为怕盛宝贝被蚊子咬,才进来。

    这些话题不适合当着她们说,钟折恺就选择性地换了话题,很热情地从外婆手中接过了盛宝贝。

    小孩子真是一天一个样,才几天没抱啊,就这么沉了。

    再看着盛宝贝的小脸,简直是跟盛韩轩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美女跟帅哥生出来的孩子,还有丑的吗?

    趁着林满月她们在说话,没注意到这里,钟折恺悄悄地对盛宝贝说:“叫干爸爸。”

    大人说得所有话,盛宝贝不是都能听懂。

    靠这么近,盛宝贝睁着纯净的眼睛,知道是在跟他说话,但就是没按照钟折恺说得做。

    一回不成功,再来二回。

    钟折恺又说:“叫干爸爸。”

    盛宝贝好奇地看着钟折恺,连嘴巴都没有张开,何况叫人了。

    这臭小子,故意的时是吧?

    明明就已经会模糊地喊爸爸妈妈了,只是在爸爸前面加一个干字,就不会吗?

    盛韩轩的儿子,高智商的基因,不会吗?

    钟折恺跟盛宝贝较上劲了,“叫干爸爸!干爸爸!干爸爸!”

    “诶。”盛宝贝应了一声。

    钟折恺:“……”

    倒还被盛宝贝占了便宜……

    小家伙还要流口水呢,不然就真神通了。

    “叫我!我是你干爸爸!”

    盛宝贝张着嘴,一丝晶莹的口水嘀了下来。

    钟折恺:“……”

    他怎么感觉,小家伙把他当成了红烧肉,看到美食了才流口水……

    “叫我,干爸爸!”

    “诶。”盛宝贝又应了一声。

    放弃了,钟折恺放弃了要做干爸爸的心思,被占了两次便宜,他反而成为了干儿子……

    “爸爸!”

    盛宝贝带着雀跃喊了一声。

    心还伤着的钟折恺,一下又看到了亮光。

    小家伙不是神童啊,只是没有听懂他的话而已。

    这不,就叫了爸爸了嘛。

    前面的干字都省略了,不能太强求了,才那么小嘛。

    得意没有三秒,钟折恺余光瞥见有一个身影走过来了,不用正眼去看,就知道那是谁。

    “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

    盛宝贝像是扭了发条的老式闹钟,一叫就不停。

    会错意的钟折恺,都想给小家伙的屁股一巴掌了。

    以为是叫他,其实是看到盛韩轩来了,才叫的那么欢乐。

    干爸爸与爸爸相差只是一个字,小家伙就分那么清楚!

    还没走近呢,盛宝贝就朝着他的爸爸伸出手,在求抱抱。

    哪能霸占着小家伙不给呢?

    钟折恺主动把盛宝贝递给盛韩轩,这对贼精的父子,过去相亲相爱吧,他惹不起。

    一靠进爸爸的怀中,盛宝贝就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

    盛韩轩没有逗儿子,就搂着儿子的腰,帮助儿子能够坐稳不摔倒而已。

    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坐法,就给盛宝贝带来了欢乐。

    笑声特别有感染力,林满月她们都跟着一起笑了。

    “韩轩,你给你儿子喂了什么吃,他这么小就这么聪明?”钟折恺夸得不违心。

    占他的便宜,还两次,不是聪明是什么?

    盛韩轩简短地说:“基因决定一切。”

    钟折恺:“……”

    这是来盛家后第几次无语了?

    小的贼精,老的更是贼贼精!

    在盛家待久了,一家子这么幸福,嫉妒会使他丑陋的!

    钟折恺前脚才走,盛韩轩就把儿子交给了宋姿。

    从爸爸的怀中到了奶奶的怀中,盛宝贝也不反抗,反而是对盛韩轩裂唇笑。

    “小东西,床上扔了一堆衣服,你快上去折一下。”

    在跟外婆说话的林满月,被点到名字,再结合了盛大佬所说的内容,她是听力出了问题吗?

    床上干干净净的,没有乱扔衣服,被子都平整地铺着的,哪有乱扔?

    生活方面,林满月不是个懒惰的人,家务事都被家里的保姆全做了,卧室里的卫生整洁她是亲自完成的。

    如若有扯得很乱的情况,最有可能是某事事后。累成泥了,自然是不想动了。

    “没有吧……”林满月说得不确定。

    “不相信我,那我们就上楼去看。”

    盛韩轩拉起林满月的手,带着她往楼梯方向走去。

    难道是记错了吗?

    林满月加快了步伐,不需要被他作用力带着上楼梯,自主地跟他踏上同一步阶梯。

    到了三楼,进了卧室,床上不乱,化妆台上的护肤品瓶瓶罐罐都摆放得井然有序。

    整间卧室,干净的很。

    只见,盛韩轩脱了西装外套,没有给她挂着,而是粗鲁地扔在了床上。

    接着就是西裤、领带、衬衫、袜子、还有……

    林满月捂着眼睛,没去看。

    盛韩轩把她的一只手从眼睛上拿下来,“我有没有说错,床上是不是扔了一堆衣服?”

    还有一只手是遮着眼睛的,但不妨碍她看到面前的情景。盛大佬他,耍赖啊!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