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1章 脱单了?
    第二天醒来,林满月只觉得自己的腰已经离家出走了。

    床下的地毯上,乱七八糟地扔着衣服,有她的,也有盛大佬的。

    说好的折叠衣服的呢?

    后来,就成了折人……

    要命的盛大佬,骗她上来,哪里是因为什么家务事。

    伸手摸到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按了开机。

    信息就一条条地弹了出来。

    垃圾短信没看完就删了,林满月才点开钟折恺发来的。

    “金姐跟我打了道歉电话,她没有怪我,听着没有责备的意思,我会按照原计划进行。”

    没有回信息,林满月再翻身换了个姿势躺着,玩手机。

    暂时还不想起床,腰酸。

    反正外婆和宋姿已经习惯了的,她早起和晚起都不会被说的。

    肚子还没饿呢,再躺一会儿。

    城市的另一处,钟折恺已经工作了好几个小时了。

    手上有个工作,必须要去找领导批示。

    下属去都没有用,要他亲自去才行。

    离开公司,去专门地点拿到了批示,到停车场准备开车回公司,有点儿事故了。

    他的车,被刮了。

    漂亮的女司机,焦灼地在他车尾踱步。

    此处的车位是有点挤的,没点好的停车入库技术,很容易就刮到。

    见着钟折恺走近,女司机问:“请问你是这辆车的车主吗?”

    偏头看了一眼被刮到的车尾,钟折恺答:“我会联系保险公司,走程序。”

    面对漂亮的人,是不会忍心强硬态度的。

    他本来就是绅士,不像盛韩轩那样,冷冷的不容易靠近。

    “对不起先生,我不小心刮到你的车了,我会负责把先生你的车修好的。”

    都已经说了找保险公司,美女就这么喜欢揽责任啊。

    不过,钟折恺是舒服对方的态度,没有推卸责任。

    相互沟通,留了彼此的号码,钟折恺还有别的事,先告辞了。

    车不是什么豪车,就时普通的代步车,还是公司提供的。

    钟折恺不是很心疼,准备交代助理与保险公司去跟进。

    谁知,漂亮女司机,过了两天又主动联系了他。

    修理厂,钟折恺乘坐的士到了门口,见停车区一辆车在艰难地倒车入车位。

    那车很熟悉啊,就是蹭花了他车的那辆。

    驾驶技术,不忍直视啊。

    绅士之心的钟折恺过去,跟漂亮女司机提出了要帮助她停车,女司机汗颜地下车接受了他的帮助。

    钟折恺是个嘴不停的,一来二去,就知道漂亮女司机名叫田蜜蜜,是一名画家。

    话说得投入,田蜜蜜肚子突然叫了一声,饥饿的象征。

    正由此,田蜜蜜就邀请钟折恺共进晚餐,当做是刮花他车的一种赔罪。

    美女,还是艺术家,钟折恺能拒绝?

    无法拒绝啊,不忍心让这么漂亮的女人失望,钟折恺答应了。

    没有取车,钟折恺就是开得田蜜蜜的车,二人去了环境很好的高档餐厅。

    在国外留过学的钟折恺,从田蜜蜜的用餐举止看出来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一举一动都挑不出问题来。

    淑女一个啊,还是个搭理他的漂亮淑女,太难得了。

    相见恨晚般,二人从国内的生活聊到国外生活,只恨时间走得太快,再不走餐厅都要打烊了。

    考虑到田蜜蜜的驾驶技术,钟折恺绅士的先开田蜜蜜的车送她回家,再自己打车回去。

    地方不是很偏僻,也不是豪华的高档小区,普通的地方。

    田蜜蜜没有邀请他到屋里一坐,他也没有主动提起。

    据她自己说是单身,身上没有任何首饰,特别关注了手指上没有戒指。没必要骗他,是不是?

    那么漂亮,还是艺术家,人家的自身条件好着呢。

    才跟田蜜蜜吃了一顿饭,就有人来打听了。

    最八卦的任佳期,哪里都有她的眼线似的,她的朋友看到了钟折恺跟一位女士一起用餐。

    “那是谁啊?钟折恺你要脱单记得向人民群众汇报啊。”

    “……才刚认识啊大姐,脱单还哪里哪啊!”

    “少来了钟折恺,那地方是情侣们最喜欢去的餐厅,你说你没脱单?”

    “我现在可以脱衣服脱裤子,但唯独没有脱单。”

    别的女人可能会骂钟折恺一句流氓的。

    任佳期是谁?

    带色的笑话脱口而出,这点调侃算什么。

    “你有种就当着跟你一起吃饭的女人,脱裤子又脱单啊!”

    钟折恺:“……”

    好想跟祁行之约一约,问一问祁行之的眼光,到底是怎么跟任佳期这个女流氓相处的?喜欢什么样的女人不好,要喜欢女流氓?

    “我叫你祖宗了,她的性格跟你不一样,这些话不能乱说的。”

    “卧槽钟折恺你这个有异性没人性的,朋友都不要了是吗?你以为我稀罕你?”

    女流氓发飙了,钟折恺还是怕的。

    关键是背后还有长公主和林满月撑腰,三个人,钟折恺一个都不愿意去得罪。

    “别啊祖宗,我错了还不行吗?头可断友情不能断,血可流友情不能丢!”

    换来的是任佳期的无情挂断。

    彼此还是了解的,任佳期不是小气的人,暂时的生气而已。

    下班从公司出来,钟折恺再次接到了田蜜蜜的电话。

    这样频繁的邀约,是不是对他有意思?

    都是成年人了,不会只看到表现约吃饭而已?

    那么多人,为什么偏偏只约他一个人呢?

    钟折恺欣然前往,连车都不用打,田蜜蜜直接来公司门口接他。

    换了一家餐厅,上次是她付的账,今天钟折恺准备他来付。

    吃得挺好的,就是今天的酒度数有点高。

    小半杯下肚,钟折恺觉得有点醉了。

    平时他的酒量不这样的,喝习惯了,不说千杯不倒,至少不是半杯就倒。

    离开的驾驶,喝了酒的钟折恺不能,只能是女司机田蜜蜜来。

    即使驾驶技术不高超,总比他醉驾的好。

    车速很慢,田蜜蜜跟他有一句没一句聊着,车越往前他的话越少。

    直到田蜜蜜说出来的话没有得到回应,她才试着问:“钟先生?钟先生?”睡得很沉、确切地说是醉得很沉的钟折恺,不省人事了。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