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6章 我出一个亿
    “时间快到了吗?”

    外婆一身管家服从台后走出来,催促地很雀跃。

    家庭戏剧,于参加的每一个人,都是新鲜的第一次,很期待。

    拿起对讲机,林满月问清了盛大佬他们已经准备就绪,在开始之前她把盛宝贝的推车放在了台下最中间,让盛宝贝坐在里面当唯一的一个观众。

    林满月做了个ok的手势,戏开始。

    第一个登台的是外婆,手上拿着鸡毛掸子,在泡沫仿真家具道具上擦灰尘。

    门铃响了,“管家”去开门。

    “后妈”宋姿矫情地走进来,把手上的包包递给“管家”拿着的同时,又递上了一张宣传单。

    “管家”一字一句读出来:“天使号豪华邮轮本期将会举行一次拍卖会,拍卖物随便卖家提供,只要经过了主办方检验的有价值的物品,都可以进行拍卖。”

    “后妈”恶毒地指了指后方,“管家”看明白了,问:“姿夫人你是说,要把三小姐拿去拍卖了?”

    “没错,趁着她爸爸不在家,我们把她拍卖了,所有的买家都是神秘人物,查都查不到。”

    “那要是三小姐不愿意呢?”

    “由不得她不愿意!管家你按照我说得做,她一定会上邮轮的。”

    “后妈”再挨着“管家”的耳边说了悄悄话,仿佛马上就能拿到卖三女儿赚到的钱,“后妈”尖笑着下台了。

    拿着鸡毛掸子的“管家”,手摸了摸下巴,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

    这个时候,“三女儿”林满月背着书包上台。

    清秀的脸庞上,有那么一丝苦涩。这里的她的家,也不是她的家,容不下她。

    “三小姐,你的生日快到了,老爷叫人送来了一张船票,到时候你就在船上过生日,老也也会在的。”

    “管家”递上船票,眼珠还左右转了转,在显示她的坏。

    “三女儿”把船票立刻放进了书包,再追问:“爸爸他也会去?”

    “老爷去的,大小姐跟二小姐也会去。”

    两个姐姐也去……“三女儿”以为只跟爸爸去呢。

    “管家你能不能跟爸爸说一说,生日就在家里简简单单吃顿饭就可以了。”

    “管家”还没答呢,“后妈”就急蹿了出来。

    手指着“三女儿”的鼻子:“你爸爸给你安排去邮轮,就是为了让你涨点见识,见些大人物,不希望你做一只井底之蛙!你最好是去,不是我亲生的女儿外人还以为我刻薄你,我担不起那个骂名。“

    “三女儿“林满月,认真地把台词全部听进去了。

    恍如隔世。

    曾经也有一个后妈,各种刁难各种为难说各种难听的话,不就是这样吗?

    宋姿演得真像啊,林满月差一点就要笑场了,幸好给忍住了。

    所有人都有反差,她是装小白兔,外婆跟宋姿两是做恶人,她其实还没有两人演得好。

    ”三女儿“低下头,谦卑地说:”我知道了,我会去的。“

    “后妈”跟“管家”对视,眼珠子也活跃地转了起来。

    上钩了,就能卖钱了,数钱的日子是幸福的日子。

    时间很快,到了天使号拍卖会举行的时间。

    游客”煤老板“祁行之夹着包包叼着雪茄登上了邮轮,海里的风景好,忍不住吐了几口烟出来。

    游客”大学教授“章东来,戴着眼镜拿着一本书,与“学生”阿禾一起出现。

    “学生”眺望远方,“教授,海风很大,还是不要在外面,我怕你身体又吹感冒。”

    台下的一众演员,纷纷翻起了白眼,以林满月、任佳期、米安三人最为明显。

    壮如牛的章东来,跳进海里去洗个澡,不及时换掉湿衣服再吹海风,可能会感冒。

    就这么吹几下,能感冒?

    还有祁行之,明明是精英,把煤老板演得惟妙惟肖,跟没抽过雪茄似的在那显摆。

    从剧情和人设来看,台上那三人,把剧本要求的都表演了出来。

    “哇,蝴蝶!”低能儿的声音响起,钟折恺摆着双手上台了。

    手脚就跟不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一样,一边跑一边摆着,终于停下来后,手指放进了嘴里。

    “大海啊、鲨鱼啊、美女啊~~~”

    等候上场的一众人:“……”

    怎么能忘记钟折恺呢!

    低能儿人设,简直不要太合适!

    就算不是故意演出的,平时的时候就跟低能儿没有区别。

    低能儿的弟弟徐磊,追到了到处乱跑的哥哥,打扰到别人,跟“煤老板”和“大学教授”说了抱歉。

    该出来的都出来了,林满月就是还没看到盛大佬的装扮。

    男士们上去了,接着再加上女士们。

    “后妈”带着两个女儿上台,母女三人身上都金光闪闪,特别像从金池里洗了澡出来的。

    “女儿们,你们猜老三会卖个什么价钱?”

    “大女儿”任佳期给出一个数字:“十万?”

    “二女儿”米安也给出一个数字:“十五万?”

    “后妈”说:“底价就是二十万,被拍卖的时候价钱往上加会更多。我们把老三卖掉之后,就能赚一笔了,以后也不用每天在家里看到她那个人了。”

    善妒的女人们,还不是同父同母的亲姐妹,早看老三不顺眼了。

    去掉眼中钉,还能有一笔进账,这是好事一件呐。

    “女儿们,老三来了,等下就看你们了。”

    “后妈”退场,“三女儿”就上场了。

    台下的盛宝贝,双眼瞪得大大的看着大人们的表演。

    当他再看到妈妈时,双手就挥舞了起来,发出喜悦的笑声。

    林满月是没憋住,还是看向了台下。

    但没有影响大家的进展,只是一瞥,又收回了视线。

    乖乖地喊:“大姐,二姐。”

    “大女儿”搬来一把椅子,与“二女儿”一起把“三女儿”按着坐了下来。

    “二女儿”拿出两块丝巾,把“三女儿”的手绑在了椅子上。

    “三女儿”要反抗,被“二女儿”警告:“”“三妹妹你最好是不要动,不然我跟大姐就把你扔进海里去喂鲨鱼。”

    语言警告不够,“二女儿”拿出了刀子,在“三女儿”的脸边刮了刮。

    “你这脸蛋长得这么好看,要是刮花了就可惜了哦。乖乖听话,卖个好价钱,我跟大姐就不动你的脸。”

    “大女儿”没有耐心,拿出手帕揉成团,“跟她废话什么,嘴堵着推上台去。”

    于是,手被绑在椅子上,嘴不能说的“三女儿”,成为了拍卖品被摆上了台。

    煤老板,大学教授,都是买家。

    拍卖人则是低能儿的弟弟,有模有样地拿起了拍卖锤。

    二十万的底价,被“煤老板”加到了五十万。

    “后妈”三人都高兴地手紧紧相握,多了三十万,还真值钱呢。

    还有没有加的?

    再加一两万也好啊,把船票钱都省了。

    “五百万!”

    天籁之音,接着走出来神秘人物盛韩轩,他戴着面具,露出来的那双眼睛看着被绑着的“三女儿”。

    二十万到五百万,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土豪?

    “煤老板”感觉被抢了东西,为了尊严也要夺回来。

    举牌,拍卖人念:“五百零一万!还有没有,五百零一万!”

    神秘人牌都不举,“一千万。”

    只参与了最初竞价的“大学教授”,震惊地扶了扶眼镜。

    豪华邮轮,一个女宠拍到一千万了?

    “煤老板”没勇气往上加了。

    美人是美,钱更美。

    一千万,得挖多少煤矿才能赚回来?

    拍卖人又提醒:“一千万,有没有加价的?一千万一次,一千万两次……”

    神秘人加价:“五千万!”

    已经没人抢了,一千万已经是顶峰了,再多了四千万!

    这不是在竞争,是在给被拍卖的女人增价!

    在这个神秘人看来,被拍卖的女人就是值这么多钱!

    后妈三人团,后妈直接昏了过去,被两个女儿掐人中扇风散热,才渐渐回复了意识。

    握着“大女儿”的手,后妈问:“我没有听错是不是,要卖五千万?”

    “大女儿”两眼放光,“是五千万,我们要的要大赚一笔了!”

    拍卖人,在没有人加价之前,还是提醒:“五千万,现在那位先生出五千万,还有没有加的?五千万第一次,五千万第二次……”

    “我出一个亿。”神秘人又插话,“除了台上的那个女人归我,还有另外一个要求。”

    拍卖人认真回答:“你请说。”

    神秘人转身,那双鹰一样的眼睛看向台下后妈三人团。

    原本沉浸在被天上掉馅饼砸到的母女三人,脸上的笑容就僵住了。

    神秘人指着她们三,掷地有声地说:“我要她们的命。”

    这个要求,在任何拍卖会上都没有见过。

    拍卖人没法正常回答了。

    然而,被指着要送命的“大女儿”,把妈妈交给“二女儿”,就从包包里拿出了早准备好的手枪。

    “我不管你是谁,你想要我们的命,我就先要了你的命,拿了你的钱再送我三妹去地下陪你。”

    枪还没有假装上膛,“大女儿”任佳期就先微微皱起眉。

    尼玛,怎么道具枪也这么重?

    当枪上膛之时,那发出的声音,第一个站起来的是学生阿禾。

    “都趴下!”

    不是表演出来的惊吓,像那种有人卡着阿禾脖子喊出来的震惊。

    串戏了!学生不能这么英勇的,这怎么回事?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