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9章 你是第一个说我愚蠢的女人
    查,能查的都查了。

    查不到的,只得等任佳期来告知。

    “我最后问一遍,枪是从何处得到?”

    盛韩轩此刻是没有动手,动嘴问的。

    能指出他不该问吗?

    自己的老婆,差点被枪杀,笑笑说这都是误会?

    怕这是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谁都没法淡然处之。

    话还是说清楚些比较好,做过就是做过,没做就是没做,给个准确的答案对大家都好。

    十分害怕盛三少的任佳期,重重地一擦眼泪,“我就是在超市外面的玩具店买的,那里的客流量是比较大,要是服务生记不住我的话,还可以调查监控。”

    好似就等着任佳期说了来进行反驳,徐磊接话:“监控是有你去过那处商场,之后的监控记录,因为设备出事故,并没有留下任何记录。”

    众人:“……”

    这么巧吗?

    “那家商场的监控不是当天才坏,前几天设备就出现了异常,时而清晰时而模糊时而更是无法正常运行。你去超市那天,设备就彻底罢工了。”

    介于是熟人,还是总裁夫人的好友,徐磊没有提出任佳期是否挑着时间去得商场,才没有留下可查的证据。

    在座的都不是傻的,闻弦歌知雅意,徐磊再次的追问,把任佳期再次推向了怀疑的深渊。

    “我不知道那处商场监控设备坏了,玩具枪就是在那家玩具店里买的。以我的生命起誓,我要是说了谎话,就……”

    “可以了,我相信你。”

    林满月打断了任佳期的发誓。

    对着投来感激和愧疚表情的任佳期点了一下头,林满月再问大家:“时间不早了,你们今天是留在这里休息一晚,还是回自己的家?”

    “我留下。”任佳期几乎是秒答。

    其他的人,都说回家。

    祁行之也要陪任佳期留下来,被任佳期劝走了。

    留下,不是为了跟盛三少和林满月置气,是要最快的知道事情的真相。

    祁行之是信任林满月的为人,认为林满月不会伤害任佳期,才选择了最后一个离开。

    在盛家不是住第一次,客房比酒店都舒服,任佳期却是怎么都睡不着。

    听见有敲门声,她以为是阿禾来了。

    开门,才看到外面站着林满月。

    这样的出现,比说一百句“我信任你”都要有效果。

    林满月从呆愣的任佳期身边走进客房,坐下,再熟练地把玻璃茶壶里的茶倒进一起带来的茶杯里,递给了走过来的任佳期。

    “什么啊?”任佳期声音都在抖。

    林满月说:“安神茶,专门给你泡的,喝了会好睡些。”

    发生这样的事,心有多大才能那么好睡?

    极大可能是要失眠的。

    事实上林满月也没有猜错,任佳期是真的睡不着。

    任佳期接过来安神茶,猪八戒吃人生果一样一口就喝下,茶杯见底。

    安神,没把瞌睡给安了,先把心给安了。

    林满月也给自己倒了一杯,不紧不慢地说:“你是什么样的人,我还能不知道?平时见到韩轩了话都说不利索,根本不可能有拿枪杀人的胆量。”

    任佳期:“……”

    到底是来夸她的,还是贬她的呢……

    听着,不是很值得高兴呢……

    “大家都在的时候,我没为你在韩轩面前求情,你有没有怪过我?”

    没有,任佳期摇头。

    “真没有?”林满月是不信的。

    任佳期还是摇头,“怕你干什么,盛三少问我的时候,我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到了枪是怎么得来的上面了,没有考虑到你为我求情方面来。”

    这样说,林满月就相信了。

    在盛大佬高强度的逼问下,开小差去想别的,貌似真没有精力。

    以前就有一个男人,被盛大佬的强度追问,给问尿了裤子……

    是啊,那些人就是畏惧盛大佬,到了林满月无法理解的程度。

    同样是人,同样只有两只眼睛一个鼻子,盛大佬还长得那么帅,又不是怪物,怎么会可怕呢?

    林满月笑了笑,“跟叔叔阿姨打电话了吗?”

    “打了,我妈还说她好久没看到盛宝贝了,叫你有时间的话带盛宝贝去我们家做客。”

    小家伙就像是一个吉祥物,得到了所有长辈的喜欢,这点不假。

    有时候出门,连陌生人都会上来搭讪说小家伙可爱的。

    茶也喝了,话也聊了,林满月没在客房待太久,回她的卧室了。

    下楼的时候盛大佬在洗澡,上来的时候,盛大佬上衣没穿靠坐在床头。

    被子盖在腰雏,下面穿没穿,林满月不用掀开来看就知道。

    “去哪里了?”

    “安抚佳期。”

    实话实说,这让盛韩轩很满意。

    盛家就这么大,林满月去了哪里,撒谎都撒不过来。

    结合今天发生的一切,说谎的话分分钟被揭穿。

    “愚蠢的女人。”

    盛韩轩说出来的话是贬义的,林满月从他的表情没看出贬义。

    “我愚蠢,你还娶我,到底谁才愚蠢?”

    林满月大胆子也就维持了两三秒,马上就怂了。

    “开玩笑,我是开玩笑的,你这么严肃,活跃一下气氛嘛,嘿嘿。”

    配上专业傻笑,林满月多笑了几声,见盛大佬没有松动,林满月就不笑了。

    她也是开玩笑不分场合,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了,还这么不大不小的开玩笑。

    在盛大佬说她愚蠢,她就乖乖点头承认了嘛,还嘴犟什么哟。

    后悔了,不该怼的。

    林满月双手捏着自己的耳朵,小可怜地道歉:“我不该说你,你惩罚我吧。”

    盛韩轩抬了抬眼皮:“你是第一个说我愚蠢的女人。”

    林满月哭兮兮地笑。

    枪打出头鸟,她为什么傻的要去说他愚蠢呢?

    换做外人,敢说盛大佬愚蠢,活得不耐烦了?

    能力那么强大的盛大佬,跟事实情况严重不符合,眼睛瞎了吧。

    双手还在捏耳朵状,林满月说:“你不愚蠢,愚蠢的是我。”

    盛韩轩点头,算是肯定了她这么个说法。

    林满月:“……”

    同一时间,各路媒体都在播放着一则重要新闻,不停地重复。“一名劫匪五天前在s市抢夺了价值上亿的宝石,逃窜来了本市,此人身上携带武器,警方希望市民们跟进警方提供的线索于已举报。身高一米七二,偏瘦,有脸脸颊上有一颗痣,逃窜时下身穿蓝色流仔裤,上身是黑色外套……”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