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2章 不是摆谱,是受到了侮辱
    接吻是没有时间限制的,想接多久都可以的。

    只是今天这情况有些特殊,才刚吵架,还有重大的事件发生,任佳期的心没有那么大,可以若无其事跟祁行之接吻。

    擦了擦嘴唇上的口水,任佳期难为情地说:“不用再等了,完事了。”

    阿禾再看向祁行之。

    这个接吻,毕竟是祁行之发起的嘛。

    同难为情的祁行之,摇了一下头。

    很好,都不用等了,阿禾才说:“夫人要我转告佳期小姐你,劫匪已经被抓到了,你是安全的了。”

    纳尼?

    任佳期瞪大了双眼,变化来得太快,龙卷风一样!

    上一刻还在为了安全要不要移民出国而吵架,这一刻就安全有了保障,劫匪给逮住了。

    难为情的任佳期和祁行之两人,都是一脸懵逼。

    纵使祁行之在业内打了那么多场官司,这样情况直转急下的,还是没见过。

    任佳期摸了摸鼻头,“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刚刚,夫人在知道结果之后立刻打了电话过来,你跟祁律师在接吻,没有时间看新闻。”

    阿禾这人没什么心机,但是说话太过于直接,有时候这并不是优点。

    幸好任佳期是脸皮厚,这一次次地提起接吻,脸皮薄的人哪里扛得住。

    身怀保护佳期小姐人生安全的阿禾,既然劫匪都被抓了,她就可以撤退了。

    这对情侣应该还有话说的,她就不要做电灯泡了。

    全身心放松的任佳期,也没有再留阿禾。

    下午的时候,任佳期在祁行之的陪同下,又去了盛家。

    林满月是谁啊?

    闲暇时最爱聊八卦。

    “听说,你们两在闹分手?佳期现在是单身了吗?我认识很多青年才俊,要不要介绍几个给你认识带你走出失恋的阴影?”

    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啊!

    哪里分手!

    说得气话而已啦。

    劫匪都被抓了,那就不用移民出国。

    任佳期嘴角抽搐:“满月你确定你真的认识很多青年才俊吗?很多?盛三少他知道这件事吗?”

    醋王盛三少,林满月平时跟哪个男人多说了几句话,盛三少都会不满。

    要是林满月周围都是青年才俊,那盛三少还不得把他自己给酸死?

    再说了,那些青年才俊,敢待在林满月身边吗?

    聪明如林满月,才不会被任佳期反将一军的。

    “当然多了,只要佳期你提出的要求,就能找到合适的人,还包准是精英。”

    祁行之苦笑:“满月,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呐,饶了我吧。”

    一向对祁行之有好印象,林满月便不为难他们两,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好呐,那我祝你们两百年好合,早生贵贵贵贵贵贵贵贵贵子。”

    “你儿子都没你调皮。”任佳期气得翻白眼。

    并不是结巴了,故意说那么多贵,意思是多生孩子。

    现如今这个社会,二胎就已经够了,再生那么多,至于吗?

    又不是母猪……

    林满月不逗他们两了,给阿禾眼神示意,阿禾就把枪拿了出来。

    用一个透明塑料袋装着的,枪身和弹匣是分开的,子弹也一枚枚的散开着。

    组合起来就是杀伤性武器,分开着就是铁而已。

    东西是要做证据交给警方的,任佳期也算其中一个证人。

    “你们自己去,还是阿禾送你们去?”

    做律师的,动脑筋和动嘴皮子,哪里有动粗的是不是?

    考虑到各方面,林满月才这么说得。

    有阿禾在,不会发生意外状况。

    “我们自己去。”祁行之婉拒了林满月的好意。

    来的路上,任佳期都不怎么搭理他。

    两人在去警局提供线索的路上,还能沟通一下,不要被“分手”的话题影响感情。

    要是有阿禾在,祁行之有很多话都说不出口的。

    林满月点头:“好,路上注意安全,需要帮助的话,随时给我打电话。”

    第一次接触枪,祁行之的手也没有抖,一手拿着塑料袋一手揽着任佳期的肩膀,快步离开。

    总归是解决了一件棘手的麻烦,林满月转身就去了宋姿的卧室。

    因为枪的出现,宋姿一直在卧室带着盛宝贝,就怕有意外情况发生。

    武器被拿走了,危险人物也被抓了,安全了,婆孙两不用不出卧室了。

    林满月说了经过,宋姿还是抱着盛宝贝不放手。“要不,等佳期把枪交给警方手上了,我跟盛宝贝再出去吧。这事情的发生会不受控制的,如果任佳期和祁行之在路上枪被抢了呢?那坏人找到盛家来了呢?满月,就让我跟盛宝贝待在卧室吧,不怕一万就

    怕万一。”

    林满月:“……”

    小心些有错吗?

    没有的。

    宋姿她也是为盛宝贝考虑,林满月就没有把儿子抱出来。

    再等等吧,去警局提供物证,应该还要一会儿的。

    另一边,祁行之与任佳期两人安全到达警局,提前有打了招呼,两人就被专人领着去了领导办公室。

    提交证据,是要保证安全的。

    专业人士鉴定,任佳期与祁行之拿到警局的枪,子弹与劫匪在抢夺宝石时一样,对上号了。

    仿造枪,是按照儿童玩具枪来专门做的,反其道而行能够躲开很多检查。

    证据找到了,因为当时商场监控是坏的,警方还是叫任佳期去辨认一下。

    特殊材质的玻璃这头,任佳期和祁行之由几名警察陪同而站,对面的房间,警察带了一名犯人进来。

    只看样子,就是那种凶神恶煞的,不是面善的。

    警察问任佳期:“是他吗?”

    还别说,真的像是在哪里见过的。

    任佳期没有过目不忘的记忆力,可玻璃对面的那个人,她是记得的。

    会是商场吗?

    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一个坏人。

    实话实说:“这人,我不像是第一次见,对这张脸是有印象的,暂时想不起了是在什么场合什么时候见过他。有可能是我买玩具的商场,也有可能是别处。”

    警察提示:“从可查的监控录像显示,此人当天比你提前到的商场,他的口供逃到这里之后就躲在了废弃的下水道里。他的枪和抢夺的宝石,都塞进了任小姐你所购买的玩具盒内。”

    “!!!!!”任佳期要骂人了!

    担惊受怕的心情跟坐过山车似的,好不容易见到劫匪被抓,怎的还提什么宝石!

    “他说谎,盒子里没有宝石,就只有那把枪!”

    “这方面,我们会继续跟进的,任小姐购买的玩具枪盒子没有丢吧?之前除了你,还有谁接触过那个盒子?”

    任佳期没有马上就回答。

    怀着一颗赤城的心,来做一个良好的市民。

    这样的对话,即使对方是走程序正规办事,任佳期的心里极其不舒服。

    没有直接说出怀疑她藏了宝石,意思也差不多了。

    任佳期目光冷淡,“除了我,没有任何人动过这个盒子。我是有**权,你们要是不相信我说得话,**权都不要了让你们去我房间搜,什么样的搜寻仪器都用上,还我清白。”

    办案的警察没有跟任佳期道歉,他们本来就没有错,之后的程序都是按章在进行。

    送证据送出了火气,任佳期心里烦,再回家车后跟着一辆警车,她都想叫祁行之把警车给甩掉。

    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任佳期人跑了,警车也会直接去她家的。

    “你说,我这是求得什么?反而做了嫌疑人,我有病吗?”

    任佳期一拳打出去,打空气手不疼,但能出气。

    祁行之看了看后视镜,只能劝:“他们拿走了玩具盒,再象征性地搜一下,就没事了。”

    “最好是你说得这样。我不就买了把玩具枪吗?差点杀了最好的朋友,还没从内疚中走出来,又让我做藏了宝石的嫌疑人。这个月我水逆,诸事不宜。”

    不信什么水逆星座这些的祁行之,也觉得任佳期说得有几分道理。

    倒霉成什么样,才能遇上这种事?

    百年、不对,应该是千年难遇!

    到任家时,任爸任妈不在家,任佳期领着两名女警察进卧室,外面有两名男警察等候。

    毕竟是女人的房间,提出要女警察,警力有才调着女警察来。

    衣柜什么的,翻了遍。

    就连抽屉里放着的卫生巾袋子里,女警都检查了,没有。

    客厅也被男警察搜了一遍,没有。

    就只剩下任家的客房和任佳期父母的房间。

    警察跟任佳期沟通,希望任佳期能够理解他们,想要搜一搜她父母的房间。

    一直憋着气的任佳期,再也忍不了了。

    “我是去给你们送证据,你们却来我家里抄家?我爸妈是什么样的人,他们的卧室能动吗?”

    真不是任佳期摆谱,她是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上亿的宝石,是很贵重很贵重,但她也不是要据为己有的。

    家境不错,首饰她也有,比不了上亿的宝石,也不差啊!

    一个警察的手机响了,接着说了几句,又问任佳期:“任小姐没跟我们说实话,还有你的朋友来了你家,她也需要配合我们调查。”

    任佳期:“……”如果时光能倒流,她绝对不会把仿真枪上交,她会扔进垃圾桶!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