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3章 当面说一套背后做一套
    来不及阻止,也来不及再找理由,任佳期拦不住警方办案,已经有警察去找阿禾了。

    并且是,直接去得盛家。

    亮出了警察证,说明了来意,保姆哪敢不让警察进来。

    客厅里,林满月跟外婆在说着话呢,一群穿警服的人进来,她们都把脸上的笑容褪去。

    警察们说了来意,没有通融地要阿禾跟他们去警局。

    “等等,你们是怀疑阿禾拿了宝石?”林满月没有阿禾身强体壮,还是把阿禾挡在了身后。

    任佳期那边怎么办事的,林满月不在现场不知道,但不代表她能让阿禾被随便带走。

    阿禾是她派去的,怀疑阿禾藏了宝石,不是也在说她藏了吗?

    不爱炫富,什么样贵重的宝石她没见过,至于把自己牵扯进这种通缉犯抢夺的宝石案中吗?

    真想叫这些警察去她的衣帽间看一看,柜子里保险箱放着价值不菲的首饰,她需要藏这些吗?

    “林小姐请理解并且支持一下我们的工作,这件案子不小,各级领导都关注着,我们要把所有细节线索都要结合起来,并没有怀疑说是你们藏了宝石。”

    废话!

    没有怀疑,为什么要带人走?

    林满月一向与人为善,她不喜刁难别人,可是对方要来刁难她在乎的人,就不行。

    正要辩解,阿禾说话了。

    “夫人,我跟他们去,宝石我没拿,他们调查清楚了自然会放我走的。”

    阿禾给了林满月一个肯定的眼神。

    拿没拿,没人比她自己更清楚。

    走程序按章办事,配合调查而已。

    林满月心里堵着一口气,没有再拦着了。

    但当阿禾前脚离开盛家,林满月就给盛大佬去了电话,再联系了窦律师。

    坐立不安的,林满月想出门,外婆不让。

    外面已经够乱的了,出门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劫匪抓住了,宝石不见了,到底是谁?

    林满月是答应了外婆不出去的,等外婆去上洗手间的时候,她开车出门了。

    车开到了半路,外婆再打电话来,林满月没有拒接电话,明确告诉外婆她去找韩轩。

    人都不在家,外婆能强行叫着回来?只叮嘱注意安全。

    车开到了盛世集团楼下,停在门口她再下来坐到后排,两个保镖上车,坐上了司机和附加是的位置。

    出行没有阿禾陪着,林满月才不会随便冒险。

    轰动一时的劫匪抢劫上亿宝石案,警局忙得不得了,林满月人进去时,都没人理,顾不上。

    保镖要上前去自报家门,林满月给制止了。

    敲了敲办公室的门,有几个人看过来,林满月还没说话,他们又忙取了。

    站了十分钟左右,还是没人理。

    好的吧,林满月只好转身到走廊给盛大佬再打了个电话。

    耐心再等了五分钟,一位自称为古队长的男人跑出来,把林满月给带了进去。

    经过繁忙的公共办公区,林满月跟着古队长一起进了办公室,当然还有两名保镖。

    说了一些场面话,林满月再提出要带走阿禾,古队长的表情十分为难,这个那个了半天也没说同意。

    就证明了还不能带走阿禾!

    林满月火了:“宝石是劫匪弄丢的,你们怀疑我的阿禾,有道理吗?”

    在她看来,就是在找替罪羊。

    找不到宝石,就把所有接触过玩具盒的人都关起来!

    “上级说暂时不放,我们也是按照上级办事,不过盛太太你放心,我们把所有的细节询问清楚了,就会放了你的朋友。”

    说了跟没说似的,跟她在这儿打太极呢。

    换做别人,林满月也没这么难缠。

    关键是,阿禾不善言辞,她说没拿就没拿,多问一句都不会说。

    人是来了,在警方看来是在消极抵抗。

    总不能跟这群人对着干吧。

    有不爽的地方,林满月全忍了。

    问:“我家阿禾,是不是你们问了她几个问题之后,她就不搭理你们了?”

    古队长回复林满月“你怎么知道”的问号脸。

    “她性格如此,做过的就是做了,没做过就是没有,不会过多的解释。你们翻来覆去问她一百遍都没有用。”

    古队长又为难:“线索显示,她们两人是直接接触过玩具枪盒的。”

    “劫匪说什么你们信什么,我们良好的市民说什么你们不信什么!我尊敬你们的工作,并且尽一切可能配合你们,可你们也不能欺负老实人吧。”

    林满月的语气不善。

    本来就是。

    全按照劫匪交代的供词来办案,任佳期没有藏宝石,阿禾没有藏,那宝石呢?

    劫匪真的有放进玩具盒里吗?

    林满月一个人怼还不够,又来了窦律师。

    专业律师,说得有理有据,法律的条条框框都列举了出来,已经配合调查了还不放人那是不行的!

    受不了了的古队长,打电话征询了上级的同意,可以放了阿禾。但是,阿禾不能出本市更不能出国,随时要配合警方办案。

    从审讯室出来的阿禾,不见消沉样,面无表情。

    审过她的警察看阿禾很不顺眼,问什么都不答,要不是有说过话都当做肉哑巴了。

    不畏惧权利,像没把他们当回事,这才是让他们恼火的。

    走出来,看到林满月在,阿禾面色才没那么冷。

    没受伤,眼神也不呆滞,林满月才松了一口气。

    不愿意对待,林满月等人往外面走。

    听力太好了,人走到门口,背后一句话再次点燃了林满月心中的怒火。

    “有钱人,真是好办事啊~~~”

    那个“啊”字,意义深远。

    本来就是被牵连,搞得她们有多仗势欺人一样。

    林满月转身,扫了一圈里面的人,视线定在第一排位置的女警察:“刚刚是你说的吗?”

    女警察没承认也没否认。

    “有钱怎么了?不是偷的不是抢的,我们家有钱就活该被冤枉吗?”

    女警察有点下不了台。

    说得那么小声,竟然被听见了。

    “我们要办案很忙……”“就你们忙,我们不忙?就你们能随便无赖有钱人,我就不能反击了?我家有钱碍着你哪里了?回报社会做了那么多善事,要不要我一一列举给你听?张嘴就有钱好办事,没钱就不给办事要关着人了是吗?

    ”

    女警察要站起来理论,被赶出来的古队长按着肩膀坐了下去。

    已经体会过林满月和窦律师的厉害,古队长不希望他的下属与这两位吵起来,吵不赢的,更是严重影响工作。

    好说歹说,古队长才把林满月这尊大佛给请走。

    回来办公室的时候,女下属眼睛红红的,哭过。

    “队长,那个林……”

    “我知道了,我们要扣留盛家人,证据的确不够。放人,也是上级的命令。”

    抓也是上级的命令,放也是上级的命令,他们这些,只管办事和受气。

    古队长再重重地鼓掌,所有的同事都看了过来。

    “全体注意,手上的方向暂时放下,重审嫌疑人。”

    证人都放走了,还重审什么嫌疑人。

    被林满月骂的女警察,心理不服气,甚至在想会不会林满月跟嫌疑人已经串通好了,只要找不到宝石,劫匪的罪会怎么定?

    古队长是被林满月的那些话给醍醐灌顶了。

    如若劫匪说了假话,他们顺着的方向都错了。

    从警局出来的林满月等人,在大门口遇到了任佳期。

    始终是不放心,想了又想,在办公室里坐不住,任佳期还是决定来看一看。

    正好,就这么面对面了。

    “他们有没有为难你,有没有对你用刑?”

    任佳期拉着阿禾的双手,视线在阿禾身上逡巡,在检查阿禾有没有受伤。

    “没有的,佳期小姐你的胸口还疼不疼?”

    相互关心一下,阿禾还记着她踹了任佳期一脚的。

    “不疼不疼,我们快走。”

    任佳期一手拉着林满月,一手拉着阿禾,要逃离这里。

    窦律师只好快步跑过去,跟她们道了别。

    跟来的保镖,被林满月头转着叫他们把车开走不要跟,她与阿禾坐上了任佳期的车。

    有阿禾在,安全还是有保障的。

    车一行驶,任佳期就开始骂。

    骂她的好意,都被曲解了,明明是良好市民,连带着她和朋友都做了嫌疑人。

    后排的林满月与阿禾,一句都没插话。

    骂得起劲,随意地看了一眼后视镜,任佳期更生气。

    “说是暂时没我们什么事了,还不是派人跟在我们,怕我们去销赃还是怎么的?我是没拥有过上亿的宝石,但是满月你没见过吗?表面上说一套,背地里做一套!”

    林满月回头看,后面是有一辆车。

    阿禾再回头,几秒之后,眉头紧蹙。

    了解阿禾的为人,也深知阿禾的谨慎,林满月问:“怎么了?”

    “后面那不是警车,看着也不像是警察。”

    “便衣啊!”任佳期一句话就接了过去,“为了减低我们的防备心,叫便衣来跟着,这就是套路。阿禾你别被那些人骗了,不是都像满月的老同学陆迪那样。”

    做警察的陆迪,还真是时时刻刻都刷脸,任佳期她们对陆迪的印象太好了。

    阿禾并不这么认为,“佳期小姐,你来警局的时候,后面也有车跟吗?”

    “有的,他们就没有停过对我的监视。”

    “但是,那个古队长问我问题的时候,我也问了他,他说没有派同事监视你。”

    任佳期一个急刹车,林满月被阿禾拦护着,才没有撞向座椅。“不是他们,那又是谁?”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