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1章 抱不抱?
    怀疑是怀疑,没有确切的证据之前,也不能断定就是那人。

    帮忙除掉仇人,钟折恺和任佳期都是她的朋友,哪门子的仇人啊?

    那天在露天足球场,钟折恺是跟盛大佬有争论过几句,这也达不到仇人的份上来啊。

    今天,任佳期也没有跟她吵架,顶多就是戳她的双眼。

    朋友间打闹好玩的,需要那么认真的吗?

    越是这么想,林满月心里还起了一个担心。

    如若真是那人的话,说过要除掉她和盛大佬的仇人,会不会对任佳期和钟折恺起杀心?

    都没有答应要做那个交易,那个人是疯子,真疯子!

    被那种人招惹上,倒霉!

    现下,不知道那个人是不是在附近。

    为了消除那人对任佳期的误解,林满月对任佳期伸出了双手。

    生气中的任佳期,没懂林满月这是什么意思。

    “抱一个,我们抱一个,给你安慰。”林满月笑的很灿烂。

    卧槽!

    这是什么路子啊?

    骂得正是时候,抱什么?

    还有,任佳期看林满月的表情不对,灿烂的笑容都没有达心里。

    因为不对劲,所以任佳期没有抱。

    林满月还是笑着:“抱一下吧佳期,我们好久都没抱了,我想抱你。”

    不正常的指数直线上涨!

    林满月很少喊她“佳期”二字的,生气的时候都是连名带姓地叫她。

    突然间这么温柔,不习惯啊亲!

    不主动抱,还迟疑,林满月就怕那人看到任佳期这样,以为她们两闹掰了,再对任佳期出手。

    往前走一步,林满月把任佳期抱了个满怀,两人紧紧挨着。

    任佳期地手举着,像是投降。

    挨这么近,说悄悄话远处是听不见地。

    林满月说:“你不要动,最好是回抱我,附近可能有人在观察我们。”

    什么跟什么!又被跟踪监视了吗?

    任佳期一脑袋的问号。宝石案的主要犯罪嫌疑人,都被抓了,她也说了无数次没有藏宝石,警方还派人跟踪吗?

    休假了都不放过,到底想把她逼到什么地步啊?

    任佳期要从林满月怀中离开,但林满月抱得太紧,没有挣脱掉。

    “叫你不要乱动,可能有人在看着我们,你车上的动物内脏就是这么来的。”

    “??”

    任佳期更不懂了,跟踪监视就监视吧,警察不会那么没品地往她车上扔这些东西。

    身为警察做这些事,不能以有没有品来定了,那是知法犯法。

    不对啊,那天钟折恺地车也被扔了的,但钟折恺没有牵扯进来,警察没必要跟踪他。

    “抱久了会被怀疑,我暂时跟你说,可能是跟游泳馆那两个裸戏女人有关。我抱你是抱给那个人看的,证明我们两关系很好,等下回车上了我再跟你详细说。”

    林满月解释地这么清楚,任佳期不会再二傻子似的推开。

    做戏嘛,要做全套。

    只是抱,怎么能够呢?

    任佳期头一片,吧唧一口亲在了林满月脸上。

    呃……林满月无语了三秒,先放开了任佳期。

    是的,拥抱是她先提出来地,但任佳期这一吻,吻得她猝不及防啊。

    任佳期反而更热情了,搂着林满月的肩膀,笑得更灿烂:“刚刚差点跟你打了个kiss,角度再过去一点点,我们两就要接吻咯。”

    没有拉开任佳期那只大姐大的手,林满月还是在笑,“你的车,叫修理厂的拖去,我跟阿禾送你回去。”

    “好的呀,等下再在我家坐坐,陪我说会儿话再走吧。”

    林满月温和一笑,和任佳期上车了。

    阿禾联系了修理厂,没等那些人来,就驱车离开。

    四面八方都是路,从哪里查起。

    要是那个人故意躲着,查都要查很久地。

    最快的办法就是,与任佳期关系很好很好。

    干掉的是仇人,不是朋友!

    到了任家楼下,林满月和任佳期两人相携上楼,闺密那叫一个亲哟。

    进屋后门一关上,两人就分开了紧紧握在一起的手。

    在车上林满月已经把裸戏女人的爸妈要求告诉给了任佳期,游泳馆任佳期也在,那抹润肤乳的女人是什么德行,都不用林满月细说。

    “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那怂货竟然还想陪在盛三少的身边?也不撒泡尿照照她自己,连满月你的十分之一都比不上!”

    任佳期更气,的确是她先对那些女人发起地语言攻击,但也是那些女人先做出勾引盛三少的行为。

    她们敢做,她就不能说了?

    游泳馆里又不止那两个抹润肤乳的,其他的人怎么没往她的内衣上喷辣椒水呢?

    没那个本事承担责任,就不要做坏事,不然害的只有自己!“她爸爸说,她只有一年可以活了,要我给一个机会。她妈说不会跟韩轩生继承人,帮着我一起照顾韩轩,替我分担了。我从来不嫌弃有病的人,但你一个有心脏病的人,本来就是需要别人照顾的,说是来

    我家帮我照顾我老公,可能吗?”

    林满月语气中有点小生气。

    当天,是快要被气炸了。

    经过这么几天,稍微好了些。

    天天都这么气,她估计都要被气死。

    “痴人说梦!就是想把女儿塞给你,只要进了盛家,就不是帮着你照顾盛三少那么简单了。他一家子脑子里有屎,就以为别人脑子里同样有屎了。”

    任佳期气得牙痒!

    脑子里没有屎,怎么可能做出往不相干的人车上扔动物内脏这种事?

    任佳期绝对赞同钟折恺要往那人嘴里塞动物内脏的举动,要被她撞见了,她也会塞!塞到那人吐为止!

    “他不是要帮你和盛三少干掉仇人吗?你们两的仇人就是他女儿,他怎么不去杀?”

    “……”

    林满月摇头,“是我牵连了你,我们两都拥抱了,那人应该不会来找你麻烦了。”

    “什么牵连不牵连的,要说还是我牵连了你,你们是为了帮我报仇,才导致那女人演了一出裸戏。话说,钟折恺那边,满月你要不也去抱一抱他,不然他可能要栽了。”

    对哦!

    还有钟折恺。林满月有点迟疑了,她要跟钟折恺抱吗?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