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6章 画面怎么看怎么像恐怖片
    盛家的厨房门,从里面反锁了,林满月跟阿禾在里面。

    宋姿敲了好几次门,她们两都说不需要帮忙。

    以前只会炖汤的宋姿,现如今跟着厨师也学了很多,可以做菜了的。

    厨房里油烟重,特别伤皮肤。

    要伤就伤她这个上了年纪的婆婆好了,满月那张可以掐出水的肌肤,还是不要被油烟给伤了。

    神神秘秘的门都不给开,到底在做什么呢?

    也没听到油烟机的声音啊?

    实在是好奇,又得不到答案,宋姿只好作罢。

    客厅给盛宝贝放童话动画片,绝对是看不懂的,但盛宝贝眼睛盯着电视屏幕看得津津有味。

    外婆呢,一手拿着苹果一手拿着勺子,给盛宝贝刮苹果瓤吃。

    软软的也能吞下,这比榨汁机打出来的苹果汁要好,全是纯天然的。苹果都是从国外空运过来的,自然是上等货。

    养生到外婆这种地步,电视养生节目没有请她老人家去做嘉宾,都可惜了。

    “妈,你说满月她在厨房里做什么?”

    “在厨房自然是做饭啦,满月的厨艺你还不放心,我听说她用园林里的竹子还给你们做过竹筒饭呢。”外婆一点都不在意,手上的动作没有停,在给盛宝贝刮苹果吃。

    说到竹筒饭,那个时候,盛家人很多的。

    老太太、盛启泰、盛莉华还有叶虹茜……

    罢了罢了,除了老太太,宋姿觉得她不该想起那些人。

    要不是他们自己作怪,怎么会被韩轩赶出盛家呢?

    她要是同情和怀念那几个人,就是跟韩轩作对呢。

    这样不划算。

    韩轩才是她最重要的亲人。

    韩轩跟满月小两口还年轻,以后还会有二胎三胎,到时候盛家就热闹起来了。再过个一二十年,孙辈们长大了,会更热闹!

    想通了,宋姿心里就不堵了。

    她就是这样一个人,心思复杂不起来。

    过了好久好久,厨房的门才打开,林满月与阿禾从里面走出来。

    餐桌上没有摆盘子,也没有闻到菜香,宋姿好奇地盯着阿禾手上提着的篮子。

    “外婆、妈,我出门一下。”

    林满月交代之后,再亲了亲儿子,就与阿禾出门了。

    走得很快,宋姿想起来要看一看那篮子里是什么时,两人都走得不见了。

    纳闷,“怎的这么快,忙什么呀?”

    外婆不在意地回:“应该是给轩儿送东西去了吧。”

    对的!

    韩轩工作很忙,饱一餐饿一餐的,那胃早年都不好了。

    宋姿学会炖汤,就是因为喝汤养胃的。

    要是知道满月是给韩轩送吃的,宋姿都要参与其中,给韩轩加个菜。

    晚上喝汤,是最好的了。

    不知道那篮子里,有没有养胃的汤?

    现在再炖,也赶不上满月了。

    唉算了,还是明天再炖吧。

    然而,外婆说错了,林满月没有去盛世集团,而是跟阿禾去了一个居民区。

    阿禾上楼了,林满月在车里没出来,耳机里可以听见阿禾走路的声音和嘈杂音。

    换做别人来做,林满月还不放心。

    只有阿禾和她两人,才能把对方吓到的。

    到了目的地门外,阿禾按了门铃。

    来开门的是那天在盛世集团门外闹的那个中年妇女,认出了阿禾后,中年妇女防备地问:“你来干什么?”

    盛三少身边有哪些人,近身的几个,这家人都知道的。

    特别是这个女保镖,比男保镖都要厉害。

    “我来看看你女儿,死了没有啊。”阿禾的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容,那是嗜血的笑。

    哪有上门说这话的!

    她的女儿都生那么重的病了,心脏病,不说同情就算了,来诅咒死!

    中年妇女要推关上门,阿禾的手轻轻一伸,门从里面关不了了。

    门里是用了吃奶的劲,门外是轻轻松松,这一对比,中年妇女就更生气了,像是被耍着玩一样。

    “你干……”

    话没有说完,阿禾就轻松进了这家门口,还帮着这中年妇女,把门给关上了。

    就是故意的,好话都跟这家人说完了,现在剩下的只有欺负了。

    他们做那些事,就是把夫人放在火上烤,别怪她凌弱。

    中年男人听到声音,也从房间里出来,认出了阿禾,立刻对自己的老婆使眼色叫着过去。

    一家三口,阿禾是没在怕的。

    除非他们家有枪。

    这种武器,也不是这种家庭能有的。

    阿禾不用请,大咧咧地走到沙发前坐下,翘起了二郎腿,太像恶霸了。

    “你们女儿在家吗?”

    说着眼睛就往房间那边瞧。

    “你究竟想干什么?”中年男人眼睛一错不错地看着阿禾。

    “我啊,心里不舒服,就来寻别人的不痛快。这些天你们家上蹿下跳的,我看着不顺眼,就来寻你们来了。”

    阿禾把手伸出来,小指放进嘴里允吸。

    不是那种小孩子贪嘴的那种允吸,是电视里变态的那种,眼神还带着不达心底的笑意。

    “我们做什么了?”

    中年男人定力好一些,眼神没有闪躲。

    阿禾笑:“想必你们已经听过我在外的名声了,别人被我打成粉碎性骨折是常有的事,我特别喜欢看别人流血,越看越兴奋,血流成河我会睡得特别香。”

    这是,人说话吗?

    有谁会喜欢看流血?

    还是粉碎性骨折,一点道德都没有了吗?

    “你们要不要过来坐啊?周围都是住得邻居,我怎么可能杀你们了?就是来跟你们说些体己的话,留点血给你们看而已。”

    中年妇女还是紧张了,她自己都察觉不到已经躲到了老公身后去。

    中年男人鼓起勇气说:“你不走的话,我就告你私藏民宅了。”

    “报吧,我什么都没做,警察能抓我?就算是抓了我,我家夫人有的是关系,随时能把我接出来。”

    阿禾的话音一落,一口就咬住了小手指。

    那锋利的牙齿,把小手指的皮都给咬破了,血从她的唇两边往下流。

    配着阿禾诡异的笑,这画面怎么看怎么像恐怖片。手指从口中拿出来,牙齿唇边都是血,阿禾问:“你们家是不是也喜欢血?”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