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7章 瘟神又来了!
    谁家会喜欢血?

    又不是魔鬼!

    相反的,有些人晕血。

    家里坐一个女魔鬼,把手指咬破了,还问他们喜不喜欢,有病吗?

    中年男人知道,这个女魔头是故意来吓他们的,稳住心神说:“再不走我就真报警了!”

    “哎哟,我说了你们随便报警的,我又没伤到你们,警察能奈我何?”

    阿禾允吸着手指上的血,毫不在乎。

    上面有人的感觉,就是这么肆无忌惮。

    阿禾没去看这对夫妻的表情,自顾自地说:“我还不是学得你们,吓唬别人但没有实际弄伤,你们也是这么想的吧。感谢你们,给我提供了灵感。”

    还是他们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吗?

    中年男人说:“我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最好是离开!不然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阿禾是谁?

    一两句威胁,她就吓到屁滚尿流的吗?

    微微一笑,阿禾吸完了手指,嘴边全是血地问:“你们知道上一个被我威胁的人去了哪里吗?”

    谁知道啊!

    这个瘟神快点走吧!

    本就不是要等他们回答的,阿禾更不会给他们答案,站起来,一脚踹向身前的茶几。

    可能是真的质量不好,茶几变成了两半。

    慢条斯理地从口袋里拿出几张钱,扔在了地上,“去买个质量好的回来,一脚就踹坏没挑战性了。”

    没说要杀要打这一家人,可阿禾做得这些事,已经够侮辱性了。

    一点同情心都没起,对这种人,就该狠!

    从这家出去的时候,阿禾还很善心的帮忙把门给关上了。

    没有立刻走,听到了门内的反锁声。

    这门,不是特别隔音的啊。

    很好,方便阿禾说话了。

    她带着笑音:“反锁是阻挡不了我的,我依然能一脚就把这门给踹开。朋友,我们后会有期啊。”

    不知道屋里的人是什么反应,阿禾是潇洒地走了。

    下楼快速坐进车里,没有耽搁时间立刻开走。

    嘴里的糖浆太多了,不喜吃甜食的阿禾,憋的太难受。

    “夫人,我演得怎么样?”阿禾还不确定她的表现。

    第一次演变态,要是没掌握到火候,把事情办砸了可就不好了。

    全程都听到了的林满月,对阿禾竖起大拇指,“棒极了,要不是我知道内情,都以为你是个变态了。”

    第一句话就是问对方的女儿死了没,不是变态是什么。

    阿禾放心了。

    演戏不擅长,要是去抓个人什么的,还能得心应手的。

    没学过表演,出演变态,还得到了夫人的夸奖,阿禾是高兴的。

    只是她为人比较内敛,高兴也从她脸上看不出来。“初次的这样,不能太过了,一下子就把那一家子吓破胆,他们就会破罐子破摔放开了手来跟我们对抗。我们要温水煮青蛙,慢慢让那一家子看清楚,他们的变态只是小case,到了我这个终极变态手上,他

    们的女儿要在我手上待一年,我会让她女儿求生不能求死不能?”

    林满月说着,递给阿禾一瓶水。

    心领神会,阿禾在前方可停的街边停下来,下车漱口。

    回家的时候,阿禾脸上没有血,也没有变态的笑容,依然是安静的模样。

    篮子,阿禾给提去了客房,之后几天还要用的。

    盛韩轩加班回家,宋姿跟外婆都没有等他,以前会留宵夜的,他去洗杯子倒水的时候都没在厨房闻到香味。

    是不饿,盛韩轩就没往心里去。

    回卧室的时候,林满月已经睡着了。

    他收拾好自己,躺上床拥她入怀。

    习惯性的动作,却听见她说了一句梦话。

    “变态,走开。”

    嗯?

    变态?

    盛韩轩耳朵贴着她的唇,问:“你说什么?”

    睡梦中的林满月,“老公。”

    满意了。

    盛韩轩亲了她唇一下,心情很好的入梦。

    隔日,林满月跟阿禾又提着篮子出门。

    昨晚就提着篮子出门,白天又提篮子,宋姿就又奇怪了。

    外婆在给盛宝贝做米糊糊,“自然是给轩儿送午餐去了,你就是穷担心,满月跟轩儿夫妻和睦,我们做长辈就应该乐于看到小两口幸福的。”

    道理是如此的。

    宋姿也没说想看他们吵架的啊。

    “我以为,要是给韩轩送午饭,我可以帮忙加个菜。”

    “哎哟,加什么菜啊,满月的一片心意,我们这些老家伙,不要多插手夫妻两的事才好。”

    宋姿无话可说了。

    好的吧,她不要插手了。

    然而,林满月并不是去给盛大佬送午餐的。

    “巧遇”了昨天吓过的中年妇女,买菜回家的路上,阿禾手里提着一个黑色塑料袋跟在中年妇女身旁。

    “重不重啊?要不要我帮你提?”

    瘟神又来了!

    老公不在,中年妇女没有定力,加快了脚步。

    她走多快,阿禾就走多快,就是甩不掉。

    走了一段路,中年妇女发现瘟神不见了,她还没放松,走了一条街转弯的时候,就见那瘟神在前面等着她。

    原来是绕了路,已经先于她了。

    那是回家的必经之路,没有别的路可以走。

    没有办法,中年妇女硬着头皮走上去。

    阿禾从黑色塑料袋中拿出一条鱼,什么处理都没做,一口咬下去撕掉鱼肉。

    那血,就从被咬之处流了出来。

    生吃鱼!

    就算有人喜爱海鲜吃生鱼片,也不是这种吃法的!

    没炒没加工,连着鱼鳞一起吃,饿死鬼吗?

    恶心之余,中年妇女还有点怕。

    生吃鱼肉都吃得那么开心,会不会还生吃人肉?

    阿禾把咬过的鱼放回口袋,朝着站着不动的中年妇女招手,很善良地提醒:“你还不快回家做饭,你女儿会饿肚子的。”

    提醒是善意的,可一牙齿上的血,看着慎得慌。

    从阿禾身边经过的时候,中年妇女小跑了起来。

    阿禾自然是要跟上的,轻松地跟随在中年妇女身旁。

    “很新鲜啦,你要不要吃一口,我有给你留哟。”

    “滚开,不要缠着我!”

    “我是想跟你做朋友的,你不要拒绝我嘛,所谓有朋自远方来,一起见血一起兴奋啊。”中年妇女跑更快了。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