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9章 定位,我要知道她的具体地址
    往车上扔过动物内脏,在别人家门口放过猪心脏,写过字条威胁过人……

    可是,没有看过人耳朵被割下来的!

    中年妇女声音都叫哑了,还管什么夫妻不夫妻的,转身就朝房间跑去。

    剩下中年男人,不是不跑,是腿吓麻了,跑不动。

    视线根本就不敢看脚尖那个软绵绵的东西,直直地瞪着闲适坐着的林满月。

    “干嘛还这样看我,我叫我的人给你们赔罪,你们不领情。唉,真是那什么咬吕洞宾了。”

    林满月慢悠悠地站起来,把脸颊处的头发别在耳后,露出了她两只完好的耳朵。

    而阿禾,右脸都是血,看不清有没有耳朵了。

    不过跟干干净净的林满月再一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狱。

    “不领情,我还是走吧,叫成那个样子,耳朵都快被震聋了。”故意再次提起了耳朵,没有错过中年男人身体一颤。

    才还是好言相对的,林满月又板起脸,“还不快把你的耳朵捡起来,割了之后就该扔进垃圾桶,看把别人家里弄脏了!”

    “夫人教训的是,我会打扫干净的。”阿禾把折叠刀收好,从口袋里拿出湿纸巾这些,擦地上滴的血迹。

    大部分的血都在阿禾身上,看着就吓人。

    走过去拣耳朵时,中年男人实在是怕了,跌跌撞撞地往后退。

    捡起来,揣回口袋,阿禾才用右手捂住了右耳处。

    至于手掌下的右耳,是在她的口袋里面。

    地面上没有了血迹,林满月才又笑,“好了,打扫干净了,做了个有始有终的人。跟我回去吧,下次再不听话,左耳也割了。”

    “是的,夫人。”阿禾乖乖地跟在林满月身后,出去了。

    门没关,屋内还能听见她们两下楼的声音。

    中年男人望着干净的地面,没有血迹没有耳朵,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亲眼目睹的,那个女魔头保镖把她自己的耳朵割了下来,痛都没喊一声,那么多血啊!

    叫割就割,哪有这么听话的!

    家里养得狗,都不会那样的。

    只能说明,女魔头保镖是个变态!

    喜欢血啊,没有痛感,

    不把人当人看的林满月,那是她的保镖,开口就割耳朵。谁要是去了盛家,那还不是被林满月随便打骂的份。

    内心里久久不能平静,没想到自家人,惹到了魔鬼!

    尖叫声与呵斥声没有了,躲在房间的女儿已经听她妈说了经过,外面没人了都不敢出去。

    那刀,要是割掉了她们的耳朵,她们可怎么办?

    一家人,都恨不得此刻都搬到月球去,不被女魔头保镖和林满月那个魔鬼找到。

    一入豪门深似海,勾心斗角倒是不怕,要见血割耳朵,绝对不敢再去盛家了。

    另一边,林满月与阿禾下楼后,是林满月开得车。

    后排的阿禾,脱掉了沾满“血迹”的衣服,用湿纸巾擦头发,脸右边清洗地差不多了后,才从耳朵位置后按到某物,再一扯开。

    右耳朵好好的露了出来,在那家被割掉的只是假耳朵和血浆的效果。

    林满月从后视镜看阿禾,“还别说,你割的时候,我都差点要去抢你的刀了。”

    假耳朵做得太像,林满月是知内情的,都差点误以为真。

    阿禾手摸了摸右耳,“那个人吓得连路都走不了了,胆子那么小,还敢去吓唬别人。”

    林满月摇头,“你太看得起他们了,被你这么些天的好朋友上门,他们再能做到不经不扰,家里就不会是那番光景了。”

    定力那么好,绝对是要成就一番大事业的。

    那一家子,就是普通的家庭。

    唯一的变态,就是为了女儿的自私幸福,才激发出来的。

    没有采取防备措施时,林满月还防着那家的变态。

    今天吓得那家人尖叫,那家人以后见到她们两了只有绕道走的,不敢再上来纠缠。

    这还没有结束的,林满月要给那家人最后的打击,彻彻底底断了进盛家给盛大佬做小老婆的念头。

    一点端倪都看不出来,林满月跟阿禾回盛家,又在厨房忙活了。

    有些东西,虽然是小小的一个,但是要花时间的,才能逼真。

    那假耳朵,她们两做了好久呢。

    不止一个,前面还有几个残次品,都没有派上用场。

    要吓人,就要逼真,要像真耳朵似的,才有效果。

    还有鱼啊,老鼠啊这些,都是假的,全是用面粉做成的。

    再去吓人,林满月也不会同意让阿禾去生吃老鼠的。

    是扮演变态,又不是真的变态。

    宋姿已经不好奇林满月在厨房做什么了。

    无非就是想方设法给韩轩做菜嘛,阿禾提着篮子经过的时候,鼻子很灵的宋姿有闻到甜味,有时候还有血腥味。

    这没办法不闻啊,鼻子就长着的,不能闭气吧。

    韩轩不喜欢吃甜食,还有甜味。

    再是血腥味,是鱼还是海鲜啊?

    平时跟杨太太她们聊天,作为婆婆都不能管儿媳妇太多的,吸取了好多经验,宋姿还是没问。

    管它什么血腥味,只要韩轩喜欢,她去做什么恶婆婆呢。

    林满月最近很忙,忙到没跟朋友们联系,忙到很久没去盛世集团了。

    也不是很久,只是以前经常去,有时候是天天去。

    突然好些天没露面,就感觉好久了。

    盛韩轩回家的晚,她基本上都睡了,不忍心吵到她睡觉,才没问。

    这天,盛韩轩从会议室出来,从长长的走廊走过时,问了身后徐磊一句:“阿禾最近在忙什么?”

    “阿禾都是跟随在夫人左右的,我很久没见到她了。”

    徐磊的工作性质,他是很忙的。

    与阿禾是上下楼的邻居,再怎么忙都是会见到面的。

    就最近,连背影都没见着,更别说是见面了。

    盛韩轩没问出来忙什么,回办公室文件都没看看,先给林满月打电话。

    “我人在外面。”

    “有何事?”

    “有点急事要处理,别担心,有阿禾跟着我的,不会有危险的。好了,先就这样啊。”

    电话挂了。

    还是迫不及待给挂的。

    盛韩轩举着手机,几秒钟才回神。

    有什么事,能比他这个老公更重要?

    急着挂电话,是忙什么?

    以前的她,不是这样。盛韩轩按了桌上的内线,打给徐磊:“定位夫人的手机,我要知道她的具体地址。”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