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0章 跟你说话你又当耳旁风
    跟踪这件事,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这么些天,林满月虽然没有次次都现身,但她基本上都在的。阿禾与那一家子说得每一个字,她都有用耳机听到。

    态度的转变,也是她感受到的。

    从刚开始的不害怕,到后来的跟阿禾说话,那家人都恨不得求阿禾了。

    果然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变态遇到更变态的,变态的就不行了。

    那家人也是伪变态,遇到流“真血”吃“人肉”的阶级,就败了。

    “夫人,他们出来了。”

    阿禾一声提醒,林满月看向车窗外。

    相对的,那一家子走得时候,也在到处张望,跟做贼一样。

    做贼的,也没像他们那么担惊受怕的。

    早知道不经吓,早这么做了,倒能免除了任佳期和钟折恺被牵连进来。

    “阿禾,你去吧。”

    听到命令,阿禾先整理了一下头上的帽子,再脸上带着笑容下车。

    才以为没被变态跟上的那一家人,看到阿禾一下子就吓得六神无主了。

    他们的目光都盯着阿禾的右耳处。

    包着白布,还被血给渗透了,耳朵被割掉了的啊!

    一家人去外面躲了这么几天,刚从外地回来,在车站就遇见了这女魔头保镖了。

    耳朵都没有了,还在笑!

    不知道痛的吗?

    女魔头保镖说了,喜欢流血,越流血越兴奋!

    迎面而来,一家子转身要往车站里走,阿禾一把就抓住了中年妇女的衣领。

    割耳朵的画面历历在目,中年妇女放声尖叫,就像下一刻她自己的耳朵要被割掉那般的害怕。

    毕竟这里是车站,来往的人那么多,阿禾不想把事态扩大,就小声警告:“再叫,我可是要跟你们做一辈子的好朋友了。”

    这能算是威胁吗?

    在路人看来,是要做朋友呢,友好的啊。

    只有这一家人,知道做一辈子的好朋友是多么有威慑力。就这么些天,女魔头保镖让他们睡不好吃不香,神经衰弱了快。一辈子都要这么纠缠,那不是跟鬼上身了,不用活了!痛快点死,还没那么折磨,这女魔头每天变着花样来折磨他们,又是吃生老鼠又是吃

    生鱼肉的,下一次变态吃什么他们还没见到,但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们刚回来,这里不好打车,我送你们回家啊。”阿禾不等他们的拒绝,一只手又揽住了中年男人的肩膀,左右都是亲热的状态,“千万别客气,我们是好朋友嘛,送你们回家我很乐意的呀。走吧,车就在那边,你们在路上可能没吃饭吧,车上有零食的,

    不会饿着你们。”

    不愿意走,阿禾就左右手一起用力,用路人看不出来的强迫方式,带着这对夫妇往停车区走去。

    至于他们的女儿,爸妈都被带走了,要追上来又不敢的站在原地。

    实在是怕了,那个变态了。

    阿禾笑眯眯地转身,“车上位置那么多,你就不要自己去坐车了,我们是朋友,我载了你爸妈不载你,别人知道了还会说我厚此薄彼呢。”

    是在提醒,爸妈都在她车上,还不来?

    没让阿禾失望,他们的女儿还是跟来了,待宰的羔羊一样坐在了车后排。

    说是羔羊,太侮辱羔羊的。

    羔羊是无害的,相对于来说是温顺的动物。

    他们呢?

    为了一己私利,在背后做了太多伤害他人的事!

    车门一上锁,他们一家三口都抖了抖肩膀,给吓的。

    阿禾发动车,驶入大道上时,副驾驶上的林满月回头微笑看向他们。

    “好玩吗?”

    他们没有回答。

    就是为了躲开女魔头保镖的,谈不上好玩不好玩。

    而且,他们回来就在车站遇到,显然行踪是暴露了的。

    有钱人,要调查这种事,很简单的。

    不是正常的有钱人,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开口闭口就是问他们女儿死了没有,还把身边的保镖不当人,教训时就像教训一条狗。

    “怎么都不说话?”

    林满月头转了回去,问开车的阿禾,“你又吓他们了是吗?跟你说话你又当耳旁风,再不听话,左耳朵也别要了!”

    右边脸的纱布包着伤口还在流血呢,就不要左耳,后座的一家三口连大气都不敢出了。

    阿禾认错,“我知道错了,我会善待他们的。”

    “知道错了就好,不要做让我失望的事,明白了吗?”

    “明白!”

    很好,林满月教训完了,谁都没理了。

    车在遇到红绿灯时,停了下来。

    这是一个超级重要的路口,红灯的时间有些长。

    刚刚答应了要善待的阿禾,从座位旁拿出一个食品袋,再从内拿出一根手指,放进嘴里吃起来。随着她咀嚼的动作,唇边开是渗血。

    咬出来的声音,就跟平时在烧烤摊吃脆骨的声音。

    阿禾回头,唇外还剩指甲,当着他们的面给咬进去,咯嘣脆的嚼着。那血,就快糊了她一嘴。

    “要吃吗?味道还可以,就是放得太久有点不新鲜了。”

    袋子递到后面去,虽然是看不完所有的东西,但能从袋子口看到里面有手指、脚趾、还有眼珠子等等的,都是带着血的。

    竟然说,不新鲜……

    “特地给你们准备的,你们不会因为我先吃就生气了吧?吃点吧填一下肚子,不然夫人又要责怪我苛待你们了。”

    阿禾把东西再往他们的方向递,他们也是往后退,背部贴着靠背。

    要是后面没有遮挡的,估计一家子都要跳车了。

    那么恶心的东西,要他们吃?

    以为他们跟她一样的吗?

    放得太久不新鲜,是从死人身上弄下来的吗?

    活人,谁会不要自己的手指脚趾?!

    东西的由来,阿禾替他们答疑解惑了。

    “别怕,都不是外人,你们是我的朋友,我不会给你们吃不干净的东西。就比如这个。”

    说着阿禾从口袋里拿出脚趾,喂进嘴里,嘴边的血更浓了。“切下来之前,我有反复搓洗消毒的,吃进肚子里绝对是卫生的。真不尝尝看吗?很好吃的,吃了一次绝对想吃第二次!”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