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1章 疯了!要疯了!
    谁要吃脚趾!

    还是流着血的脚趾!

    消毒了就干净了?

    那是正常人该吃的东西吗?

    吃一次绝对想吃第二次?

    那是她!

    不是他们!

    车门已锁,车窗都跟着一起锁死了,跳车不能,跳窗更不能。

    报警吗?

    警察来了怎么说?

    女魔头保镖又没有动手,吃得还是她自己的脚趾,管得了吗?

    有哪条法律规定,不能吃自己的脚趾的?

    再就是,进行威胁什么的,他们本就不占理。

    先威胁的是他们,林满月肯定收集了证据,真想报警的话早把他们给抓起来了。

    也许,只要他们敢打报警电话,警察来的时候不是抓林满月和女魔头保镖,而是抓他们一家三口。

    官商相护,林满月背后有盛三少撑腰,那些警察敢动林满月吗?

    纵使这一家子被阿禾吓得快晕倒,都还是没有选择报警。

    前面的车开始动了,交通灯跳了,阿禾只得暂时没有劝着他们吃东西,先开车了。

    悬着的心啊,没有因为女魔头保镖开车去了而落下来。

    那一袋子的东西,就不该留在车上。

    只要还在,女魔头保镖很有可能会再叫他们吃的。

    怎么办?

    谁能来救他们呢?

    找不到谁了。

    真的没有想到,外表那么光鲜亮丽的林满月,内心里竟然有这么阴暗的一面。

    恐怖片里的女主角,都达不到林满月这种程度。

    逼着自己的保镖割掉右耳,若无其事的看着保镖吃脚趾,

    要说女魔头保镖是变态,那么林满月就是纵容变态,甚至是把女魔头变成变态的主使者。

    这样的林满月,盛家不知道吗?

    有钱人家庭,总是有这样那样的怪癖。

    也许,盛家是知道的。

    也许,盛家同样是这样的人。

    喜欢血,吃人肉,把身边伺候的人当狗。

    不,是连狗都不如。

    越想,越觉得可怕。

    冷汗从后背流出来,后背的衣服都湿了。

    这是在车上,林满月和女魔头保镖是真要送他们回家吗?

    还是,要送他们去别的地方?

    比如,地狱?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话,是女儿问的。

    主意是她出的,爸妈不过是按照她说得去做,盛家人是她得罪的。

    林满月其实很不愿意跟这种人说话的,要换做平时,她鸟都不会鸟一下。

    那天在游泳馆里,对着她老公搔首弄姿地抹润肤乳,之后又威胁她的朋友,没想到会有今天吧!

    情况不同,解决麻烦,就要彻底。

    不愿意说,也要逼着自己说。

    就不要作恶,实力不够还想跟她斗,找死!

    忍住愤怒,林满月反而笑得很灿烂:“送你们回家啊,这不是回你们家的路么?”

    “林小姐的好意,我们心领了。只是林小姐是个大忙人,我跟我爸妈可以自己坐车回去,不想耽搁林小姐的时间。”

    前一秒还在笑的林满月,立刻变脸,“你们是看不起我吗?我的车还比不上一辆出租车?我还比不上出租车司机?”

    变脸来得太快,措手不及。

    不过,已经被女魔头保镖折磨了这么多天,面对着林满月的变脸,一家人也没有吓到鬼哭狼嚎,是那种陷入绝境的绝望。

    一个变态还不够,另一个变态又加起来,这是要他们命的节奏啊。

    阿禾插话:“夫人恕罪,他们不是这个意思,怎么可能看不起夫人你呢,只是有些拘谨,说话才紧张了。”

    这算是跟女魔头保镖有过接触之后,唯一一次觉得女魔头保镖有好的地方。

    还能,帮着解围呢。

    只不过还是不能抹除掉在他们心中的形象。

    “不要紧张,我家夫人很好的,对我们这些在她身边做事的人非常好。你们看到了夫人是命令我割掉了右耳,夫人以后会给我造一个人工耳朵,我同样是有耳朵的,没有缺少什么。”

    一家三口:“……”

    自身的耳朵,跟人造的耳朵能比吗?

    外形上,是可以相近,但使用上呢?

    还那么荣幸,要割了耳朵跟很光荣似的!

    脑子有问题!

    脑子要是没有问题,也不可能成为变态。

    阿禾替自家夫人“说了情”,才又来安慰灵魂快出窍的这一家人:“不要紧张,我家夫人不会随便要别人的耳朵。吃点东西好吧,我给你们准备的这些,特别解压。”

    说着又到了一个路口处,还是等红灯,阿禾又把装着脚趾的袋子递到后排。

    同样的,一家三口死命地往后躲,看都不敢看这袋子里的东西一眼。

    中年妇女的眼角往下,还在流眼泪,给吓的。

    好意没有被接受,阿禾再也没有劝过他们吃东西了。

    之后的路程,谁都没有说话。

    一家子明显感觉到,不止林满月生气了,女魔头保镖也生气了。

    可是,叫他们吃那些东西,他们怎么可能吃得下去?

    没有事,就跟天大的事一样,车缓缓驶向他们家。

    这不是就此相安无事了,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得罪了女魔头保镖,想就此算了,不可能的。

    一家子只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他们为什么要去招惹林满月?女魔头保镖第一天来他们家时,他们就不该给女魔头保镖开门!没有开始,就不会有经过,更不会有今天!

    一切,都晚了。

    车停在他们楼下,一家子回家时,身后自然跟着林满月与阿禾。

    外人看不出来两位客人的不好,只有那一家人自身体验,身后就跟着两只恶魔,是真吃人不吐骨头的。

    进屋,女儿是准备跑回卧室躲着的,阿禾哪里会给她机会。

    一个箭步就挡住了女儿的去路,也没阻拦动手什么的,就是挡着不让走。

    至始至终,没让他们一家人的身体上出现伤口。

    至于心灵上,抱歉阿禾不是透视眼,看不到。

    林满月这次没坐下来,呵斥阿禾:“你又干什么?擅自行动无法无天,想被开膛破肚吗?”

    阿禾说:“她们看不起夫人你。”

    林满月愤怒:“大胆,没有谁敢看不起我,你竟然敢这么说,我命令你立刻切腹!”

    当这家人听到切腹二字后,接着就闻到了血腥味。疯了!要疯了!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