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6章 反派死于话多
    不用林真真来评价,林满月自我评价,真是命大。

    不经意间,就躲过一次致命的伤害,她都还不知道曾经有危险呢!

    没有窃喜,是有点怕。

    要是真按林真真计划的那样,她被警察抓到,满身有嘴都说不清。

    ktv里人多又复杂,是无法保留秘密的。

    林真真瞧着林满月的神色不再那么淡定,心里无比的舒爽。

    谁说的林满月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

    这不,就改了面色了么。

    反正以后林满月脸会毁,话也不能说,就一次性的让林满月吓个够吧。林真真回忆说:“ktv那次,你是侥幸躲过了。我不相信,躲过了一次还有第二次,然后有了回老家的机会。那种鸟不生蛋狗不拉屎的地方,盛三少竟然跟着你去了!陷阱已经布下,不实施太可惜,要是能

    把盛三少一起干掉,我还为林家消灭掉了一个终极敌人。没想到啊没想到,盛三少伤了脚,你却毫发无损,又浪费了我的一次小计划。”

    林满月是猜到了陷阱捕兽夹是林真真做的,这就承认了。

    想起周文清和盲人妈妈,林满月就气。

    “利用盲人,林真真你的良知是真被狗吃了。”“我是跟他们一家达成了协议,他们帮我做事,我来报答他们。农村的小学师资力量不行的,小孩子能学个什么?到了大城市,起步都高了,改变了他们女儿的命运,他们是感激我。你林满月不是本事大能

    力强,自认为是有善心的,周家过得那么苦,你帮了什么?假慈悲!”

    没帮吗?林满月记得,事后她没有怀疑周文清母女,还叫着阿禾把踹坏的周家门给修好,还买了一些生活用品。钱没有送,都是做得实际的帮助。转到城市里来上学,林满月没有想过。她的心就只有那么点地方,

    自己的事情都忙不过来,实在是想不到周文清上学问题。

    这是她的错吗?

    周家过得苦,是她造成的?

    只给些生活必需品,她还错了?

    利用小孩和残疾人,才是罪大恶极。林真真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地继续说:“你可比不上我,我初生牛犊不怕虎。我想再造一次车祸意外,让你死去。通过网络,我联系到了一群混混,他们就去路上堵你们,我是说你很漂亮的,他们色性大发一

    起把你给强奸了。谁又知道,你的保镖那么猛,一个人把他们全部给打倒。要是当时你的保镖不在,林满月就会变成万人骑了。”

    林满月记起来了,有好几次在路上,都有遇到混混。

    其中的一次是,那几个混混被阿禾的断子绝孙腿给踹废。从此阿禾的名誉就出去了,都知道她身边的女保镖堪比机器人般的强大。混混们忌惮阿禾的武力值,是不敢接近她的。

    是说,怎么突然那段时间总是遇到混混呢,都是林真真在背后搞鬼。

    林真真手捏着下巴笑:“想不到是我吧,这些都是我。要是被万人骑了,盛三少怎么可能还会要你呢?”

    林满月忍着没有发脾气,还是用她惯用口气,“毒品,你是从哪里得的?”“买啊,多简单啊。有那个被你们送去戒毒所的林辉在,我还愁买不到毒品吗?要说那个林辉,我跟林呈里把他培养起来,他的主见越来越大,不好控制。我就准备让他毒品中毒而死。人没死,还跟林蕊蕊

    有了一腿,气死我了。人还在戒毒所没出来吧,等解决了你,我就送那个林辉送西天。”

    坐着的林满月,终于是站了起来。

    无他,仰头说话,脖子会酸的。

    而林真真,不值得林满月脖子酸。

    林满月问:“买毒,教唆杀人,杀人未遂,还有什么是你林真真没有做过的?”

    这是要清算罪状吗?

    人毁之前,弄个明白是吗?

    林真真一点都不怕任会长说出去,阿禾是任会长杀的,以后两人都在同一条船上了,告发她就等于葬送任会长她自己。

    “林满月你真以为我的所有重心只对着你一个,只有这么一点本事吗?我爸爸那点能耐,能把公司经营一个月不倒就已经够奇迹了。公司还能运营,钱从哪里来,我来洗啊。”

    “什么意思?”林满月没懂。林真真更得意了,“洗啊,不懂啊,洗钱啊。帮着地下钱庄洗钱,还有一些非法收入,我都帮他们洗,来抽回扣。三教九流的人就是这么认识来的,要不是你林满月的靠山太厉害,我只要说一声,那些人都

    能把你剁成肉酱。”

    “那你出事了,他们怎么不救你?”“怎么没救?我躲了这么长时间,还多亏曾经的伙伴帮忙。你被毁,阿禾死了,我照样可以躲,等这件事被淡忘,我再出现。多么美好,林家的公司又开了起来,我还是林家的掌权者,我再把林呈里从精神

    病院里接出来,一家人其乐融融过日子。”

    开公司,说开就开,原来是这样。

    任会长吞了一口口水,她还在心里骂林真真是做梦。

    洗钱的话,真不是做梦了。

    “该说的我都说了,还有一些事,你也不必知道,免得到时候你自己想不开自杀了。”

    林真真偏头看向任会长,“动手吧。”

    任会长手上是有戴手套的,拿出硫酸的时候,还是小心了又小心。

    打开瓶盖,那浓浓的白烟从瓶口冒出来。

    林真真往后退了一步,不愿被硫酸给沾身,指使说:“先泼林满月的脸,再流一点倒进林满月的嘴里和手上。”

    知道了那么多真相,绝对不能让林满月再说话了,手写都不给机会。

    林满月躲都没躲一下,感觉不怕被泼。

    胆子太大了,真不怕死吗?

    林真真再催:“泼死她!”

    就在这时,躺在地上的阿禾,一个挺身翻身起来。

    抬起脚就踹向任会长拿着瓶子的手,直接转了个方向,瓶中的东西直接泼向林真真的脸上身上。

    尖叫,怒喊,飘荡在上空。

    阿禾再一脚,把林真真给踹飞,撞在墙面上趴地。

    隔着的林满月,看丧家之犬一样看着林真真。“我要告诉你一个真理,反派死于话多。”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