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4章 戳穿装疯扮傻
    动不动就下跪,不带一丝犹豫的。

    膝盖着地的时候那响声,听不出不诚心。

    林蕊蕊低头说,“林真真她找到我,我看着她过得可怜,才起了恻隐之心,把她偷偷送走。但我可以拿我的命发誓,绝对没有要跟你对着干的意思。”

    林满月笑了。

    嘴上说不对着干,实际上就是背地里把跑回来的林真真给送走。

    林真真过得可怜吗?

    表面上是有一点,但那不是林真真自找的吗?

    人啊,就是这么自私。

    林蕊蕊帮林真真的时候,可是林真真跪着求帮的?

    做的时候就做了,事发后就来跪她,是她林满月强迫强迫了吗?

    没有得到回复,林蕊蕊是真的怕了,连着腰都一起弯了下去。“你派阿禾去我家,那时我已经把林真真给送走了,那时我就后悔了。我劝过林真真的,她没有按照我给她的地方去隐姓埋名地活着,我绝对不会同意她来报复你的。盛太太,我自知以前做过很多错事,也

    伤害了你很多次,我就算遭受再多的苦难都是我的报应。可是,我现在是做了妈妈了,不会再跟以前那样没有脑子……”

    “林蕊蕊,你说林呈里是真的疯了,还是装疯?”

    “?”林蕊蕊一时半会儿没能从她忏悔的情绪中回过神来。

    林满月哪里有多余的心思听林蕊蕊的苦口婆心,她好奇的是林呈里。

    事先并没有打招呼的,有警察在,林满月也没有对林呈里使眼色,疯着唱“炸学校”的歌,是林呈里的自我发挥。

    “起来说话,下跪不是补偿的方式,我要得到实际的忏悔,才会选择看还信不信任你。”林满月是把话说得很漂亮。

    怎么可能会信任林蕊蕊?

    不过是利用罢了。

    至少要利用的人没有异心,才能用的上手。

    姐们握手言和情深意重这些,不可能发生在她和林蕊蕊身上。

    都叫起来了,林蕊蕊才扶着椅子,坐上来,肯定地说:“装的。”

    林满月跟林蕊蕊想的是一样,林呈里是装疯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问,“你是怎么看出来装的?”

    “林呈里有一个小习惯,就是一紧张就吐口水。曾经因为这个小毛病,林呈里没少当着我妈吐槽赵文清,说赵文清管得太宽,连他吐个口水也要说他。”

    林蕊蕊不敢往下说了,毕竟赵文清是林满月的逆鳞,惹的林满月不高兴,就是把膝盖给跪肿成馒头都没有回旋的余地。

    林满月催,“说啊。”“那是因为,林呈里对着赵文清在说谎,又怕被赵文清看出来又要把谎言说下去,用吐口水来缓解紧张。刚刚警察在问他的时候,他是在吹嘴皮子,唾沫星子溅出来那么多,就是在缓解紧张。警察再问的时

    候,他不就是开始唱歌了,没有惧怕或者是谎言的痕迹,是提前缓解的紧张。”

    原来如此!

    林满月自认为是了解林呈里的,倒还真不知道林呈里有这么一个小习惯。

    以前多是,林呈里用连吼带骂的方式跟她说话,哪里还有注意到紧张吐口水。

    每个人都有她的用处,别看林蕊蕊以前是个没脑子的,在哄林呈里方面是得心应手的。

    “你先别走,我等会儿回来,还有话要问你。”

    林满月跟阿禾,一起去了林呈里的病房。

    林蕊蕊坐着没动,很听话的等待着。

    那一边,看护和护士听林满月要看望林呈里,要先去做准备,林满月给拒绝了。

    绑着什么的,那是以前耍着林呈里玩的。

    此时,林满月就想搞清楚某些事,没有耍林呈里的心情。

    有阿禾在,林呈里又没有武器,休想伤到她分毫。

    阿禾推门也推得比较粗鲁的,门重重打开撞向墙面,阿禾先警告地看了林呈里一眼,好似在说,你要是敢做一些有的没的行为,就把你的头当门一样撞墙上。

    之后,阿禾才把林满月迎进去。

    林满月是自带了凳子的,不需要林呈里客气请坐,凳子一摆就坐了下来。

    当然了,林呈里也不像是正常人那样,他双目无神地望着天花板,达到了精神病的境界,不鸟任何人。

    越是逃避,林满月越觉得是有事的。

    看到有警察来,林呈里知道林真真做得那些事东窗事发了,为自保还是其他的原因,都得从林呈里的口中套出来。

    林满月一笑,“别装了,我知道你没疯,我好久没来看你了,你不想我?”

    知道林呈里恨死了她,还说想她,故意气他的。

    但是呢,林呈里不上当,没再放空,唱起了歌来:“我去炸学校,老师不知道,一拉线我就跑,轰隆一声学校不见了~~”

    以为没有露馅是不是?

    错了!

    林满月没见到林呈里的紧张吐口水,还这么冷静的唱歌,林呈里是猜到了她要问什么的,才装疯扮傻。

    要是林呈里不知道林真真做过什么,就真有鬼了。

    “老师不知道我知道,林呈里你有耐心装疯扮傻下去,我没有耐心看下去。再不正常回答我的问题,别怪我不留情面了。”

    林呈里的歌声没断,林满月这样欺负一个精神病人,太丧心病狂了是不是?

    可惜了,这附近的房间都被清场了,这里说得每一句话都不会让第四个人听见,没有谁会来指责林满月做得不对。

    阿禾走到了病床旁,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布满血丝的眼珠子,放进嘴里嚼起来。

    丰富多汁,一些从阿禾的嘴里溅出来,落在了林呈里的被子上,有几小滴还飞在了林呈里的手背上。

    那头皮发麻感觉,使得林呈里的手快速藏进了被子里,还很嫌弃地在被子擦了擦。

    惊恐惧怕的,往床的那边挪,要跟阿禾拉开距离。

    林满月笑了。

    装的吧,真的精神病人看到吃眼珠子,会是这个反应吗?

    林蕊蕊的推论是正确的,林呈里口中包含了口水,想吐出来又没地方,才咽了下去。阿禾的这一招连变态都怕,林呈里这个贪生怕死的,怎么会不怕?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