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9章 气得想打人!
    ,!

    好不容易找到了终极解决办法,又被别人给轻飘飘点出来还给阻止了,会是什么表情?

    看看现在的林真真表情,就知道了。

    老谋深算什么的,都是浮云了,此刻的林真真就像是被惊吓过后的河豚,不明显的情绪被刺激出来了。

    被一次两次打败,也许是巧合。

    一次又一次再一次无数次的打败,就是技不如人,脑子没有对方转的快。

    林真真之前就没有把林满月当做真正的对手,一直认为林满月报复林家做得那些事都是盛三少给出得主意,林满月本人只是个草包女人。

    戴着手铐的林真真,听到了林满月的提前说破,她真正感觉到了两人之间的差异。

    她能够想到的,林满月都想到了。林满月想的到的,她未必能想到。

    轻敌冒进,是兵家之大忌,她轻敌了啊!

    林满月还是淡然的模样,“看你给紧张的,于文志只是在身陷赌博无法自拔,在道德上是有很大的问题。说句不要脸的话,要输也是输的于文志他自己的钱,警察没有权利干涉的,你不要担心。”

    林真真:“!!!”

    担心什么!

    林满月在混淆视听,要警方也把注意力集中在于文志身上!

    才说了几句话,林真真没把林满月扒下一层皮,反倒是被将了一军!

    得不偿失!

    警察真要是把于文志给找到了,两人在背地里做过的一些见不得光的事也会展露出来!

    祸从口出!

    就不该跟警察提出来要见林满月一面。

    林真真心里已经后悔,多说多错,要主动结束这次对话。

    “别以为你赢了,林满月你始终是个失败者!始终是个不被爸爸疼爱的女儿!爸爸最喜欢我,你就是一根草。”

    大概是羞辱的话听得够多,林满月没把林真真的话记进心里去。

    站起来开门出去了。

    没那个必要跟林真真对吼,还会失了身份。

    隔壁的警察们见状,都出来了。

    陆迪只问陆迪,“没事了吗?我可以走了吗?”

    “我送你。”陆迪一点都没有避嫌。

    那点挑拨离间的戏码,影响不到陆迪。

    办案之前,陆迪就跟上级表明了跟林满月是老同学的关系。

    抛开什么立功不立功的,林满月把案子报给他,是对他的信任。

    就算是林满月打报警电话,最后还是会落在陆迪头上,上级会派他多跟证人林满月接触的。

    越是避嫌越会显得有问题。

    这本来就没有问题。

    陆迪说:“那个于文志消失很久了,我们同事也去找过于文志的爸妈,都说没有联系。走访了邻居,那些人都不怎么喜欢谈到于家,当初的高利贷催账事件,打扰到了他们的生活。”“你不用来套我的话,我不知道于文志人在哪。林真真有可能知道,这得靠你们自己去撬开林真真的嘴。”林满月再苦笑,“所谓豪门,还是有点风流韵事的。当年的于文志他妈,跟我老公的爸爸处过男女朋友,于文志就说他是我老公的哥哥。家大业大,每年来我们盛家要认祖归宗的人都有,指明我老公的哥哥或者弟弟,闹一闹想着我们都会拿钱打发的。那个于文志呢,我老公的爸爸也曾经很照顾他,毕竟

    是老情人的孩子嘛,爱屋及乌,就真当是亲儿子了。”

    话说到这里,林满月点到为止。

    豪门丑闻,当着朋友的面就是家事道出。

    陆迪原来如此地点了点头,“别人只看到你的风光,却看不到你的努力和争取。”

    知音啊!

    果然是小时候的好伙伴,说到她的心里去了。

    要不是有盛大佬给出的家规,都想跟陆迪抱一抱来表示理解。

    无法,林满月是礼貌地笑,“在其位谋其利,我可不止是花瓶,我是带刺的玫瑰。”

    “噗……”陆迪喷了。

    哪有说自己是带刺的玫瑰的?

    不过,林满月的确是一朵漂亮的玫瑰。

    去见盛启泰之前,林满月先给盛大佬打了一通电话,获得了同意。

    盛启泰不是什么危险人物,林满月就是不想背着盛大佬去见他不喜欢的人。

    这个世界上,盛大佬最不想看到的人排名,盛启泰是在前五的,地位不可撼动。

    再次登门盛启泰的家,阿禾按门铃按了好久都没开。

    明明人是在家里的,林满月就对着门说:“我知道你在家,开门我就既往不咎,不开门我就告诉给韩轩,他会帮我出气的。”

    门后的盛启泰,气得牙痒痒。林满月就像是瘟神一样,来这里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

    那次无意看到阿禾吃眼珠子,盛启泰真是恶心到三天没吃饭!

    权衡之下,盛启泰还是开了门。

    林满月不见外地走进去,还打量了一下屋内装饰。

    没要盛启泰请着坐下,走到沙发前坐下。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回自己家呢。

    钱财被假女儿骗光,然后进了宋姿的腰包,现在的盛启泰不是富得流油,生活上还过得去。

    “你来干什么?”盛启泰先问。

    其实是要赶林满月出去的,碍于阿禾立在林满月身后,盛启泰有忌惮。

    林满月说:“有件事想要你去完成。”

    还有事求他?

    无事不登三宝殿,绝对不是很容易的一件事。

    不是那么全能吧,把所有对手都赶出了盛家,本事那么大怎么不自己去解决呢?

    盛启泰高傲地一笑,“我没空。”

    来之前就知道盛启泰会拿乔,林满月也不恼,“怎么会没空呢,现在你又没有班上,也没多少朋友聚会,更别说有钱去什么会所之类的,多是待在家里看电视。”

    林满月的这些话,就像是一个个耳光打在盛启泰的脸上。

    要不是她,他怎么可能晚年如此落魄?

    朋友远离,无所事事,找不到存在的价值了!

    跟一个废人,没有任何区别。

    林满月看出盛启泰生气了,才说:“你要是完成了这件事,韩轩对你有了改观,你要回到以前的生活就不难了。”

    贱女人!

    耍他好玩!盛启泰气得想打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