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0章 同情变了味
    任佳期对梅若好只是同情而已,既然在外面有相好的男人了,那跟她们说起亡夫时的欲言又止的悲伤,就是装出来的,那就不需要同情了。

    倒是,对米安说得那个店长,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一撞米安的肩膀,任佳期贱兮兮地说:“不如,我们去那家美容院去美个容啊,老板娘给打个折吧。”

    林满月也说:“去看看吧,我也好奇那个店长。”

    两个好朋友都这样说,任佳期自然是答应的。

    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

    盛宝贝有外婆和宋姿两人带,林满月去园林里跟外婆交代了一声,再等给钟折恺送面膜的阿禾回来了,一行四人去了美容院。

    章东来开的美容院有很多家,这一家林满月没有来过。

    店长听闻未来老板娘又来了,把正在接待的客人交给了副店长,亲自去接待了。

    安排在最高贵的包间,店长亲自端着一壶上好的茶水,送去。

    “米小姐,盛太太也来了啊,欢迎任小姐,这位是盛太太的保镖阿禾小姐把。”店长亲热的跟她们打招呼,摆放茶杯倒茶水。

    第一次来这里,林满月以前是没见过这个店长的,也被认了出来。

    她们三人是好朋友,有她们两在,剩下的一个就是任佳期了。就是佩服店长的眼睛,连阿禾的身份都点了出来。

    不得不说,做店长不止是会美容技术就行的,还得会说话会处事。

    热情,但不谄媚,林满月就喜欢跟这种人接触。

    过于谄媚了,一句真话都没有,会听着烦。

    任佳期开玩笑,“店长,你看我还是处女不?”

    店长倒茶水的手一颤,撒了一些在端盘上。

    及时稳住手,店长说:“任小姐真幽默。”

    是不是处,有些人介意的很,店长哪能随随便便就开口说呢。

    还有,哪有一开口就问这种话的,店长对未来老板娘的朋友,有了更深的认识。

    是心宽呢?还是缺心眼儿呢?

    林满月白了任佳期一眼,再跟店长说:“店长你别理这个姓任的,她就是一女流氓老司机,一时间不开车她就痒。”

    “盛太太说得严重,任小姐就是性格豪爽,女中豪杰。”店长一一把茶杯递上去。任佳期是站起来接的,大笑:“店长真是慧眼识英雄,我真是女中豪杰,平生的愿望就是世界和平。有时候也想着劫富济贫的,可满月的保镖太厉害,我要是在满月身上动心思,阿禾会打得我连我妈都认不

    到。”

    阿禾面无表情,这种话题她是从来都不参与的。

    店长正大光明地打量了阿禾一眼,才说:“传闻盛太太的保镖很厉害,但也没有任小姐的嘴厉害哇。”

    “哈哈哈哈哈!”林满月笑到拍大腿,“店长你说得对,任佳期那张嘴说起话来不停的,鬼都怕!”

    米安也笑,阿禾的唇边,难得的勾起一抹笑容。

    被这么形容,任佳期也不恼,还潇洒地撩了撩刘海,“一个电台dj,三棍子打不出一个闷屁,这家电台是要倒闭啊。我一个正经的主持人,话多说不停,那是职业需要好吧。”

    米安接话,“你的确是电台的主持人,但你这人却不是什么正经人。”

    米安举起手,林满月来了默契,与米安进行了击掌。

    任佳期:“……”

    损友!

    还说她不是正经人!

    不就是无聊的时候开会儿小车,哪就不正经了!

    任佳期去抱住米安,米安朝阿禾求救:“阿禾,快点把这劫富济贫的不正经人给制服了,她在打你家夫人钱包的主意呢!”

    又是笑作一团。

    阿禾没来拉扯,面色轻松地看着她们几个打闹。

    店长更是全程带着笑的,见到了传说中的盛三少的老婆,还以为很难接待呢,没想到这么平易近人。比某些豪门少奶奶不知道好多少倍,都不端架子,更不会高高在上的瞧不起人。

    闹过之后,米安就跟店长说起了正事,上次带来的梅若好。

    店长心领神会,“那位梅小姐,气色红润,我们在给她做身体美容的时候,从各种细节比如一般人都看得懂的腿型,是可以证明有男女之事的。”

    米安扬了扬下巴,就像在跟林满月她们说:看,我没说谎吧。

    任佳期笑意不减,“那店长,你能分清楚,这屋里的人,谁是处谁不是处。”

    店长笑:“任小姐你又开玩笑了,如今生活越来越开放,男女之事就算是没有领证,发生时多是情到了。你们都是有老公和男朋友的人,还叫我看什么啦。”

    任佳期说:“店长,我是处。”

    店长:“要我说实话吗?”

    “你说。”

    “任小姐你不是。阿禾小姐才是。”

    阿禾:“……”

    “哈哈哈哈,店长你真有一双慧眼!”任佳期又对阿禾挤眉弄眼地说:“阿禾,加油啊。”

    问了话,林满月她们就开始享受美容了。

    全是这里最好的技师,话不多,手到位,更不会劝着她们办卡做套餐。

    未来老板娘都在,推销什么啊推销……

    做完脸后,自我感觉都嫩滑了不少。

    离开美容院的时候,米安有交代店长她们之间说得那些不能外传,连章东来都不能说。

    店长满口答应,有林满月在其中,给店长一百个胆子她都不敢出去乱说的。

    “有些人就不值得同情,我都怀疑梅若好接近章东来的动机不单纯了。明明有相好的做那事,却对着章东来一副思念亡夫的样子。我看梅若好出国定居,其中都有猫腻的。同情同情,有可能就变味了。”

    米安还是过不自己心里的那道坎。

    有女人接近章东来,她一点都不在意,才是见了鬼。

    任佳期很仗义,“章东来真要是敢变味,我们把他麻袋套头痛打一顿。”

    这事儿不是第一次做,任佳期驾轻就熟了。

    林满月可不那么乐观,“发生了,麻袋套头都晚了。”米安着急:“那我怎么办?章东来他不相信,这种话题跟他说起,就要做好吵架的准备。”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