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2章 我们都善良
    先平静的林真真,听到金条,没法平静了。

    每天都会在窗户后看后院,女警男警们极少去后院,几乎不去。

    谁告诉林满月金条的?

    眼神的闪烁,隐藏不了震惊,林真真有点慌了。

    林满月看出来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林真真大概以为做了污点证人不被重判出来后拿着金条过日子吧。

    林家人除了智商不在线上的林蕊蕊,其他人都知道是有金条的。

    林真真是林呈里最喜欢的女儿,肯定知道林呈里把金条放在了哪里,这么好回林家的机会林真真是不会放过机会寻找金条的。

    “别这个样子,我给你留的金条,你挖出来满意不?”

    “你留的?”

    “对啊,林家的钱都是妈赚的,那些金条都是我妈用干净的钱换来的,自然是我的。”

    林真真右眼皮直跳,她按着眼睛强行制止跳动。

    左跳财右跳灾,见到林满月已经是一种灾难了,再有更灾难的事情发生,真不用活了。

    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林真真问:“你今天来,是要把金条带走的?”

    “带走什么,留给你的。”林满月很大方。

    但是,林真真不相信,跟林满月之间有血海深仇,怎么可能给她留金条?

    那林满月又答应不拿走,是什么意思呢?

    要说不要金条,林真真又做不到那么清高。

    利益的驱使,让林真真再次问:“你不要是不是?”

    “不要,给你。”

    得到了林满月的允许,林真真就跑去了后院。

    女警是要监督林真真的,后脚跟着去了。

    林满月挽着阿禾的手,走在最后面。

    到了后院,林真真找来铁锹,自上次她坐下的记号开始挖。

    埋得不是特别深,挖出来了一个盒子。

    铁锹一扔,林真真打开盒子,拿出了里面的金条。

    沉甸甸地在手上,冰凉的触感。

    再冰,都是钱,林真真都不想拱手让给林满月。

    林满月说:“你挖到的,给你啦。”

    林真真就没说过要让给林满月!

    金条还没放回去,林真真的手腕突然被什么东西打到,一吃痛金条从她手上掉落在地上。

    后院的泥土地,不是水泥地那么硬,东西碰地还是有冲击力的。

    林真真以为自己的眼睛瞎了,金条竟然摔缺了一个角!

    真金,连咬都咬不动,摔更不可能摔缺角。

    唯一的解释,这金条是假的。

    “东西都拿不好,林真真你说你自己还有什么用?”

    林满月的讽刺,在假金条事件上升级,点燃了林真真的愤怒之火。

    一个金条是假的,其他的呢?

    也许是真的呢。

    林真真暂时没理林满月的冷嘲热讽,又去拿别的金条。

    不用摔地,直接看金条的四边,磨损的痕迹很严重,这些都是假的!

    盒子里,没有一块真金条,全是假的。

    难怪那么大方说给她,假的给她拿走,真的就归入了林满月的腰包!

    贱女人都嫁给盛三少有盛家那么好的家庭经济条件了,还要来贪林家的财产,人心不足蛇吞象!

    林真真的心情,也跟坐过山车似的,一下高一下低,被林满月折磨的无法平静,整个人都快爆炸了。

    话不能说太多,总会被林满月抓住细节推测出来更多东西。

    扔到盒子,林真真回屋。

    消极抵抗是不是?

    林满月就跟走在林真真身边,“那天晚上你挖出来的时候,是不是觉得以后的生活有了着落啊?我这么做呢,就是给你幻想的机会,再进入到失望绝望。怎么样,听着是不是很刺激?”

    刺激你大爷!

    林真真没骂出来,只在心里过一遍。

    林满月是故意来促使她开口的,这个时候她开口一定做不到理性,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收都来不及收。

    回卧室,林真真要关房门的,被女警制止。

    “上厕所不准关门,睡觉门也不能关吗?”

    不是这一次没关,因为林满月人在这里,林真真才想隔在门外。

    “这是上级给我的命令,不能让你离开我的视线。”女警毫无商量的余地。

    “你没听见林满月她在侮辱我吗?”

    “抱歉,上级交代的任务,没有你提到的这一点。”

    林满月“噗”地一声,乐笑了。

    女警可爱啊,认真的可爱。

    不能躲进卧室,林真真转身就能看到林满月那张欠打的脸,握着拳头忍着没挥上去。

    怒气,转到了女警身上,“你们不管管她吗?我可是你们的证人!”

    女警还是那副样子,不回答,只做到监视的任务。

    而林满月,畅通无阻地进了林真真的卧室,这更像是女警在为林满月保驾护航。

    即使有阿禾在,会替林满月扫除一切障碍。

    这根女警什么都不管,不是同一个性质。

    “阿禾很能打,是你告诉给梅若好的吗?”

    林真真不答。

    林满月自顾自地说:“有次,梅若好准备支走阿禾,要对我下手。我疏忽了一次,梅若好还是没有成功,这是运气啊。”

    就是那次打麻将,米安的卫生巾不翼而飞,应该是梅若好趁米安不注意拿走了。

    支走她们所有人,梅若好就可以对她下手了。

    运气,她包包里经常放卫生间,救了她自己一命。

    “老公死了,留在国内寻找老公的旧友,完成心愿就去国外定居,这么苦情的人设崩了。真正善良的女人,应该是阿禾这样的,而不是像梅若好那样的。”

    林满月的话音一落,女警和林真真一齐看了过来。

    大概是,没见过这么夸自己身边人的。

    阿禾面不改色的接受了林满月的夸奖,这个时候说温柔又怎么,说她是温柔的人她都接受。

    “阿禾善良?”

    “是啊,我跟阿禾一样的善良,我们才能相处那么融洽。”

    林真真快恶心吐了,“林满月你要是善良,死刑犯都是善良的!”

    林满月眉头一抬,“你是说,你也善良?”

    一下子,林真真的怒火又燃了起来。

    就算是想方设法收敛脾气,也经不起林满月这样狂轰滥炸般的攻击。冲动,就容易说错话。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