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3章 容易混淆视听
    “真以为你无敌了吗?林满月你绝对想不到,你洗澡的视频会被那些低等的男人观看吧!什么纯洁无瑕,不知道被那些男人意淫成什么样子了。他们跟盛三少不同的区别只有,没有在你身上实践而已,但都

    看光了!”

    “啪”一声,阿禾一巴掌把林真真的头都给打偏了。

    林真真的脸上火辣辣的疼,嘴里也顿时有了血腥味。

    一口口水吐出来,是红色的。

    阿禾还要再动手,被女警给拦住了。

    林真真已经是失去自由了,再差还能有多差?气话说完,心情是舒畅的,就是脸上和嘴很疼。

    林满月眯了眯眼睛,“你再说一遍。”

    说就说,还怕了不成?

    口中的血腥味很浓,林真真又吐了一口口水,才说:“你的房间曾经被林呈里装了摄像头,拍下了你换衣服洗澡的视频。然后,再刻出来发给一些色情网站,供那些色男人观赏。”

    阿禾又上去,女警手是准备拦的,但还是收了回去。

    职业是警察,也是女人。拍下视频什么的,这太过份了!

    一脚踹去,林真真翻倒在床上,一动不动就跟死了一样。

    女警这才去检查林真真,鼻下还是有气息的。

    痛到全身发抖,林真真还在笑,笑的是那么得意。“你大概是忘了,我小的时候就被我妈送去了国外,没有家长陪着照顾着,防备心从那个时候就练出来了。查看有没有装监控的方法有很多,就不跟你一一述说了。我还知道林呈里的衣柜后墙内有保险柜,

    还有林呈里藏了哪些东西。”

    林满月说得很自信,林真真声音微弱的回应:“就是你防备心强,林呈里在你房间里安装的监控没有坚持多久,是我叫他拿走的。拍下的内容,意外收获,发出去给男人们欣赏。”

    阿禾一把就抓住了林真真的头发,强行提着林真真的头要往床头上撞去。

    这真要撞着的,会出人命的。

    女警急忙制止,身体挡在床头前,劝阿禾:“你不要冲动,林真真是警方需要的证人,她不能有事。”

    不能对着干,阿禾就直线下垂的把林真真的头按向平铺的被子里,很用力很用力。

    几秒钟已经够呛了,没学过憋气的人,会死的。

    林真真手脚乱动开始反抗了,挣脱不了,女警看不下去又再来解救林真真。

    终于脸跟被子分离,林真真就像是一个溺水之人得救,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

    被逼近死亡的窒息,林真真看着阿禾,还是会怕的。

    这个臭保安,打人伤人都不带眨一下眼的,算哪门子的善良。“林真真你听好了,满身是污点的人转做污点证人,也不会被轻易放过。至于你引导的方向寻找幕后老大,以为警方都不自己思考,全跟着你的思路走吗?梅若好那么不简单的人,你跟警方说是中间人,可

    能吗?你的那张嘴,哪天我会派人来用消毒水给你洗一遍。”

    说完,林满月就走了。

    林真真没多大的反应,还是劫后重生之感。

    女警,松了一口气。

    责任在身,必须要保护着林真真。

    如若不是服从命令,林真真说得那些话,女警都想给林满月帮忙揍林真真了。

    回过神后,林真真维护自身权益地说:“我要告林满月和她的保镖,对我进行了伤害!”

    女警眼皮都没抬一下,跟没听到似的,走到窗户后的沙发坐下。

    监视林真真,基本上都是和衣躺在沙发上的。

    没有得到回应,林真真又说了两遍三遍,依然如石沉大海。

    “你们官商勾结,到时候上了法庭,我会把今天发生的所有事,全部告诉给法官。”

    女警只是翘起二郎腿,没被林真真的威胁吓到。

    “我要去医院,我受伤了!”

    “听到没有!”

    “动不了了,肋骨好像断了!”

    女警这才过来查看,林真真的脸色是极其痛苦的,于是女警还是汇报给了上级,派车来把林真真送到医院去就诊。

    结果是,肋骨断了两根,有点危险系数,断的那一节再偏一点就得插进靠近的内脏里,后果将不堪设想。

    人是在监视保护下,不被一些逃窜在外的洗黑钱团伙报复,才能安全地上法庭。

    可,伤林真真的不是那些在逃人员,而是林满月跟阿禾。

    警方派出了几个人,去了盛家。

    陆迪也抽空,跟着同事们一起来了。

    来就来呗,林满月欢迎,叫保姆给泡了上好的茶水招待。说起林真真受伤,肋骨都断了,林满月都没有表现出自责,“她林真真受伤的身体,我受伤的是心灵!我老公的一个朋友曾经是做心理医生的,我跟林真真发生口角之后,心理出现了问题,需要朋友地救治

    才能恢复正常。这一笔,我跟谁去算?报警,让你们去询问林真真为什么要骂我吗?”

    警察也不是要问责的,其实就是来告诉林满月,以后不要再对着林真真下那么重的手,他们连材料都不好写,是要呈现给上级看的。

    真不可能把林满月给抓着关起来,还不至于那么严重。

    有陆迪在中间进行调和,该表达的意思还是表达清楚了。

    其他同事们先走,陆迪手上那根烟还没有抽完,由林满月陪着往门口走得很慢。

    “梅若好曾经是有过婚史,可她的老公不是死了一年,而是在梅若好婚后的第二年就去世了,是姓白。”

    林满月:“……”

    那个满嘴谎话的女人,她们几个还同情梅若好的遭遇呢,都是假话!

    “据抓回来的那些犯罪嫌疑人的口供,他们都是没有见过老大白哥的,就几个核心人物见过。”

    “那个白哥,可能不是一个人的名字,比如说一个团体什么的,用白哥来掩人耳目。”

    听到林满月的分析,陆迪会心一笑,他的老同学就是这么聪明。

    林满月再说:“还有可能,梅若好就是白哥。”女人取一个外号中带哥的,才更容易混淆视听。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