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9章 赤果果的威胁
    林满月并不知道盛启泰在打什么鬼主意,她也没有兴趣。

    但是,敢把主意打到她儿子身上来,她是不能忍的。

    有什么不满的,可以冲着她来!

    停下来,林满月目光森冷地看向盛启泰,提出警告:“你看我不顺眼,我也不奢求。你在我儿子身上动歪脑筋,那么我告诉你盛启泰,你会生不如死!”

    她眼神中的杀气,盛启泰假笑都假不出来。

    跟随韩轩身边,不是什么都没学到,威胁人是差不多的。

    懒得废话,林满月大跨步离开了。

    阿禾没有再拦,盛启泰都没有再追上去。

    打主意了吗?

    并没有,只是想跟孙子培养一下感情,也不行吗?

    没有他,就不会有韩轩,更不会有盛择优。他这个做爷爷的想跟自己的孙子亲近,还能有罪不成?

    只怪林满月太警觉,他还没有付出行动,就被拒绝了。

    打预防针,不是打了就走,还得观察半个小时,看孩子有没有异常反应。

    半个小时后,盛家的车驶离医院。

    医院门口路边站着的卡通人偶,就对着这辆车挥手告别,很是热情。

    别的人不知道玩偶是谁,林满月就是不愿意看,余光还是有瞥到。

    生命不息斗争不止是吗?

    安稳的退休生活多好,不用为生活担心,也没有奇奇怪怪的人打扰。有心想要炫耀一下奢侈的生活也可以,为什么盛启泰就是不满足呢?

    不懂。

    不搭理他就行了。

    但是,林满月可以不搭理,别的人就没有林满月这种定力了。

    体现在,盛家的保姆身上。

    出门购食材,在菜市场遇到了盛启泰,要买什么要挑什么全是盛启泰做的。

    这位是曾经的前老板,保姆不能做到板着脸赶人。没有办法,食材都带回去了,但还是有跟盛家女主人林满月汇报。

    “你是说,食材都过了盛启泰的手了是吗?”

    “是的。”

    “所有的东西,全部烧毁,一样不留。”林满月就是要做到这样决绝干脆。

    谁知道盛启泰安了什么心?要是在不知不觉中下毒了怎么办?

    她把盛宝贝带到这个世界上来,是享受生活的,不是尝毒的。

    那点东西,盛家还是扔得起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保姆这边得到了林满月的死命令,盛启泰没法再由此打入到盛家的内部,盛启泰又把他的魔爪伸向了司机。

    盛家那几辆车,都有定时去某一个洗车行去洗的。

    按照固定的时间,盛启泰就去了洗车行。

    家里的司机还是那几位,盛启泰不在盛家了,他们都还在帮盛家做事。

    盛启泰旁敲侧击地问司机有关盛家人的信息,司机直接说:“盛总,你不要为难我们好吗?”

    盛启泰又说了一车他很清白的话,司机没再回答了。

    眼看司机的路子也走不通,盛启泰就把目光放在了徐磊身上。

    韩轩最得力的助手,曾经盛启泰是看不上眼的人物,如今都要去接触。

    难得的这天没有加班,徐磊开车回去,就在小区门口看到了盛启泰,正在跟保安说话。

    保安指了指他的车,盛启泰就过来了。

    徐磊没有下车,只是摇下了车窗,“盛先生。”

    称呼不重要,盛启泰不会去介意是不是叫他盛总。此时就是叫他盛总统,他都不会因此高兴。

    “徐磊,我那里的灯坏了,你能帮我修一下吗?”

    “不能,盛先生请电工吧。”

    拒绝的如此彻底,怎么看怎么有林满月的影子在。

    “是我的卧室,那种私密地方,不怎么想让陌生人进去。徐磊你现在反正下班了,去帮我看看吧。”

    “抱歉盛先生,我不会。”

    “怎么不会,我记得以前韩轩住的那里电灯坏了,都是叫你去修的。公司都在传,徐磊你是全能助理,什么事都能办下来。”

    回答盛启泰的,不是徐磊口头上的拒绝,而是摇上车窗开走。

    给总裁大人打杂,徐磊都觉得很荣幸。

    叫他去给盛启泰换灯泡,讲真徐磊不愿意,情愿回家去躺着。

    徐磊这条路,又没有走通。

    盛启泰只好作罢,并且把目标再次定在了林满月的那几个朋友身上。

    先攻下谁好呢?

    那两个女的,跟林满月关系太好了,不容易被他说动的。

    梁川吧,那个裁缝的孙子。

    盛启泰找去了梁川的工作室,忙成狗的梁川并没有亲自接待他,而是交给了一个助理。

    从接待人物就能看出自己的份量,盛启泰知道,梁川没有重视他。

    不拿出点东西,梁川以为他是没本事。

    画着设计稿,梁川的办公司门就被敲响了。

    说了“进”,进来的人不是同事,而是盛启泰。

    梁川这人,赔笑最擅长,就算是很不爽盛启泰的打扰,还是笑嘻嘻的。

    笑,谁不会?

    盛启泰也笑,“我记得你比韩轩小不了几岁的吧。”

    梁川耐着性子说:“是的。”

    “韩轩的儿子都有了,你没有成家的打算吗?”

    “工作忙,暂时不考虑。”

    “能有多忙?个人感情还是要顾及到的,国内的情况是不允许同性结婚的,你要不去国外试试。”

    梁川:“!!!!”

    震惊来得太突然,梁川都没办法笑了。

    性取向,只有几个朋友知道。

    他是相信朋友们的为人的,不会到处乱说。

    同事,更不可能。

    工作室的人,90%的人都没有见过项以轮,更不知道他的性取向。

    盛启泰终于是有了成就感,还反着安慰梁川:“你不要激动,喜欢是一种感情,每个人都有,只是性取向不同而已。你爸妈爷爷他们呢,能瞒着就瞒着吧,毕竟老一辈的思想,不会那么开放的。”

    不知道为什么,梁川听出了赤果果的威胁。

    盛启泰知道多少了?

    会那么好心来提醒他隐瞒家人?

    当盛启泰后面的话说出来,梁川是见识到了此人有多么无耻了。

    盛三少那样光明磊落的一个人,为什么会有盛启泰这个的爸爸?竟然是要他去林满月那里做奸细,不然就把他是同性恋这个事告诉给他爸妈!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