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3章 便宜舅舅
    做不了别的,能让梁川暂时消消气,也算是一种报仇了。

    还有很多种方法,揍盛启泰一顿,以盛启泰的性格,肯定会抓着被揍这事儿不放,又要制造幺蛾子。

    来无影去无踪的假蛇,盛启泰说都没地儿说去,关键是没人信。

    是的,没人信,盛韩轩就不信。

    盛韩轩已经把盛启泰的电话列入了拒接名单里,盛启泰是打给徐磊的,徐磊再转述的。

    盛启泰有提出要求,需要心理医生来进行心理辅导。

    等到深夜,心理医生都没来。

    实在是害怕,盛启泰晚上睡觉都没关灯。

    好不容易熬到第二天,盛启泰顶着黑眼圈,去了医院。

    不是去看心理医生的,而是记住了林满月的话,他是去找梁老先生的。

    他给黑蛇吓得半死,报复不到林满月身上,那就拿梁家人开刀。

    休息了一晚上的梁老师傅,好不容易情绪得到了缓解,盛启泰一来又把梁老师傅给气昏过去。

    医生护士着急赶来病房,盛启泰和看护都被请了出去,拉上隔帘对梁老师傅进行急救。

    梁爸梁妈都要上班,医生都告诉了情况问题只需要静养,才没有陪在医院的。

    看护是请来照顾老人的,盛启泰的到来看护又不能轰出去。

    梁家人接到电话急忙赶到医院来,梁川是在大厅看到盛启泰的。爸妈不知道原因,梁川猜到了跟盛启泰有关,此时已经顾及不了盛三少的权威了,拉着盛启泰不让走。

    梁爸梁妈不算跟盛启泰很熟悉,可梁川的失态,他们还是要拦一下的。

    怎么说怎么骂,梁川就是不放手。

    再怎么样,盛启泰都是上了年纪了,拽不赢梁川,硬生生地被梁川拽到了梁老师傅的病房外。

    儿子的如此反常,做爸妈没有了责骂,更多的是痛心。

    好说歹说,就是劝不了。

    梁爸,就跟盛启泰道歉:“对不起盛先生,我儿子因为爷爷出事,情绪激动了,我代他跟你道歉。”

    梁川没为自己解释,看护说了:“就是这个人,他来跟老师傅说那些话,老师傅都叫他不要说了,他还在那诋毁小梁先生。”

    怀疑是一回事,真相又是另一回事。

    梁川听了看护说了之后,一拳就朝着盛启泰的脸挥去。

    梁爸一肚子道歉的话全部收了回去,跟盛家接触不多,竟然没看出来盛启泰是这样的一个人!

    这里是医院,喧哗不得,立刻就来了护士进行制止。

    梁川依然是拽着盛启泰不让走,“我爷爷要是出了什么事,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脸上痛眼睛痛的盛启泰,如此狼狈,再问梁爸:“你都不管管你儿子吗?”

    梁爸目光冷冷:“老爷子的情况没有稳定之前,盛先生先别急着走。”

    “是你自己的儿子犯了错误,害得你家老爷子住院,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要是你,就把你儿子的男朋友找来,逼着他们分手,把你儿子给憋回正常的性取向,好给你们梁家生个孙子传宗接代。”

    急忙赶到医院的项以轮,正好听到了盛启泰这一段话。

    再次急救的老人家,项以轮是还不知情的,可盛启泰说得这么难听,他怕的梁家真听从了来逼迫梁川。

    余光瞥见了项以轮,梁川理智回归,眼神不同意项以轮此刻现身。

    本来就够乱的了,再来,非得把他爸妈也气住院不可。

    项以轮忍了又忍,才没有上前去抓着盛启泰揍一顿。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儿子的存在,就是为家里传宗接代的吗?

    这话,盛启泰敢当着盛三少说吗?

    哦,盛三少已经生了儿子了,也算是传宗接代了。

    就算是满月,给盛家生了儿子,也没见盛启泰对满月有多好。

    项氏红河倒还不是世界着名企业,要不是看在盛三少对满月的爱护有加,盛启泰那样对待满月,项以轮都想自己养外甥女的。想嫁谁就嫁谁,就算是一辈子依靠着项家,他项以轮也养得起。

    项以轮走后不久,不幸中的万幸,梁老师傅的情况有了好转。

    梁川没有进病房,心稍稍安定,再拽着盛启泰下楼。

    手上就跟涂了强力胶,任凭盛启泰怎么反抗,就是不放手。

    拉拉扯扯太难看了,盛启泰爱面子,被那些人用异样的目光看,情何以堪!

    “梁川,你就不怕得罪盛家吗?韩轩可是我儿子!你现在不是来跟我置气,而是跟你的男朋友分手,并且跪在你爷爷的病床前说以后会好好结婚,才能缓解你爷爷的病情。”

    梁川的气还没消呢,盛启泰又来刺激他,梁川的情绪是真临近崩溃状态了,就跟盛启泰打起来。

    医院人多,看戏的多,劝架的少。

    最先冲上来的是项以轮,强行把他们两人分开,控制住了盛启泰无处躲,让着梁川好几拳打在了盛启泰身上。

    盛启泰毫不察觉,但是知道项以轮是林满月的便宜舅舅,也相当于是他的亲人了。

    “他舅舅,你别抓着我啊,抓着梁川,他把他爷爷气住院了,拿我撒气。”

    项以轮当做没听到,梁川微不可查地摇头,他身体上没事。的确是挨了盛启泰几下,吃亏的是盛启泰。

    心理上,这里也不是聊天的地方,有盛启泰这个搅屎棍在,也 是不敢对项以轮诉说的。

    怕的盛启泰再说话刺激梁家人,项以轮拉起盛启泰,离开了医院。

    “他舅舅,你这是要去盛家吗?”盛启泰都顾不上身上痛,兴奋地问项以轮。

    要是能回盛家,他就能跟着一起回去。

    一切能跟盛家接触的机会,盛启泰都要抓住。

    项以轮是想去盛家,也知道盛启泰是什么心思,他才不会让盛启泰如愿。

    旁敲侧击地问:“你怎么知道,那个梁川的事?”

    盛启泰得意地回答:“我曾经亲眼看到过,梁川跟一个男人手牵手。可惜我没看到那个男人的正脸。”项以轮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他在想,要不要让盛启泰的眼睛彻底瞎了算了。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