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赛前修炼
    “咦?没人?奇怪,是我看错了么?”夜巡弟子喃喃自语。

    就在叶朔已经做好了要迎接一顿疾风暴雨的准备时,那弟子提着灯笼在他面前晃了一圈,接着就如同没看到他这个人一般,嘀咕着向另一个地方去了。

    叶朔呆若木鸡的站在原地,正百思不得其解,就看到似有一个人影从黑暗中走出。

    “楚师兄?你怎么……”叶朔吃了一惊。楚天遥却没有回答,朝他做了个手势,示意两人跟上。叶朔也猜得到之前的事一定是他暗中相助。此时心中理亏,没多想也快步跟上。

    楚天遥引着两人走到一块平坦的空地,才转过头道:“你们两个不好好睡觉跑出来游荡,也真会挑地方,竟然逛到昇龙殿去了。那是平时长老们的议事重地,向来不准普通弟子靠近。要是被发现了,连我也保不了你们。”话虽然说得严肃,眼里却闪过一丝淡淡的笑意。似乎并没有要为两人违反门规的行为施加处罚。

    一经脱险,叶朔早已忘了自己前一刻还紧张得面无人色,楚天遥不提他们违反门规是否要施加处罚,他也假装不知,此时他的注意都集中在另一件事上:“楚师兄,刚才是你救了我们吗?哇!你是怎么做到的?我们是隐身了么?还是暂时进入了不同的次元空间?还是……”

    楚天遥看他再说下去,还不知要冒出多少稀奇古怪的猜测。失笑打断道:“好了,都不是,只是用了一个小小的‘灵遁术’而已。”

    “灵遁术,那是什么?”叶朔不明所以。但这并不妨碍他对那种神奇灵技的向往。

    楚天遥笑了笑,解释道:“是一种低级灵技,通过灵力搅乱眼前的空间气流,令光线产生折射,这样便可暂时欺骗敌人的眼睛。至于你刚才说到的隐身法,要说是对于它的延伸创造,倒也并无不可。”

    “那只要学会了这个灵遁术,岂不是天下皆可去得了?要是在擂台大赛上,对手看不见我,我却能看得见他,那他可就只有被我蹂躏的份了!”叶朔想到场中一面倒的形势,对手那气得七窍生烟又束手无策的样子,就暗自觉得好笑。

    正在他沉浸想象中得意时,楚天遥一盆冷水浇了下来:“如果真有你想得这么方便,也未免把修灵者都看得太廉价了。以后你们也会明白,视觉并不是在战斗中唯一依赖的东西,最重要的,是要学会去感应对手的灵力波动。这大殿四周都布下了禁制,既能隔绝外界探测,同时也阻碍了殿内之人对外界的探测,否则在你们刚踏进那个范围的时候,早就已经被长老发现了。”

    “长老的神识可以扩散到那么远?”叶朔咋舌道。

    “境界越高,神识的扩散范围也就越广。在炼气境界,等级越高则范围越广。若是达到通天境,要了解帝国中任何一人的状态,都只在心念一动间。至于多少年没有人突破到的涅盘境,更是五湖四海,尽在掌握。总有一天,我一定会达到这个传说中的境界!”在前几句都还是平静叙述,说到最后一句时,楚天遥的眼神蓦然变得凌厉,周身都散发出阵阵狂傲气息。那是一种对自身的强烈自信,以及对力量莫可名状的狂热追求!

    “楚师兄,你这么厉害一定可以达到的。”叶朔却是毫无机心,当即拍手相应。况且以他现在的实力,通天境?涅盘境?也不过是与集气级一样,是他可望而不可即的境界罢了。

    楚天遥淡淡一笑,心中却是不以为然。涅盘境若是真有那么简单就能达到,也不会成为传说中的境界了。

    “等等,你为什么会知道我们在这里?”顾问冷冷开口了,“你别告诉我,你的神识一直保持在散发的状态,锁定着我们啊?”

    以楚天遥的为人处世,自不难看出顾问一直以来对自己的疑忌。当下却只故作不觉,道:“因为我曾经在叶师弟的身上下过一道本命烙印,他发生什么事,我自然可以第一时间知道。”

    “本命烙印?你什么时候……?”顾问吃了一惊,“对叶朔的身体有伤害么?”

    对于顾问的反应,楚天遥不免觉得好笑,“当然没有了,打个比方,灵力波动各有不同,如果散开神识,自然可以感应到一定范围内弟子的波动。但它们分别属于谁,就需要花一番功夫去辨认了。我现在所做的,就相当于是在他的灵力波动上加一道特殊标记,好方便我辨识罢了。同时在他的灵力产生剧烈波动时,例如狂喜、惊恐、愤怒等等,也会在第一时间反馈过来。”楚天遥解释着。

    “那楚师兄,那个灵遁术可以教给我么?”显然叶朔对于自己的情绪被人窥探毫不在意,一心念着灵遁术。

    楚天遥不理会在一旁欲言又止的顾问,道:“今天已经太晚了,你们两个都先回去睡觉。明日早上再到这里会面,我也有一些关于擂台大赛的消息要提前告诉你们。”

    回到住处,叶朔显得很兴奋。一想到明天就可以学习灵技,也不嫌他们都睡在只铺了一层茅草的地板上,抓着顾问不断说着他若是学了灵技便何等何等的厉害,一定能在擂台大赛上大放异彩,每句结尾还不忘加上,顾问你以后要是被人欺负,我一定帮你打回来!

    顾问无奈,之前还觉得,离开了小竹屋的叶朔似乎变沉稳了些,没想到这一切都是错觉啊……

    第二天一早,叶朔早早就起来了,匆匆洗漱整顿一番,就直奔与楚天遥的约定地点。顾问看了看一向爱懒床的叶朔起得比自己还早,虽说叶朔还是和以前一样爱插科打诨,但是,顾问知道,对于修炼,他真正开始认真对待了。

    叶朔一路跑得飞快,待顾问追上的时候,就看到叶朔死皮赖脸,对,就是死皮赖脸地缠着楚天遥,让楚天遥教他灵技。

    “在此之前,希望你还能回答我一个问题。你为何那么想学灵技?甚至,不惜偷师学艺?”楚天遥没有回答叶朔的话,却先慢悠悠的抛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嗯……”叶朔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什么也没说。

    为什么呢?

    叶朔问着自己,内心中是一阵翻江倒海。

    从决定参加门派大赛的那一刻开始,就代表了他终于离开了那个竹林间的安乐窝,过去自欺欺人的平淡日子将不复存在。他知道,正如在门派中所遭到的羞辱,他不过是一个只有蓄气一段的废柴,没有力量的他挺不起腰杆,没有力量的他被嘲讽都没资格反驳……

    他,想要变强大!

    楚天遥看着叶朔不想说,也不勉强,因为他早已从叶朔坚定的眼神里也看出了那份决意:“那我就先给你说明一下。在战斗中除了必要的境界和灵技外,一把称手的兵器也必不可少。兵器有其天生的灵界属性,以五灵分为‘水、火、雷、风、土’。根据修灵者自身不同的属性,使用相对应的兵器时,也能得到相应的属性加成。同时对付不同等级的对手,五灵相生相克也可以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而不同的兵器也分不同的等级,不知你们在此之前有合用的兵器么?”

    “我只有这个。”叶朔轻轻拿出一把小木刀。

    顾问则摇了摇头,没有多说什么。

    楚天遥继续道:“修炼之道,旷日积晷,丹田又名为苦海,第一步便是在其中凝聚气旋,之后则可通过气旋来吸收天地灵气。其实整整一个蓄气级,不过都是在凝聚气旋。差别只在于各人气旋的大小。同时这时相当于一个刚刚敞开体内大门的过程,初始吸收到的灵气主要都会被用来淬体,所以在蓄气级最主要的强弱分判,就是**的强度。等到跨入集气级,灵气才可以初步在气旋中储存。整个炼气境都是储存更多灵气的过程,等到灵力气旋筑基已成,冲破苦海,在体内结成元丹,就代表着正式跨入了通天境。元丹吸收灵力的速度会比普通的气旋快很多。”

    楚天遥又顿了顿,“在自身还不能产生灵力之前,你是还不能修炼灵技的。不过我可以传你一套心法,让你可以更好的凝聚气旋。”楚天遥说着,拿出一块玉简递到叶朔面前。

    “这是什么?”叶朔上下摆弄着玉简,脸上露出不解之色。

    “这些心法都是被保存在玉简中,或者其他有灵力的物体中。你可以尝试着把它贴在额头上,然后里面的内容就会自动进入你的脑袋里。”看着叶朔的模样,楚天遥笑道。

    叶朔嘀咕道:“我还以为功法秘籍都是厚得像砖头一样的书。原来还有这样的啊。”一边说着,半信半疑的将玉简贴上额头。霎时,一阵清凉之感从额上传来,在最初的清凉过后,陡然一阵如火烧般的灼烧感自额头上涌起。大量的信息似泉涌瀑布一般从眉心涌入,瞬间充斥了他的脑海。叶朔仿佛看到面前出现了一团正在盘膝修行的灵力光影,该如何引导天地灵气灌入,又如何在体内凝聚成气旋,都有很详细的示范,叶朔看得如痴如醉,意识半天才从光影中退出。

    “好神奇!这就是传说中的玄天秘法么?”叶朔脱口而出。

    楚天遥好笑道:“你以为玄天秘法是大白菜,随处都能捡到么?这本只是普通的秘法,但只要你努力修炼,在门派大赛前还是有机会突破到蓄气二段的。”

    叶朔撇了撇嘴:“才蓄气二段啊?我还以为这秘法可以让我直接突破到集气级呢!”接着宽心的笑了笑:“算啦,反正有总比没有好。”又转向顾问:“对了,顾问,你也来试试这秘法。特别神奇,虽然我还是什么都不会。”

    顾问似乎有着顾虑,并没有立刻去接。

    楚天遥忽然道:“等一下,你这朋友灵根属‘地’,这功法与他自身属性并不相容。改日我再去寻一套适合他修炼的功法好了。”

    “那就多请师兄费心了。”顾问冷冰冰的道,眼里的防备之色依然未曾褪去。

    之后的时间,便都在叶朔安静的修炼中度过。一次次的尝试引灵气入体,叶朔全身在这阵灵气冲刷下,四肢血脉都感到了一阵说不出的舒服。

    只是他体内的苦海,始终没有半点波动。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