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反目的兄弟
    “哇,都是同门的师兄弟,干嘛整得一副有生死大仇的样子啊。”叶朔看着剑拔弩张的安云,紧了紧衣领,以抵御赛场上瞬间骤降的温度。

    “本轮比赛……”逸尘长老照例上台说明着规则和事项,却被安云直接一摆手打断,他冰冷的目光直视着宫天影:“宫天影,决战前你答应过我的赌约,没忘记吧?今日在这擂台之上,当着众位师长和诸多师兄弟的面,你就亲口给大伙儿再重复一遍!”

    宫天影缓缓抬起视线,说出这一句话仿佛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今日之战,了却昔日恩怨。失败者自废修为,离开玄天派。”

    安云一声冷笑:“很好,很好!有你这句话就够了!”话音刚落,声形化为一道光影,猛然疾扑而上。一时间竟然并未使用灵技,仅是最粗浅的拳脚攻击。拳头似疾风骤雨拳拳到肉,这一通直接了当的发泄,凝聚了他全部的愤怒。

    宫天影注视着面前的安云,眼中没有一丝面对敌人的戒备。拳脚轻带,轻轻巧巧的便将眼前的攻击化解而开。安云一轮狂风暴雨般地猛攻,竟然连他的一片衣角都未沾到。而两人肢体一旦即将相接,便会翻转开一片微小的螺旋风暴,卸去冲力,使安云不致为反震之力所伤。

    看着场中气氛诡异的战斗,观战的众人间也悄然响起了一阵议论纷纷。

    “这两人都是集气九段,今日一战可有得好瞧了!”有人一副有好戏看了的雀跃样子。

    “真可惜啊,宫天影和安云……当年他们两个可是最好的搭档啊!”不知是谁说道。

    “是啊,宫天影修为高强,又一向是冷口冷面,只对他这个兄弟极重情义,当年可不知碾碎了山门中多少女弟子的芳心。可惜自那件事过后,他整个人就变了……”

    叶朔听着周围议论纷纷,惊讶的掏掏耳朵:“那两个人竟然曾经是好兄弟,没搞错吧?”从场中形势看来,这很明显就是不死不休的仇敌啊!

    安云一番攻击无果,身形暴退,脚跟在地面拖出一道深长沟壑。翻手结印,末了一拳轰出,怒喝:“翻山拳!”

    就见一道道拳力虚影如海浪般袭向宫天影。一拳紧似一拳,一拳强似一拳。

    “雷盾。”宫天影随手一挥,面前降下一道雷电形光盾。拳影到处,一接触到盾面,皆如泥牛入海,在雷光的微微波动中被搅碎成一片虚无。

    “可恶……”见翻山拳奈何不了对方,安云面庞迅速罩上一层怒意。手印变幻,再度轰出:“疾电雷龙!”

    一道电形长龙自他指间呼啸而出,直至半空仰天一哮,就如离弦之箭般向宫天影冲去。

    宫天影并无还击之意,仅仅在雷遁之上又加注了一层灵力波动,令原本有些黯淡的盾牌再度变得清晰异常,闪电攒动中,隐隐有微小的火花爆出。

    雷龙呼啸着冲到遁前,在光幕缝隙间左冲右突,却始终无法突破。

    “给我破!破!破!破开啊啊啊!”安云疯狂的朝雷龙中灌注灵力,以至身上的灵力波动瞬间下降了一大半。

    “竟然是疾电雷龙?”

    “这一招还是宫天影当初在始王遗迹里九死一生才得到的高级灵技。那时他没留给自己,却给了安云。他要是早知道这灵技有一天会被用来对付自己,不知他可会后悔当日的决定?”

    安云听着围观者的议论,虽然眼中也很快的划过了一丝愧疚,但一想起宫天影那时的所作所为,而如今舆论竟是全部倒向了他,脸上立时又被愤怒取代。

    “安云,你我之间何以一演至此?我从未想过与你相争,你当真便要这般苦苦相逼么?”一挥手彻底将雷龙震散,宫天影缓缓开口,似乎仍未放弃与安云重修旧好的努力。

    “少啰嗦!收起你这一套假仁假义假慈悲!我不恨你夺我所爱,我只恨……只恨你为何勾引了她却又不好好珍惜她!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如果不是你,云珠师妹就不会死!”安云双眸中一片血红,说出的话音都带着颤抖。

    “无论发生什么,我都希望你能明白,当日并非是我对师妹见死不救,只是……”宫天影尚未说完的话,又被淹没在了安云新一轮更为狂暴的攻击中。

    此次的安云更加歇斯底里,仿佛宫天影的话语激起了他内心中最不可触碰的地方,“闭嘴!你不要再说了!我不许你再提!!宫天影,我只要你血债血还!”安云的声音凄厉异常,听得叶朔汗毛都竖起来了。明明是艳阳高照天,却能让人感到腊月寒冬的寒气!

    “星海狂沙!”安云一扬手顿时风沙大作,连宫天影都不得不暂时挥手遮挡。而令人意外的是,安云并未趁机攻击他,反而是一掠到了擂台边缘,手里不知何时蓄起的灵力光球已暴涨成一团汹涌的火焰,就在众人猜测着安云这是要做何事时,安云猛然把火海推到观众席上。逼人的热浪席卷而来,熊熊烈焰转眼遮盖了台下众人。

    “啊,完蛋了,要被烧死了!”叶朔喊着,周围的围观众人已经纷纷用灵力在身前形成护盾,可叶朔什么都不会,只能连忙躲到别人的护盾之后,抓着顾问大叫,“这安云疯了么!打不过宫天影也不用拿观众出气啊!”

    宫天影面色一变,身形瞬间在原地消失,下一刻又出现在安云身侧,抬起手掌,一股吸力自掌心爆涌而出,火焰纷纷倒灌入他的掌心内,完全不在乎这熊熊烈焰,指间一捻,逼人的热浪逐渐化为微小的火苗,消散在空气中。

    安云嘴角划开一抹狞笑。手中猛地聚集起一个巨大的灵力光球,向近在咫尺的宫天影胸前推去!

    方才攻击观众,原来只是他使出的障眼法,而他真正的目标,则是至始至终仿佛事不关己的宫天影!

    按说如此近的距离,宫天影闪避本已不及,但他却并未移动位置,掌边结起一道灵力光盾,只在胸前轻轻一挥,就将光球远远扫开,光球在半空中砰然炸裂,绽放开一道绚烂火花,四周小小星火缓缓坠下。

    “安云,你这是做什么!”宫天影冷静的双眸中第一次染上焦急,“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这种诡诈之术了?我认得的安云,不该是这么不择手段的!”

    “哈哈哈哈,你认得的安云?”安云闻言,纵声大笑,竟是笑出了满脸泪水。待他笑完,抬手将脸上泪痕狠狠抹去,厉声道:“你认得的安云早就已经死了!他死在云珠师妹离世的那一天!刚才有人说我疯了?不错!我是疯了!是你把我逼疯的!那****为何要救我?如果在生死关头你能选择云珠师妹,我沉埋在地下哀歌的灵魂也会感激你啊!可你,却选择让我苟活在这世上,苟活在无尽的痛苦之中!宫天影,你自以为是我的恩人,但在我眼里,你从来都不是!当云珠师妹死的那一刻,我就发誓,我安云,此生此世,与你誓不两立!”

    宫天影闭了闭眼,“是我对不起云珠师妹,即使将我这条命拿去赔了给她也罢!但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去死,即使要背负着你的憎恨,我也希望你可以活下来……”

    “够了!云珠师妹亲眼看着你抛弃她,亲眼看着这个她早已认定为丈夫的人、亲手将她推下死路,你让她如何自处?即使如今你心中有愧,她又怎能安息?你什么都不必再说,我今日定要送你这个凶手下去给云珠师妹赎罪不可!”安云声嘶力竭的吼完了这一句话,不顾身体已经十分虚弱,强撑着又要结印。

    几位长老见状连忙结起盾印,擂台上登时被一层淡紫色的半球形光笼罩住。联手布下结界,防止安云再动手攻击观众,长老们也松了一口气。

    “那一日的事,其实也不能全怪天影。即使是我们几个老家伙碰到天苍兽,也未必能够全身而退。天影能够保住安云,已经是很不容易了。”席上的几位长老也彼此相视,叹息着。这一战,实在是无法评价,无论胜败,皆是相负,谁输谁赢早已不重要,只希望这两名弟子,能早日化解其间仇怨。

    “当初我就开导过云儿,那时他总是把自己闷在房间里,一句话都不肯说。我本以为让他静一静就好了,却不料他心中的恨意,竟是有如此深重!”一位长老神情忧伤。他正是安云的师父,眼看着原本一个阳光开朗的徒儿如今成了这副模样,他心中的痛苦已经不是用言语所能形容的。

    “这一战,那安云不肯罢手,天影又狠不下心,看来是很难分出胜负了啊。”

    “是啊,这一战,恐怕是很难分出胜负了。”看台另一端,楚天遥缓缓吐出一口气,重复了一遍这句话,语气中似带着丝难以名状的意味。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