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往事不可追
    观众席上,叶朔仔细看着台上的两人,接着看向楚天遥,“咦,是这样么?”他默默盯着场中看了一会儿,“可我觉得分明是那宫天影比较厉害啊。”

    “要论实力,自然是天影师兄强过一筹。”楚天遥叹了口气,“只是你注意到没有,从开场至今,他始终不曾主动对安云出手,仅仅是以防御为主。照这么下去,除非是等安云灵力耗尽……”楚天遥语气平静照旧,但似乎夹杂着叶朔从未见过的情绪。“当年那一件事,对他们两人影响确实很大。其实天影师兄一直心中有愧,否则以他的资质,也不至于这么多年始终困在集气九段。当年他才是这玄天派最耀眼的天才,只是从那件事之后,他的修为从聚气四段一路下跌,直直跌破了一个境界,很多长老们都很焦急却又无可奈何。可惜安云这么多年过去了,也始终不肯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

    “啊!修为也是会倒退的么?”叶朔吓了一跳。“对了,天遥师兄,为什么你说到宫天影的时候好像很难过?啊!对了,你们同在皓月峰修行,那你应该跟他打过交道吧?是不是还挺熟悉的?那当年那件事,到底是什么事呀?”

    “行了,你们不要再问天遥了。”看着叶朔连珠炮似的追问,齐玎莎看不过去,主动向他叙述起来,“当初天遥进门比天影师兄晚几年,那时天遥在修炼上还有很多不懂的地方,都曾经多劳天影师兄指点,就相当于天遥的半个师父!看着他现在一蹶不振的样子,当然会心痛了!”

    在齐玎莎的讲述下,宫天影,安云,还有他口中的小师妹的故事渐渐浮出水面,叶朔似懂非懂的听着,他们之间究竟是怎样的过往,竟铸成了如此不堪的局面。

    宫天影和安云原本是一对最好的兄弟。两人一起拜入玄天派,一起在擂台大赛上通过新晋弟子考核,之后分别进入不同的山峰修炼。安云的性格活泼开朗,比较大大咧咧,在门派中经常闯祸,还要靠宫天影照应着他,处处帮他善后。

    平日里出去完成任务,若是找到了什么好的宝物,宫天影总是留给安云,而不是自己。

    宫天影来玄天派没几年,就成为了玄天派最耀眼的新星。而此时安云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弟子,即使两人的差异被人为的扩大,宫天影却也始终没有疏远过安云,在安云面前更是没有摆出过任何的优越感。这两人的友情本是羡煞旁人,弟子们也好,长老也好,都觉得没有什么可以动摇他们之间的关系。

    可惜,这一切直到杨云珠出现,就都变了。

    当时他们三人一组一起执行任务。安云第一眼就喜欢上了活泼善良的杨云珠。而不出意外的,她的视线理所当然的被锋芒毕露的宫天影吸引,只把爱说爱笑,善解人意的安云当成了最要好的朋友。安云明知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也只有把这份感情压抑在心里,依然和这两个人维持着友情。

    而宫天影一心扑在修炼上,对杨云珠并没有表现出什么特别的关切,仅是朋友而已。而杨云珠也知道,她的这位师兄,就是喜欢修炼,所以也没有太着急,只是默默的追逐着他。

    原本他们三人一人一无所知,两人心照不宣,也一切如故。

    直到有一天,在这个三人小组完成任务后,返程时正巧路过黑密林,宫天影忽然临时起意,想往密林深处走走,密林时常有异兽袭人的传闻,所以极少有人靠近。而宫天影则是听闻密林间据说有一个神秘的山洞,想要去一探究竟。

    原本宫天影提议时,安云是反对的,毕竟那里太过危险。然而杨云珠对宫天影可谓是言听计从,安云见状,也没有再坚持了。

    就在三人刚踏入密林时,忽然狂风大作,林子里蹿出一只三人从未见过的异兽,那是一只太古凶兽天苍兽。当然,这是他们后来才得知的。

    那时的他们并不知天苍兽的厉害,天真的想要将它赶跑,没想到此举惹怒了天苍兽,天苍兽咆哮着向他们进攻,任何法印结界都无法阻止它,更不要说灵力光球,简直像在给它挠痒痒。

    三人大惊失色,可用尽全力也打不过。最终只能狼狈逃跑,杨云珠落在了后头,宫天影想去拉她时,天苍兽追上来一爪朝三人拍下,宫天影奋力推开了身边的安云,两人一起滚倒在泥地上。再抬起头时,就看到还留在原地的杨云珠的脑袋已经被一爪拍成了稀巴烂。安云想要和天苍兽决一死战,却忽然林间空气产生一阵细密的波动,天苍兽竟停下了攻击,转身跑向密林深处。

    之后安云抱着已经死得不能再死的杨云珠默默坐在地上,宫天影安静的站在一边陪他。直到安云的眼泪已经流干了,他才抬起头,默默的对着宫天影说出了那句今后一直如梦魇般缠绕着两人的诅咒。

    “宫天影,我安云此生此世,与你誓不两立。”

    而在回来以后,安云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每日里只是不断的修炼,修为也迅速从蓄气五段暴涨到了集气九段。反倒是宫天影……齐玎莎没再说下去,众人也已知道了结果。

    “为了一个女人,兄弟反目成仇啊……”叶朔听得咋舌不已,忽然心中掠过一阵惶恐,慌忙抓着身边的顾问:“顾问,我们以后可不能像他们那样。”

    顾问心中同样很是沉重,不想影响叶朔,勉强说笑道:“废话!那还得先等有女人看上你再说啊。”

    “唔……唔……”安云剧烈的喘息着,神色间忽然透出一股嗜血的决意。双手间再度腾起一个复杂印决。

    “增幅秘法?噬血骷!”

    而在一阵虚空之后,就见他脑后猛然蹿升起一个骷髅状的硕大虚影。安云的全身都沐浴在一阵血光中,末了“噗”的喷出一口精血,而身上的灵气波动却猛然暴涨了三倍!

    “竟然是极为罕见的增幅秘法?”席间的长老们惊讶道。

    “发动需以精血为媒,虽然是最低等的一种,但出现在他一个集气级弟子身上,也算是极为不易了。也不知他是从何处得来。”了尘道长说道,神情少有的肃穆。

    “黄泉葬……雷霆灭……”从安云口中不断吐出破碎的喃喃低语,而他这次结手印所花费的时间,却是格外的漫长。身上也蹿起了一层金色华光,直至全身都被笼罩,就如是穿起了一层透明的灵力纱衣。而随着他不断的念咒结印,原本是晴朗的天空,竟也忽然乌云密布,转眼间就如坠入黑夜一般!

    “这是……?”几位长老面面相觑,心头都闪现出了一个极为不好的预感。

    “……天地不容……九重焱狱!”随着安云最后一字吐出,从裂开的穹顶猛然降下一道十丈粗细的雷电,自他的头顶击下,而后他的身上过滤过一道道电光,整个人又像是被融化在烈焰中,在这阵迅猛雷电中,他的身体被这凌云之力裹挟着缓缓升空,半空中继续结印,这时他手上的动作几乎已经是不由自主但又僵硬异常,像是被某种无形的天地之力操控着。

    “禁咒!如此威力,不会有错的!这一定是禁咒!”无尘道长面色剧变,站起身惊呼道。

    “没想到安云以秘法强提灵力,竟然是要施展禁咒!一旦那禁咒降下,恐怕整个赛场都会被他轰得连渣都不剩。”

    禁咒虽然有鬼神莫测之强大威力,但就如使用灵技需引灵气入体一般,禁咒则是强行吸收天地煞气。一招之后,作为施法的代价,必将被煞气反噬。如果修为不够,最终的结果,便只能是爆体而亡!

    “安云!你给我停下来!立刻停下来!你要的无非是一个胜负,我宫天影现在就可以在这里向你下跪认输!离开玄天派,从此永远不在你的面前出现!使用禁咒的后果你不知道么?你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么?”宫天影一路跨过被灵力波动掀得凹凸不平的擂台,冲到安云正下方,仰头疾呼。

    “今日之战,不论胜负,只决生死,难道你此刻方知?”安云略带轻笑的声音在天空中随着轰隆隆的雷鸣一起传下,只是这轻飘飘的话语,似比电闪雷鸣更震耳发聩。

    “安云竟然连禁咒都用上了!他这是一心想要跟宫天影同归于尽了?”混乱中,似乎是哪位长老的声音。

    “怎么办?我们要不要想办法阻止?”有人问。

    “我们还有几个人要用灵力维持结界。况且就算现在出手,恐怕也来不及了。”又是一位长老的声音。

    “先等一等,天影似乎像是要有什么动作了。”就在无尘道长准备全力出手时,了尘道长阻止了他,二人面色凝重的看着场中形势。

    宫天影默默注视着一意孤行的安云,眼中也是猛然划过一道厉色!

    “纵然要亲手伤你,我也绝不能见你自取灭亡!”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