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玄天派的修炼
    第十三章离别

    关于此事,众位长老已是百般挽留。可惜却没有人能留得住他。

    此刻大家都正聚在山门前跟他告别。据说玄天派上上下下几乎都来齐了。即使是一位长老即将远行,也未必会有如此之多的人前来。

    而楚天遥向来对宫天影敬重有加,自然不会错过。叶朔也趁机偷懒,缠着他把自己一起带上。

    山门前。

    “天影,当真便是非走不可么?不能再考虑考虑么?”一位花白胡子的长老,拉着宫天影的手,苦口婆心的劝说道。“如果是因为安云,那小子那边,我来劝劝他,你只管安心在这里待下去就好。”

    依旧是一身玄色长袍的宫天影伫立在山门前,身影恍惚已与背后的浮云远山融为一体,似随时都会乘风归去。而他望向眼前长老的眼神,更是透着无尽的萧索之意。

    虽然他看的是长老,然而他的目光,却仿佛越过了长老,停留在某个未知的遥远所在。

    “长老,您误会了,这不关安云的事。只是我近日在修炼上遇到了一些瓶颈,希望能下山走走,感悟一下自然大道,或许就能找到突破的契机。”

    “你……唉,也罢!要是外面有什么不顺心,千万记得要回来啊!”长老们的神情就像在送别一个即将远行的游子。

    “我会的,各位长老也保重身体。”宫天影清清淡淡的微笑着。想到这张熟悉的俊秀面庞上露出的笑容,很快就要看不到了,引得长老们又是一阵扼腕叹息。

    一直等到长老们陆续离开之后,一名瘦小的男弟子走上前,双手递上一个袋子般的东西。

    “天影师兄,这么多年多谢你的照顾。

    我也没什么能给你的,这储物袋是我身上最珍贵的东西,请您务必要收下!就算是留作个纪念也好!”

    在这名弟子之后,各色男男女女的弟子纷纷上前:“天影师兄,这是我亲手缝制的荷包。”

    “天影师兄,这是我求来的护身符……”

    “天影师兄,这是我惯用的法宝,送给你留个纪念。”

    “天影师兄……”

    等这些弟子也走了,憋了许久的叶朔忍不住开口道:“天影师兄,虽然你跟长老们说什么,在修炼上遇到了一些瓶颈,才下山的,可是我们都很清楚,你要走,为的是安云吧?”见宫天影默然无语,叶朔更是激动:“为什么?虽然你是答应过他,失败者从此离开玄天派,但连大长老也说了,你们的那场比武不分胜负。退一步讲,就算一定有一个人要离开,那走的也应该是他!不是你!”

    听完叶朔的话,宫天影的眼神有一瞬间的恍惚,随即又冷定如常,但那丝丝缕缕的哀伤依然如影随形:“这是我欠他的。其实就算没有这一战,我也早就已经打算好要离开了。只是我没想到他会为了师妹,不惜跟我同归于尽……我们之间的恩怨,不是一时半刻可以解开的。如果我一天待在玄天派,安云的恨就一天消不下去,这样对他的身体康复也是不利的。我也从来没有想到,所谓的天才光环,竟然可以带给身边的人那么多的折磨,或许只有当我不在了,对每一个人都会比较好。”

    “没那回事的,天影师兄,大家都很舍不得你啊!我虽然是最近才正式开始进入玄天派的,可是我也很敬慕你。还有楚师兄,他也一直都很尊敬你的!”叶朔急急的说道。

    宫天影没有理会叶朔的安慰,抬起头看向楚天遥:“天遥,我走了以后,代我照顾安云。”

    修灵界中的弱肉强食,他比谁都清楚。虽然安云也曾经在门派大赛上技惊全场,但那也只是他过去的辉煌了。

    如今的安云,只是一个不能再修炼任何灵技的废人,却依然住在玄天派中,即将受到的待遇可想而知!

    楚天遥点点头:“天影师兄,你尽管放心。只要有我在这玄天派一天,我就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亏待了安云师兄!”

    宫天影欣慰的点了点头,随即又低声补充了一句:“别让他知道是我的意思。”

    楚天遥一怔,心头也涌起了一阵难言的哀伤。知道宫天影如此说法,便是默认了安云对自己的仇恨。安云若是知道是宫天影托人照顾他,是一定不会接受的。可宫天影为了让安云能有人照顾,宁可放弃这个修补误会的机会,默默离开。

    “我明白,都是同一个山门的师兄弟,就算不看在任何人的面子上,本来也是应该互相照顾的。”最终楚天遥说道。

    宫天影抬起手在楚天遥肩上重重按了按。如果可以的话,他又何尝不想留下来亲自照顾安云?就算要忍受着他的白眼、憎恨,只要能看到他一天天的好起来,自己就已经很满足了,可是如果他继续留在玄天派,其他人即使会对安云礼敬有加,也一定都是看在他的面子上。而以安云那脆弱敏感的自尊心,必然又会以为自己是在施舍他,那会让他活着比死的还痛苦。

    弯下腰提起行囊,站起身的那一刻,宫天影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瞟向了玄泽峰的方向。而不出意外的,那个熟悉的身影果然没有出现。自嘲的一笑,转身一步一步的走下石阶。将一切一切的过往,随着这山间缭绕的雾霭烟云,都彻底甩在了身后。

    安云,不管你能否理解,或许终此一生,都不会再有当面向你解释的机会。但我只希望你明白,无论曾经发生过什么,也无论未来即将发生什么。你恨我也好,怨我也罢,你一直都是我的好兄弟,一直都是。

    送走了宫天影,叶朔和楚天遥走在回去的路上,一路上叶朔都有些怅然若失。

    最后叶朔和楚天遥停在一棵繁茂的大树前。

    “怎么了?这一路上都是心事重重的,想说什么就说吧。”楚天遥看着叶朔。

    “我只是在想一些关于灵力的事。有的时候,我会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量。安云师兄伤成那样,会不会就是我造成的?如果是我,那我真是太对不住宫天影师兄了。”叶朔有点内疚地说道。

    楚天遥失笑道:“你想到哪里去了?当时的安云遭到禁咒反噬,本就已是强弩之末,就算没有你那一击,他必然也是撑不了多久了的。你也就别放在心上了。”

    “啊……这样啊……”叶朔点点头,又像是欲言又止,“楚师兄,这话我只和你一个人说啊……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和安云师兄很像,因为我们都是资质平平,又在天才身边艰难求存的人。我虽然不赞同他的做法,但我又理解他的想法。我真的很怕,有一天我会步上他的后尘!”

    叶朔顿了顿,眼神似有些迷茫,“不知为何,看到安云师兄修炼禁咒,变得……嗯……那么厉害,当时我只顾着全力抵御,也没多想其他的事。可是这几天,在我苦苦修炼却总是毫无进展的时候,我就会想,我明明努力了,但却……如果可以有一种捷径……诶,怎么说呢,我竟然非常向往那种邪术。但是,我的理性又告诉我,这……这是不应该的!我明明已经亲眼看着安云师兄自取灭亡,可我为何仍是管不住自己?这些话我不敢去跟顾问说,可我觉得自己仿佛就站在堕落的边缘!楚师兄,我……我有这种想法是不是很危险?”

    叶朔一边说着这番话,同时小心的偷看楚天遥的脸色,准备着如果他不高兴了就马上停下来,可是直到说完,楚天遥也没有显出任何责备之色。而与此同时,叶朔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竟然感觉到,楚天遥的眼中,似乎有着一种深深的渴望之情。

    “只要是能够变强,就没有什么邪不邪门。世人只会因为你强大的力量而尊崇你,却不会有人来过问你得到力量的过程是如何!所谓的飞蛾扑火、自取灭亡,那只是因为本身的不够强大!你看那天雷滚滚、洪水滔天,对渺小凡人来说已无异灭顶之灾!但对于修灵者而言,却可能只是一式灵技,一场争斗,正是因为我们足够的强大,我们凌驾于凡人之上,所以我们可以掌控真正的力量!至于以邪术来划分过于强大的灵技,那也不过是一些世俗的凡夫俗子对于强大灵技的恐惧罢了,他们是无法理解我等强者真正的追求的,他们恐惧自己无法掌控的力量,更恐惧去面对那个始终在原地裹足不前的自己!此类鼠目寸光之辈,我耻于与他们为伍!”

    楚天遥说这段话的时候,与平素的温文儒雅形象大相径庭,竟有些像当日那个在擂台上指天画地、浑身缭绕着邪气的安云。看着这样的楚天遥,叶朔不理解,他不知为何昔日温暖的师兄竟会这样。不过叶朔还是劝解自己,可能人各有异,想法不同罢了。叶朔也并未注意到他此刻的内心开始对楚天遥有了细小的隔阂,以及,他对邪术的态度有了微妙的变化。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