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厉害的萝卜 上
    然而返程中的叶朔等人对此却是毫不知情,正欢欢喜喜地往山门赶。

    “天遥师兄,人家戴这朵珠花好不好看嘛?”

    “天遥师兄,这两支簪子的式样,哪一种配我的衣裳好些?”

    一路上只听到齐玎莎嗲声嗲气的向楚天遥撒娇。叶朔和顾问虽然已经识相的远远避开,还是免不了被她肉麻的声音激起了一堆鸡皮疙瘩。

    “哼,一定是因为他们自保的能力太差,天遥怕他们出事,才要一直盯着他们。如果这两个碍事鬼不在,那天遥的眼里就会只有我一个人了。哎呀,如此一来,我们岂不就像一对正在逛市集的小情侣了?”齐玎莎心里暗自得意着。如果叶朔和顾问要是知道此时齐玎莎的内心活动,估计会立刻一口血喷出来。

    “叶朔,你看那边好像有很多人,不如我们去看……”顾问也是不想再夹在中间,想找个借口拉走叶朔。

    一回头,叶朔已不见人影,原来是他早就已经自己跑过去了。顾问也只能无奈的笑笑跟过去。

    那人潮汹涌的源头,正是这小镇中规模最大的酒楼。只见那大厅中陈设着一张竟有四五米的长桌,铺着华丽的桌布。盘碗杯碟都是银器制成,精致无比,更显得奢华贵气。桌上依次摆放着四鲜果、四干果、四看果和四蜜饯。大量的小二跑腿在厅堂间奔来送往,一盘盘香气扑鼻的热炒菜、大菜,甜菜依次被端上桌来。

    而主位上慵懒地斜倚着一个少年,披了曲水紫锦织的宽大袍子,身形儒雅,面容俊丽,却是眉眼清冷,而眼尾上挑,使得那本是冷寂狭长双目竟带了分妖冶。修长的指间持了一只翠青龙凤酒杯,酒色莹如碎玉。正面色淡然的看着奔忙的小二。

    叶朔艰难的挤出人群,仍能听到声声热议不绝于耳。话题的焦点不出意外,尽数围绕着对面那个掀起了这场大骚动,却又一脸事不关己,正自悠然啜饮的少年。

    “这可真是大手笔啊!”

    “可不?但要是最后没钱付账,这个丑可就出得大了。况且这家酒楼一向是名流商贾出入之地,听说背后还有着修灵者做后台,那小子可真大胆。”

    “怎么,你不认得他?”先一个发话的人倒似吃了一惊,主动解释道:“这几****已经看到过他好几次了。上一回是在赌坊门口当众撒钱,引得众人哄抢、万人空巷!那天抢来的钱足够我喝了几天上等的美酒!我还算运气不好的,换成是那些抢得最疯狂的,已经连一栋栋的房子都造起来啦!”

    “听说他今天一进店来,就吩咐将酒楼里所有的菜每样都上一盘,一个人又哪里吃得下这许多!莫不是打算请哪来的客人都打打牙祭?”一人望着这一桌子的菜,眼睛都快掉出来了。

    “真是这样那可好了。正因为不知他今天还会弄什么花样,我这几日专程勒紧了裤腰带,就等他来散财了!”边上一人应和道。

    “身上没有灵力波动,看来并不是修灵者。莫不是这城中哪一号大家族的子弟?”一人握着下巴猜测道。

    “唉,不管家里有多少积蓄,哪经得起这么造害!哪一家要是生了这么个败家子,那可真是家门不幸啊!”也有老成持重者暗暗摇头。

    对身侧的指指点点声,那少年充耳不闻,似乎很享受这种众星捧月的感觉。

    转眼间菜式已尽数上齐。全桌计有冷荤热肴一百九十六品,点心茶食一百二十四品。那少年拿起放置在箸枕上的象牙筷,在每个餐盘里都轻描淡写的夹了些,却浅尝辄止。但究竟菜式众多,仍是花去了好一会儿工夫。

    “唉,定天城第一酒楼,不过如此。”那少年放下筷子,伸了个懒腰,将随身包裹甩到身上,似乎便要准备走了。

    “还真是浪费啊。

    ”顾问看着满桌菜肴,向叶朔感叹道。

    “没错!那可都是新鲜出炉的美味啊!”叶朔的心都在滴血。吃惯了粗茶淡饭的他几曾见过如此珍馐佳肴?特别是当那些山珍海味真切的摆在他面前时,散发出的香气就更是半刻不饶人的在诱惑着他那可怜的胃了。以及,他快饿了一天了。

    方才那么多人议论他,这少年都没理会,但是现在顾问才说了一句话,他就像是忽然听到了,而且还很介意一般顺手把账单递给掌柜,眼神略带点委屈的瞟了过来,道:“为什么说我很浪费啊?我又不是不付钱。”

    “那还是很浪费啊!我说,你今天这一顿都够我从小吃到大了!”一想到这一桌子菜要被浪费掉,叶朔有些可惜。

    “咕咕——”

    一声响亮的咕咕声在人群中响起,也不知是谁肚子饿了,但很快又被淹没在周围人的你一言我一语之中。

    “咳咳,兄弟这些菜你不吃,不如就让我帮你吃了吧!”很明显叶朔听到了那声肚子叫,忍着笑说道:“反正你不吃也是倒了,不妨做个顺水人情?”还未等少年回应,他就已三步并作两步的蹦到桌前,一副正打算大快朵颐的样子。而聚在酒楼门口围观的人中有人开始吞口水。

    “呃……?”显然就连那高调的少年也被忽然杀出来的叶朔这一手给弄懵了。好一会儿才僵硬的冲着餐桌一摊手,道:“请便。”

    叶朔一听这话,也毫不客气,当即从面前的盘子里抓起一只鸡腿大啃起来。

    “定天酒楼的一品香鸡腿!”人群中有人说。

    叶朔一边啃着鸡腿,一边豪爽的在那少年肩上拍了拍,大笑道:“多谢了!兄弟你可真是个大好人!”那油光发亮的手在那少年一看就是价值不菲的衣服上留下了几个醒目的油手指印,也不顾那少年看着衣服上的油手印嘴角有些抽搐,又继续抓着他的鸡腿大啃起来,时不时再夹几口菜。

    叶朔十分享受,可周围的人却是看得见吃不着,纷纷食指大动。

    少年看着叶朔那模样,对着桌上的菜扫了一眼:“你觉得这些菜很好吃么?”

    “这是自然!”叶朔嘴里塞满了菜,口齿不清的道。

    那少年看了看叶朔,又看了一旁笑眯眯的老板,表情无辜的道:“可是我觉得并不好吃啊。”

    叶朔听后,突然笑了,“这也不是你一人说了算呀,不如,让在座的各位朋友评评?”说完看向酒楼门口的众人道:“大家都来尝尝吧?”

    那酒楼门口的众人似早已在等这句话了,叶朔话音刚落,众人争先恐后纷纷扑向长桌,以至那少年被人撞了好几下,但此时众人眼中只用这一桌美食!

    “定天酒楼限时限量的酱烧乳鹅!”“新鲜的四鳃鲈鱼!”“二十六道工艺才做成的黄金玉米酥饼!”

    那少年不知何时走到了叶朔身边,漠然地看着那长桌前的人群,又把目光转向叶朔,视线在他的打扮上停留了一下,眼里忽然划过一道戏谑的光彩,对他压低声音道:“你是玄天派的?”

    “恩?”叶朔抬起头道:“怎么了?”

    “不,没有什么。”那少年眼中的清澈依旧,唇角的笑意却缓缓加深,“只是觉得,我们不久之后应该还会再见面。”

    “哦,那好啊!”叶朔到是并未细想话中深意,只是直截了当问他:“那下次见面的时候,你还会再请我吃饭么?”

    少年笑容一僵,但很快又恢复自如:“你不嫌弃的话,随时都可以。”

    一旁的顾问并未加入那群吃货大军,他一直在默默注意那名少年,虽说他并未从那少年身上感到一丝一毫灵力波动,但他总有一种隐隐不安的感觉,他觉得那少年必然是一名修灵者,这虽然只是他的直觉,但也不无凭据,毕竟高明的敛息术顾问早已掌握得炉火纯青,游刃有余。即使从那少年身上看不出一点破绽,但并不代表他能在顾问眼皮下瞒天过海。

    而此时齐玎莎和楚天遥也渐渐被这边的动静吸引了过来,齐玎莎一走近就看到叶朔满嘴都是菜,脸都被撑得鼓起来的样子。瞬间脸就青了。虽然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但她立马直接排众而出,揪着叶朔的头发就从座位上把他拽走,一边自言自语的骂着:“这实在是太丢人了!拿个萝卜不算,现在你又这种吃相,以后出去别说你认识我!”

    叶朔嘴里塞满了饭菜,一路被拖出去,一边还在喊着:“我还没吃饱!”顾问也连忙跟上去一起离开,然而离开前,他又转头看了一眼那少年。那种不祥的感觉,究竟是什么呢?

    那少年伫立一旁静静看着叶朔等人离开的背影,直到他们的身影通通消失不见,才走到一个无人的墙角,拿出一块正在不断发光的传音玉简。少年神识融入其中,迅速将几条未读讯息浏览一遍,原本平和的神色逐渐深沉起来。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