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返程
    小土坡极意峰上。

    “啊,楚师兄今天好慢啊,到底在干什么呢。”叶朔双手托在脑后,脚尖无聊的刨着地上的土。

    “管他在干什么,他不来我们一样可以修炼。”说话的是满头大汗,正在用单手奋力做着俯卧撑的顾问。

    “可是楚师兄从来不会迟到啊!”叶朔望天,一脸想不明白的样子。

    此时传音玉简忽然亮了亮,叶朔和顾问忙去查看。

    “楚师兄说自己有事不来,让我们今天休息。好奇怪,以前并没有过这种情况啊!”叶朔捧着传音玉简翻来覆去的研究,简直要怀疑这是另一个人冒充楚天遥传来的讯息了。

    然而他不经意间还是露出了微笑:“难得今天休息,顾问你也别练了,我们一起坐下来晒晒太阳吧!”谁会不喜欢休息呢,真是难得可以放松的一天,叶朔一不做二不休,又把正在勤奋练习的顾问也拖了过来。顾问的俯卧撑眼看就要做到100个了,还是被他拖了下来。

    于是两人并肩坐在了小土坡上,悠闲的晒着太阳,互相交流起了修炼的种种心得体会。

    “突破一个境界,到底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呢?”叶朔默默的望着天空,天际浮动的白云在他的胡思乱想下,仿佛都幻化成了各种千奇百怪的样子。这还是在他并未踏上修灵道路,甚至连自保之力都尚不足备时,所养成的习惯。那时自己和顾问干完了每日的杂活,一人叼着一根草茎躺在屋顶,对着天空可以一看就是一下午。

    如今终于如愿进入了玄天派,也似乎可以勉强称为是踏入了强者的门槛,但所面对的生活,还无突破的修炼,诡诈的人心,似乎远不如最初的单纯快活。

    “在突破的时候,我们自己会有所感应么?其他人又是根据什么来判断我们的境界呢?他们的感应就一定不会出错么?”

    “你怎么又突然问起这个来了?唉,这个问题很难解释啊。

    ”顾问也伤脑筋了,“一般来说,你突破了自然就会有所感应,这就像饿了要吃饭,渴了要喝水,困了要睡觉一样,是再通俗不过的事情。至于修灵者之间,只要对方境界不是远高于你,或者有意遮掩真实实力,从身上自然散发的灵力波动就可以感知一二。”

    叶朔的表情看起来有些苦恼:“之前我分明就感觉到,自己已经突破到了蓄气三段,可是没有人相信我,大师伯觉得我是故意在戏弄他,其他人看我的眼光也都是一副‘这小子怎么还是蓄气一段’的目光。

    好,我想之前也许是我感应错了吧,所以也不再提。可上次在玄阴洞里,一招灭掉了一群拦路小怪的时候,以及打败了那个穿山石兽的时候,我都再次有种自己已经突破了的感觉。只是这一次,我已经学会了不再自讨没趣。究竟是我的感应出了问题,还是所有人的感应都在我身上出了问题?”

    “这……”顾问迟疑了一下,“要不,你全力释放一下灵力,也好让我感应一下你的真实境界?”

    叶朔觉得有道理,点了点头,全身放松缓缓地将灵力释放。

    顾问看着这细细的灵力波动眉头深皱,这的确只有蓄气一段啊!

    但是作为叶朔形影不离的好友,他是最清楚叶朔的实力的,除去灵力波动,其他远超蓄气一段,但蓄气修炼是一切的基础,之后所有的修炼都是介于此基础之上的。若蓄气不够修炼灵技便如空中楼阁,可这在叶朔身上却完全不成立。

    此时他有过一个想法,但很快又被自己否决了。这怎么可能呢,他想着。

    “我不知道啊……”顾问弱弱地回答。

    “诶……”叶朔叹了一口气,连长老都弄不清的事,顾问怎么会弄得清呢。叶朔又觉得这话题太沉重,于是扯开话题,“你说,楚师兄到底去了哪里?”

    还能去哪里,多半又是去安云房里了吧。

    竟然心急到连我们的修炼都直接放着不管,他还真是越来越沉不住气了啊——不过,这也难怪,那天那个颜雪梦说的话,连我都听不过耳,他自然就更受不了了。只是不知,如果真给他达成了交易,是否会对我二人不利……叶朔自入门以来,锋芒太露,如果他觉得抢了自己精英弟子的风头,怀恨在心……罢了,不想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反正我也不逊于他。顾问暗自想。

    “轰!”突然,一阵劲风刮起打断了顾问的思绪,叶朔抬手准确的抓住了一张几乎贴到脸上的薄纸。

    “战帖:

    有胆就到安山林去。”

    两人面面相觑。安山林是距离玄天派不远的一片林子,平时罕有人至。如今却为何有人邀他们前往?那人的目的又是什么?

    相互猜测了一会,后来觉得,这莫不是楚天遥给他们的考验吧?二人觉得很有道理,便动身前往。

    玄泽峰,安云房内。

    安云就默默的看着楚天遥一言不发。楚天遥在一旁捣药,斗室内安静的只听到药杵在石臼中碰撞的声响。

    “呵,顶着特级精英弟子的名头,竟然甘愿沦为仆役之行,任劳任怨供我差遣,算算时日已达数月!而对于真实目的,却是始终只字未提!哼,楚天遥,单论这份隐忍能力,这份耐性!你还真是不得不让我佩服一下啊?”安云不知何时,已经无声无息的从床上坐起。连日来他那如死水一潭的双眼中,这是第一次再度恢复了犀利。就如自他口中吐出的那一句句嘲讽一般,冰冷、空洞而不带半分感情。

    楚天遥捣药的动作略微停顿了一下,紧接着又不紧不慢地继续捣药,平和地问道:“安云师兄,你在说什么?原谅我听不懂你的意思。

    ”

    “听不懂?”安云重重冷哼一声,面部肌肉因极致的扭曲也显出了几分狰狞。

    “别拿这个词来侮辱你我的智商!我知道你是个聪明人,而我,我虽然已经是废人一个了,但是我的脑袋还没有坏!别人都是带着什么眼光看我,我一清二楚!那些守门弟子或是路过的弟子,看我的眼神就像在看着路边的一条流浪狗!而那些每日在我房里出出进进的长老,看我的眼光更是像看着随时会发颠的疯子,恨不得把我除之而后快,因为我执意不肯说出禁咒的来源,他们自然不会动我!但是你,也只有你!”他说到激动之处,摇摇晃晃的挣扎下地,一路踉跄着走到楚天遥身边。

    “你的眼里所有的是**,而且是一种被隐藏得恰到好处的**!你瞒不了我的。如果你是想从我身上得到些什么,那么也不外乎两种可能!其一是宫天影临走前托你照顾我,你希望借此向我示好,待得时机成熟再向我说明真相,好让我领了他的恩,借此化解我俩仇怨!

    而其二,就是你的目的跟那些长老是一样的,都想从我身上得到禁咒的秘密。只不过,他们为的是这玄天派,而你为的则是你自己。如果是第一种,那你可真是高尚啊!你高尚的光芒已经刺得我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可在我看来,在这个世上根本就不存在这种无私奉献的滥好人!这么说起来,还是第二种比较切合实际,也比较符合我对你的定位,你说是不是?”安云目不斜视地注视着楚天遥,“呵,如果你老实对我说了,讲不定我看在你照顾我这许久的份上,还可以同你好说好商量,岂不比你一直藏着掖着管用得多?”

    楚天遥依旧神色从容,安云字字珠玑的话明明是恶狠狠砸进他心里,却溅不起半点水花。他提起水壶把热水倒进药碗里,又将药水搅拌均匀后,转过身递给安云。

    “安云师兄,总算你今天见到我没有破口大骂,也未如前时那般一言不发,在我看来已经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了。你不要想那许多,先把药喝了,然后就早点休息吧。”

    安云怔怔的盯着楚天遥许久,显然也未料到他酝酿多日,说出的竟会是这一番话。逐渐的紧绷的神情终于有所缓和,伸出手慢慢接过了药碗。

    而另一边,叶朔和顾问则是做足了准备。其实后来顾问又思考过,楚天遥若是要用这种方式测试他们的实力,未免太过麻烦。心下有些怀疑。而叶朔,为了这次他以为的测试能发挥好,还带上了他的青头白萝卜。

    二人来到安山林,虽是白天,但由于安山林树多叶茂,几乎是把阳光隔在了林外,林里漆黑昏暗,宛如黑夜。

    一进山林,叶朔就全程戒备,上一次下山历练,回来后楚天遥给叶朔打的评价是合格,这一次怎么也要是优,叶朔心里想着。

    果真不负他所望,林里忽然一阵响动,顾问回头,竟是几百上千的箭矢,带着呼啸声直面袭来!

    顾问刚想躲开,旋即感到一阵强烈的灵力波,接着就是大把箭矢落地的声音。

    只见叶朔挥着他的青头白萝卜,轻轻一扫,箭矢就像落叶一样四处飘落。可能是用力过猛了些,不但箭矢掉落,就连四周的树木都被拦腰扫断。比如不远处的这棵古树,起码有两人粗细,但在灵力波扫过时,就如螳臂当车一般不堪一击。

    古树“哗”地一下倒地。

    叶朔猛然发现树后站着好几个人!由于掩体一下就倒掉了,那几人一看就是原来躲在树后,现在没来得及溜走。

    那几人看着倒下的古树,又察觉到叶朔凌厉的眼神,脸都僵了!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